2021年7月29日
|
辛丑年六月廿正
連載首篇 | 上篇 | 下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二二八特輯 > 正文

二二八事變中的臺灣領導精英

《臺灣事變內幕記》(五)

作者 | 唐賢龍
唐賢龍:南京《大剛報》記者
【編按】

自今年二月號起的一連幾個月,我們刊完了唐賢龍《臺灣事變內幕記》(又名《臺灣事變面面觀》)一書的卷三「當事變爆發的時候」,看到在這位南京《大剛報》記者的筆下,二二八事變如何從一個點的偶發事件、從民生經濟問題的層面,一路迅速演變為擴及全臺,而且有訴求、有組織、有宣傳媒介、有武器、有國際響應的大規模反政府運動;期間,陳儀政府在臺統治權力輕易就遭到臺人架空。這一期,我們接著刊載該書的第四卷。

本卷卷名沿用第三卷,繼續刻畫當年事變爆發後的風雲詭譎。作者一開始即簡要分析了事變中臺人方面的幾位重要領導精英。儘管唐書只是當年諸多相關報導之一,而所述亦受限於記者一時的耳聞目睹,勢必不如學術研究嚴謹,但唐賢龍於1947年1至4月來臺考察並親歷二二八,據其採訪得出的分析確是今日學者難以替代,仍可作為今人理解陳儀政府何以迅即癱瘓的一個重要參考。

為了便於閱讀,我們對原版手稿進行了文字、標點符號及分段的校正,並將缺漏字以〔〕補正。此外,文中註腳係本刊所加。讀者若發現其他錯誤,請來函提供正確資訊,以便未來加註說明。

卷四.當事變爆發的時候

(六)事變期中的幾個風雲人物

在臺灣事變期中,有幾個臨時叱吒風雲的人物。在這裡,我不得不抽出一點篇幅,來將他們簡單的介紹一下:

 

1. 王添灯

王添灯,現年已近50,住臺北長安西街,潛勢力很大。在日本統治時代,曾經到日本去過,據聞曾經在東京帝大讀過書,是一個十足地御用紳士。回臺灣後,是皇民救國會的顯要分子,滿腦子都裝滿了軍國主義的思想。勝利光復前,曾任臺灣茶葉株式會社的董事長,在經濟上亦擁有龐大的勢力。臺灣光復後,被陳儀圈選為臺灣省參議員。一度曾活動想當國大代表,未成功,心內已經很不舒服。再加以在光復後,因為與葛敬恩的兄弟葛敬應爭奪臺灣省茶葉公司總經理的位置未遂,因是時,王添灯非常想做該公司總經理,但葛敬恩則不答應,硬要將這個肥職舁予他的弟弟葛敬應,故兩方面均據理力爭,結果,臺灣省茶葉公司總經理一職,自然是屬於葛敬應,而將董事長一職便仍由王添灯擔任。然董事長不能調動人事,不能過問實際的行政,等於一個空的頭銜,與傀儡實在無異。王添灯於失敗之餘,自然懷恨在心,遂創辦《人民導報》一種,天天攻擊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在事變前,即與陳儀、葛敬恩等處於敵對的地位。因其潛在的力量不小,故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亦莫奈他何。後來,臺灣事變爆發,渠即起來領導運動,擔任二二八事件處委會的常務委員兼宣傳組長,是臺灣事變期中思想最激烈之一人。四十二條中的廿餘條,均大半出自他的擘劃。野心甚大,夢想做改組後臺灣省政府的主席。

 

