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
辛丑年十月廿四
連載首篇 | 上篇 | 下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琉球獨立如何實現?(二)

《琉球獨立宣言》(六)

作者 | 松島泰勝 譯者 | 風花
松島泰勝:龍谷大學經濟學部教授、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代表。
風花:
【編按】

本刊自今年7月號起連載松島泰勝教授所著《琉球獨立宣言──通向獨立的五條道路》(東京:講談社,2015年)。本期繼續刊出第二章〈琉球獨立如何實現?〉的第二節〈非暴力獨立運動〉。在琉球的歷史上,向來只有日本和美國對琉球人以武力進行侵略、併吞、殖民、鎮壓,而現在日本竟然指控「琉球獨立」構成犯罪、「反基地運動」破壞和平。松島教授指出:這就好像小偷大搖大擺地擋在別人家門口,如果屋主試圖入內,就會因為「非法入侵」的罪名遭到逮捕。但是,琉球的有志之士如同當年領導印度獨立的聖雄甘地一樣,基於道德自信,一貫堅持非暴力的抗爭手段。作者進而指出:對於反對邊野古興建新基地一事,琉球人是賭上了自己的「存在」而背水一戰。目前冲繩縣議會已於10月26日決議將基地遷建問題交付公投,而縣知事玉城康裕已決定於明(2019)年2月24日舉行此項公投。我們支持琉球人民保衛家園,衷心期盼正義降臨這個守禮之邦。

第二節 非暴力獨立運動

獨立運動是否構成內亂罪?

自從2013年「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成立以來,日本國內既有表示支持的呼聲,同時也傳來了種種批判意見。身為研究者,只要是與琉球獨立有關、基於理論和事實的批判意見,我都願意真誠地洗耳恭聽,從學術角度對「琉球獨立論」進行深化。與此同時,也有許多針對學會的批判是因為誤解而生,其中之一就是「琉球獨立運動相當於日本刑法中的內亂罪、誘致外患罪,真不像話!」

所謂「內亂罪」,是指日本刑法日本現行刑法典於1907年頒布,1908年10月1日起施行,最新一次修訂在2017年。其中,與「內亂罪」、「誘致外患罪」有關的條款,分別位於刑法第二編「罪」中的第二章和第三章(第一章已被刪除)。第77條規定的罪名:「破壞國家統治機構,或在國家領土範圍內行使排除國家主權的權力,以及其他以破壞憲法規定的基本統治秩序為目的、發起暴動者,屬於內亂罪。根據程度不同,依照以下規定進行處罰」。此外,刑法第78條「預備內亂罪、謀劃內亂罪」專門針對預備或謀劃內亂者,而第79條「援助內亂罪」的處罰對象,則指通過供給武器、資金、糧食等方式,向企圖顛覆國家的內亂者提供協助的人。其中,「內亂罪」的主犯將被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刑罰相當嚴厲。

在此我希望大家注意的是,只有「以破壞基本統治秩序為目的、發起暴動者」,才會成為內亂罪的處罰對象。但是,琉球獨立運動的目的絕非破壞日本統治機構,而是為了和平行使國際法賦予的民族自決權。所謂實現獨立的和平方法,就是指在聯合國援助之下,以國際法為依據,在琉球實施關於獨立問題的居民投票。迄今為止,世界上多處殖民地都通過這一途徑實現了獨立。

自從1879年以來,歷代琉球人追求獨立的運動從未間斷,一直延續至今,其中沒有一次是以武力破壞「日本政府」這個統治機構為目的。參與運動的琉球人從未實施過暴動、殺人、傷害、放火等犯罪行為,也從未產生過這種意圖。琉球人深知生命是何等寶貴,一旦染指暴力犯罪,獨立運動就會與琉球人的價值觀背道而馳。不僅如此,若是琉球人動用武力,也會被日美兩國政府當作鎮壓獨立運動的絕佳理由,或許還會引發全面鎮壓,連琉球人表明獨立意向的言論都有可能遭到禁止。以「非暴力」精神為支柱、不對人或物施加任何危害的獨立運動,才是「具有琉球風格」的運動。

發自內心渴望和平的琉球人,決不會染指「內亂罪」中涉及的行為。與之相對的,若此「內亂罪」規定適用於琉球王國時代,在我看來,「在琉球王國掀起破壞基本統治秩序的暴動」、最終吞併琉球的日本政府,才是真正觸犯了這項罪名。尤其是主導兼併琉球的大久保利通(1830-1878),日本明治維新時期政治家,與西鄉隆盛、木戶孝允並稱為「維新三傑」。和伊藤博文(1841-1909),日本第一任內閣總理大臣。任期內推行對外擴張政策,除兼併琉球王國,並將韓國變為日本的「保護國」。,他們應當對此負有重大責任。

當時,日本政府派遣的琉球處分官——松田道之時任日本內務大丞,分別於1875年7月、1879年1月、1879年3月三次出使琉球,是日本政府「琉球處分」的直接執行者。,率領規模將近500人的軍隊和警察,強制性地瓦解了琉球王國。所謂「暴動」,是指「聚眾實施暴力或脅迫行為」,也就是說,「脅迫」也包含在「暴動」的範圍之內。此外,日本島津藩即薩摩藩,位於日本九州西南部,即現今鹿兒島縣和宮崎縣的一部分。藩主為島津氏,1609年派軍出兵琉球,史稱「薩摩侵琉」。曾於1609年出動規模3,000餘人的軍隊,在奄美群島及冲繩群島與琉球王國交戰。最終,島津藩將奄美群島從琉球分離出去,劃為其「直轄領土」,並且開始向琉球王國徵收貢賦。我認為,這也可以稱作是「破壞琉球王國基本統治秩序的暴動」。

然而,日本政府並未以「內亂罪」這項罪名進行自我審判。因為在日本,「日本的統治秩序」被視為既定事實,日本強行兼併琉球王國的歷史則無人追究。在討論琉球問題之際,這成為了一個約定俗成的前提。

在琉球的獨立運動家之中,沒有一個人想過要憑藉武力占領琉球,然後宣布獨立。事實上,面對遍布全島的美軍和日本自衛隊基地,手無寸鐵的琉球居民根本不可能憑武力支配島嶼。提出「琉球獨立構成內亂罪」這一主張的,其實都是不瞭解琉球實情之人,也就是曾經動用武力占領琉球、破壞了琉球王國基本秩序和政治體制的日本政府。

獨立運動是否構成誘致外患罪?

日本刑法第81條規定的「誘致外患罪」,其內容是「與外國相勾結,對日本行使武力者,處死刑」。此外,刑法中還包括第82條「援助外患罪」、第87條「誘致外患未遂罪、援助外患未遂罪」,以及第88條「預備、謀劃外患罪」。所謂「外患」,是指「遭到外國侵略的風險」。換而言之,如果勾結外國、企圖引發針對日本的侵略行為,就會成為上述法律的處罰對象。這一點又和之前討論過的「中國侵略論」有關,也就是說,它意味著這樣一種假設:如果主張琉球獨立,將會產生有利於中國的結果,並且引發中國對琉球的侵略。

但是,琉球獨立運動的參與者從未與中國政府、團體或個人勾結,更沒有策劃或者援助過針對日本或琉球的武力行為。而且,琉球獨立運動也並非在中國的援助之下展開。相反地,如果中國對琉球發起侵略,琉球的獨立運動者們想必會頭一個奮起反對。這也就意味著:不能在琉球獨立運動和「中國侵略琉球」之間劃上等號。琉球的獨立運動,自始至終都是以「屬於琉球人、由琉球人主導、為了琉球人的獨立」這種形式推進。

琉球追求獨立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讓琉球不再遭受戰火侵襲。無論是何種形式的交戰行為,都會像冲繩戰役一樣將琉球人捲入戰火之中,造成莫大的犧牲。「成為非武裝中立國家」是琉球獨立的目標,如果琉球人與他國軍隊並肩作戰,將會極大地違背這一「非武」思想。真正可推動琉球獨立運動的,應當是印度獨立運動之父——甘地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1948),尊稱「聖雄甘地」,印度民族解放運動領導人、印度國民大會黨領袖。所實踐過的「非暴力不合作」的和平手段。

舉出內亂罪、誘致外患罪等種種極其嚴重的罪名,企圖借此壓制琉球獨立運動,若將此類言論稱為「仇恨言論」(hate speech)也不為過。從本質上來說,這種言論意味著將基於和平手段與思想的獨立運動和相關研究一併抹殺,是一種極其危險的社會現象。一直以來,日本都是為世界先進國家所承認、保障「思想與表現自由」的國家。在當今世界,伴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一般民眾都可以自由地表達、交換意見,創造更為理想的社會。然而,如今在日本甚囂塵上的「仇恨言論」,卻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為了從根本上重新審視日琉關係,共同踏上一條和平的、值得驕傲的發展道路,日本人也應當認真面對琉球獨立的呼聲。就像琉球人反對基地的聲音在日本本土石沉大海那樣,如果日本面對琉球人追求獨立的主張,仍是一樣視若無睹、橫加威脅,在琉球人心中,日本與琉球之間的隔閡也會日益加深。

為何反對邊野古基地?