2. 蔣渭川

蔣渭川,現年50餘歲,是臺北市商會的會長,商界的勢力頗大,在臺灣聲望甚高。過去也是皇民救國會的分子,但頭腦則比較清楚。聽說他的父親在日本統治時代,是領導反抗日本的一個小頭目。臺灣光復後,蔣渭川曾與呂伯雄、張邦傑、王萬得、顏欽賢等合組民眾協會。去年(編按:指1946年)5月始改為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總會設於臺北,各縣市區均設有分會,渠為主要之負責人。查該會本係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御用的外圍,但想不到在事變時,該會竟是領導發動事變的一個有力的機構,而蔣渭川,亦無形中,便變成了事變方〔面〕一個核心人物。因為他本人已稍有錢財,故在事變時,是一個比較不太激烈的溫和派,主張用和平適時的、爭取臺灣省政治的改革。而主張不打外省人的口號,也是他首先提出的。當民眾正在瘋狂的時候,假使他不肯勸導臺灣人勿亂打外省人,則外省人的死傷或許還要更多。因其與復興臺灣青年自治同盟有點淵源,故勢力甚大,與王添灯互爭雄長,大有勢不兩立之態。

 

3. 許德輝

許德輝,在臺灣潛在的勢力,一般的講,並不比王添灯為小,他是臺灣一個最大的流氓頭子,徒子徒孫很多,且擁有青年學生不少。在臺灣光復時,渠曾組織督察隊,協助政府辦理接收工作,頗有貢獻。後來,因葛敬恩曾將其所領導之督察隊解散,凡捉到該隊的隊員,便當流氓浪人辦,因而民眾被牽連致死者甚多,故其積恨在心,久思報復。事變後,渠即領導民眾,組織忠義服務隊,名為維持治安、服務社會,實係組織民眾,作為武裝暴動的軍力。在事變期中,他的思想也很激烈,因渠擔任二二八事變處理委員會的治安組組長,且兼忠義服務隊總隊長,在臺北市叱吒風雲,其聲勢已比事變前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的柯參謀長為大。

 

4. 陳金水

陳金水,住臺北幸町,在事變前,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物,但自從臺灣省自治青年同盟總部於3月5日在臺北正式成立以後,尤其當其被選為該盟總部部長時,渠之聲名始漸聞社長。然實際上,他的潛勢力,却遠駕許德輝之上。自從海外的退伍軍人陸續返臺後,渠即在暗中秘密與那些退伍的軍人聯絡,故當臺灣青年自治同盟成立時,臺灣各地退伍的軍人均紛紛報名參加。在事變期中,渠之思想亦最激烈,對於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他也是主張武力推翻甚急之一人。

 

5. 謝雪紅

查謝雪紅,現年46歲,於年輕時,頗具風姿,係臺灣彰化人。少時甚貧,略識文字;父母早亡,後為人養女,因不甘受人奴役,乃憤然脫離。旋為某商店中之僱員。後與一張某結婚;未幾,其夫即病逝。謝於20歲時曾至上海入上海大學讀書,鋒芒始漸顯露;曾與左派人物往來甚密。至26歲時,即被第三國際派至蘇聯莫斯科遠東大學深造。3年後返滬,乃正式從事共黨活動;後因當地警察擬予逮捕,即逃至日本,仍從事秘密活動。日當局亦擬加以拘捕,旋返臺灣;不久即被日警逮捕下獄,判處徒刑12年。繫獄至第9年時,因患有肺疾甚重,日軍醫診斷結果,方暫准緩刑。前年臺灣光復時,即被選為臺灣省婦女會之理事。

在事變時,曾在臺中組織作戰指揮部參謀本部,由謝自任參謀長,招募退伍之軍人與失業民眾,由吳振武指揮。曾迫令臺中市黃克立市長將密電碼繳出,黃堅拒不允,謝乃將黃幽禁於民眾旅社中達一星期之久。迨國軍開抵臺中時,謝方率領流氓浪人50餘名,逃往霧社深山中去,準備與國軍打游擊。此亦係臺灣事變期中,相當具有風趣之一段插話。

 

6. 周延壽

周延壽,是臺北人,在日本統治時代,是御用的紳士之一。臺灣光復後被選為臺北市參議會議長。在事變期間,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的主席。是一個投機的政客,也是臺灣事變的主角。在臺灣中上層社會間的勢力很大,從2月28日至3月8日,在這10天內,報紙上幾乎天天有他的名字,而他更頻頻出入於長官公署,與該署的負責人討價還價,且時常主持處委會的會議,故頓時便成為眾目睽睽的風雲人物。

此外,如臺灣省參議員顏欽賢、林宗賢、駱水源及土豪林日高、蘇新等,都是幕後有力的人物。

 

(七)臺灣有共產黨嗎?