在如今的琉球,位於冲繩島名護市的美軍基地——施瓦布軍營一座位於琉球名護市的美軍基地。日美兩國於2006年達成協議,意圖將普天間基地搬遷到施瓦布軍營周邊的邊野古地區,也就是所謂的「邊野古新基地建設計畫」。門口,以及邊野古漁港的海濱地區,都有大量民眾發起了反對基地的運動。包括日本在內,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紛紛趕赴冲繩,表明了自己「反對在此建設基地」的意志。在那霸、讀谷讀谷村位於冲繩島中部地區西側,全村土地有45%被美軍基地占用。等各個地區,連日來都有琉球居民乘坐包租的大型巴士,從四面八方趕向邊野古。

我也曾經參加過基地大門前的反基地運動。當時,在參加運動的居民面前,一共有三道人牆阻擋:民間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員站在最前方;他們後面是隸屬於冲繩縣的警察;再後方,則是日本政府冲繩防衛局的職員在場監視。其中,冲繩縣警的絕大部分警員都是琉球人。從邊野古運動現場可以看出,日本政府試圖在琉球人內部製造分裂與對立,借此來削弱反基地運動的力量。這是一種極其典型的殖民主義手段,即「分而治之」,在英、法、美等歐美各國的殖民歷史上,這種統治方法屢見不鮮。如今,日本正如法炮製,將這種手段施加於殖民地琉球。

在邊野古一帶的海域,琉球居民也乘坐著獨木舟,一連數日前往海上展開反對基地的活動。在運動現場,日本海上保安廳(Japan Coast Guard)簡稱「海保」,日本為維持海上安全及治安而設置的行政機關,同時承擔維護海洋權益的職責,相當於其他國家的「沿岸警備隊」或「國境警備隊」。派出了巡視船艇。保安廳職員們駕船衝撞獨木舟,對參加反基地運動的居民暴力相向,或是將居民扣押下來,或是奪走他們的照相機擲入海中。在此過程中,甚至有居民因此受傷。儘管琉球居民在反基地運動中自始至終堅持和平手段,日本政府卻肆無忌憚地動用武力,強行將他們從現場驅趕出去。有位青年遭受了海上保安廳職員暴力相向,而當他從獨木舟上眺望沙灘之際,卻看見美軍士兵們正在海邊興高采烈地游泳,笑聲越過海面遠遠傳來。由此可見,日本政府以「安全」為名保護的對象,並不是琉球人,而是美軍。美軍士兵如同隔岸觀火一般眺望著日本與琉球之間的衝突,並且以此為樂。

2015年2月,在美軍基地大門前,美軍警備員以「越過禁止進入的黃線」為由,扣押並逮捕了「冲繩和平運動中心」的議長山城博治。「冲繩和平運動中心」是日本一個反對基地的民間團體,山城博治(1953-)是其領導人,曾經組織過多次抗議示威運動。但事實上,山城當時正致力於阻止其他同伴越過黃線、勸說他們後退到基地之外,並非有心越界,也沒有絲毫「侵入基地內部」的意圖。此後,山城遭到「不當逮捕」的事實水落石出,他本人也被釋放了。平日裡,山城一直向參加運動的民眾反復強調:「不要將雙手高舉到超過頭頂的位置。如果被保安或警察拘捕,不要反抗。」

在琉球,首次提出「面對行使暴力者,以非暴力手段應對」,自發性開展和平運動的,是一位名叫阿波根昌鴻伊江島土地鬥爭的領導者,琉球著名反戰和平運動家,著有《美軍與農民》等書。的民間人士。二戰以後,美軍曾經使用「刺刀與推土機」驅逐琉球居民,強占琉球土地以建設美軍基地。居住在伊江島伊江島,位於冲繩島北部。二戰後美軍在該島徵地面積達到了全島面積的67.8%,引發大規模土地鬥爭。的阿波根昌鴻,就是其中一位被美軍奪走土地的居民。為了與美軍對抗,阿波根組織成立了「保護伊江島土地協會」,成為當地民間運動的領導者,致力於反對美軍軍事演習、阻止美軍強占土地,並且要求其歸還過去奪走的土地。即使美軍手持武器威脅居民,阿波根也一直敦促居民注意「不要將雙手高舉過頭」,一生堅持開展和平的抵抗運動。