從上述臺灣事變的風雲人物看,足見臺灣事變的發動,完全是那些在日本人時代御用的紳士,與由海南島、南洋群島、新加坡等地遣返臺灣的退伍軍人,以及潛伏在臺灣下層社會間的流氓浪人,土豪劣紳等,他們利用了臺灣省貪污的弱點,和經濟的動盪不安,與一般人民不滿現實的情緒,遂乘著緝菸事件的導火線,終於釀成了震驚中外的事變。若將這次事變的責任問題,完全歸咎於共產黨,那實在是自欺欺人之談!

關於臺灣省有沒有共產黨的問題,在這裡,我很想乘這個機會來說一說。查共產黨在臺灣,於民國十四年,即已略具胚胎。因是時,上流廣州一帶的臺籍青年,曾組織「赤星會」與「中臺同志會」,而臺籍的留日同學,亦曾組織「臺灣自治會」與「臺灣青年會」等。至民國十七年時,在日臺胞,復組織「臺灣民族支部」,受日本共黨領導,惟勢力不大。民國十九年,臺胞曾於上海組織臺灣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與第三國際之東方局發生關係,同中共亦稍通聲息。至臺灣本島,在民國十六年時,始有「臺灣文化協會」的組織,為臺共變相的機構。因日本秘密警察圍補甚嚴,防範亦周,故於民國廿一年時即被一網打盡,最多一次曾逮捕二百餘人,謝雪紅亦曾被捕下獄。臺共自經此打擊後,遂一蹶不振,無法東山再起。

中日戰爭爆發後,日本更大肆搜捕嫌疑犯,只要稍有不正當之思想,即認為有共產黨嫌疑,是以即使不是共產黨人,亦被牽累繫獄。而日本人復諄諄勸導臺灣人應如何防共,怎樣滅共等那一套簡單的邏輯。故臺灣人只要一提到共產黨,莫不談虎色變,認為忌諱!中共雖曾以種種方式,種種手段,企圖在臺灣立腳,但終不受臺灣人民歡迎。在臺灣,我曾問過很多工人、學生、商人、農人,甚至於地痞、流氓、浪人等,他們都異口同聲的告訴我說:「我們不歡迎共產黨。不歡迎的原因:我們害怕共產黨那一套劇烈的破壞政策!」

在事變期中,共產黨何嘗不想活動,何嘗不想操縱?然終因力量微小,無法在群眾中起領導的作用。在臺南,曾有幾個共產黨,因為想利用群眾暴動的機會,來破壞鐵路、焚毀物資、炸燬工廠等,以致被民眾們抓出來毒打,幾乎被活活的打死!有一個臺灣人曾經告訴我說:「我們臺灣人是希望建設,不需要破壞的。假使我們破壞了幾根鐵軌,炸壞了幾座橋樑,或毀壞了幾個工廠時,那便將要使我們臺灣人多流幾萬滴血汗,甚至於又要多增加幾千個人失業。因為破壞容易建設難,我們不歡喜共產黨,所以要打那幾個想破壞鐵路、炸壞工廠的共產黨的原因也就在此。」

以這個簡單的邏輯,去推研臺灣究竟有無共產黨、或共產黨是否為這次臺灣事變的主角,便可以多得到一個相當清楚的眉目,和客觀正確的答案。而陳儀這次之所拼命將臺灣事變的責任完全嫁禍於共產黨者,其用心完全是想藉這個大帽子,來塞住別人的嘴巴,遮掩世界的耳目,減輕自己的罪愆!老實說,假使臺灣的共產黨或中國的共產黨,在臺灣要有實力,要能處於領導地位的話,則臺灣的事變絕不會很快的平息;而臺灣的局勢也絕不會像今日這樣的明朗。這是可以斷言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