關於在邊野古建造新基地一事,為何琉球人的反對態度會如此激烈呢?在大多數日本人眼中,邊野古基地不過是眾多駐琉美軍基地中的一小部分,想必他們都無法理解「這樣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基地,為什麼琉球人會強烈反對」吧。其中的原因就在於:邊野古新基地被稱為普天間基地的「替代設施」,但原本普天間基地只是一座機場,美軍卻在邊野古地區計畫建設一座擁有軍港、護岸工程以及彈藥裝載區域的綜合性基地。據說,新基地的預定使用時間為40年,最高使用年限可以達到200年。簡單明瞭地說,這根本不是「減輕琉球的基地負擔」,而是「強化基地功能」。從中可以看出,至少在未來200年間,日美兩國政府都準備繼續讓琉球背負著基地。

此外,這也是日美兩國第一次企圖通過填埋珊瑚礁的方式,在琉球建造新的基地。琉球本就是坐落在珊瑚礁上的島嶼,珊瑚礁以及棲息其中的海洋生物,都是琉球居民賴以為生的食糧。

例如,生活在石垣島白保地區石垣島,位於琉球群島中八重山群島的南部,是八重山群島的政治經濟中心,也是琉球群島中僅次於冲繩島、西表島的第三大島。「白保海灘」是其中一處保留了豐富珊瑚礁的觀光勝地。的人們,就將位於村前的珊瑚礁稱為「生命之海」。即使當地發生饑荒,陸地上的作物顆粒無收,只要人們前往珊瑚礁,就可以在其中找到食物,維持生計。一般來說,平時主要是由男性冒險前往珊瑚礁外側的遠洋,捕撈金槍魚和鰹魚等大型魚類。退潮的時候,女性、兒童和老人也會步行來到珊瑚礁,在這裡尋找海鮮、海藻等等。大海和珊瑚礁海岸不僅是當地居民的糧倉,也是居民們的享樂與交流之所,可以供他們在此歌唱、舞蹈、燒烤或者舉行祭祀。

填埋珊瑚礁,也就意味著破壞琉球這座島嶼的母體,破壞居民記憶、信仰和生活的根基。自然一旦遭到破壞,就再也無法恢復如初。邊野古的海洋本就屬於琉球人,而不是屬於日美兩國政府。後者憑藉暴力手段奪取了琉球人的土地,如今還企圖從琉球人手中奪取珊瑚礁。當屬於自己的領土遭到侵占之際,琉球人紛紛賭上性命,為了守護「我們共同的領域(Commons)」而採取行動。人類本能中擁有的自治精神,就在這一過程中顯現出來。

對於琉球人身分認同的形成而言,珊瑚礁是極其重要的地點。在許多琉球人眼中,珊瑚礁等同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如果珊瑚礁遭到破壞,也就等同於斬斷自己的手足,琉球人與自然生物共存至今的歷史、記憶和存在理由都將被一併否定。毫無疑問,這將嚴重傷害琉球人的自尊。可以說,琉球人是賭上自己的「存在」而背水一戰。

或許,對於經歷過近代化的日本人來說,珊瑚礁深度較淺、距離陸地較近,因此填海造陸的成本也比較低,其可觀的經濟價值只是用以滿足美國政府要求、鞏固日美同盟關係的材料罷了。但是,琉球人卻並不如此認為。從這一點上也可以看出:日本人和琉球人是迥然不同的兩個民族。

在施瓦布軍營大門前方的道路上,目前已經人為地畫出一道黃線。就這樣,本應屬於琉球人的土地遭到美軍侵占,被鐵絲網包圍,入口處也被人拉起了「禁止入內」的黃線。山城博治只不過是稍許踏入了琉球人自己的土地而已,為什麼會遭到逮捕呢?要打比方的話,這就好像小偷大搖大擺地擋在別人家門口,如果屋主試圖入內,就會因為「非法入侵」的罪名遭到逮捕。在琉球這片土地上,這種違法行為正在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

琉球人針對日美兩國暴力行為的反對運動,自始至終都建立在和平手段與思想的基礎之上。獨立運動沿襲了琉球一貫以來的傳統,從今以後,我們也將繼續把「非武」運動貫徹到底,謀求建立起一個非武裝的中立國家。(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