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9日
|
辛丑年八月十三
連載 下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序言

琉球獨立宣言(一)

作者 | 松島泰勝 譯者 | 風花
松島泰勝:龍谷大學經濟學部教授、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代表。
風花:
【編按】

松島泰勝教授任教於日本京都龍谷大學經濟學部,是琉球獨立運動的理論家,也是「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的創會人之一。他關於琉球的歷史與現況、法律地位、獨立之路等問題著述甚豐。目前他擔任「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代表,正在積極追討日本人類學者藉口「學術研究」而盜取的琉球人遺骨。為了使《遠望》的讀者更加瞭解琉球問題,松島教授授權本刊將他的《琉球獨立宣言——通向獨立的五條道路》(東京:講談社,2015年)一書中譯、連載並出版。本期首先刊出該書〈序言〉,簡介此書內容。

2004年8月13日,我就在美國海軍直升機墜落的事故現場,冲繩國際大學。當時,美軍封鎖了位於大學正門前的道路,拉起了「禁止入內」的警戒線,學生與市民都無法踏入其中。之後,大學停車場附近的側門打開了,我得以進入校內。我可以看見被燒焦成一片漆黑的校舍牆壁,異味漂浮在周圍的空氣之中。

據說,直升機墜落事故發生後,美軍立刻就從普天間基地中一湧而出,跨越環繞在基地周圍的鐵絲網,強行闖入了大學校園。鐵絲網的上部被設計成向外傾斜,這也是為了便於美軍從基地內部翻越而出,而外人則難以進入。事故現場的美軍士兵之中,甚至有人興致勃勃地打起了撲克。事故的現場勘驗不是由日本警察,而是由美軍警察來完成。說實話,此時我發自內心地想道:「這裡真的是日本嗎!」

 

琉球是日美兩國的殖民地

親眼目睹美軍直升機墜落現場這件事,成為了我發出「琉球獨立宣言」的原點。琉球身為日美兩國的殖民地這一事實,已經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無遺。誠然,美軍基地內部屬於治外法權地區,日本的法律無法適用。但是,美軍引發的事故與事件都是發生在基地之外,儘管如此,美軍卻仍然享有著治外法權。即使本國的直升機墜落在大學校園,這些美國軍人也沒有表現出絲毫責任感,只是打著撲克牌談笑風生,這樣的軍人真會豁出性命保護日本和琉球嗎?所謂美軍帶來的「威懾力」,在我看來也只像是撲克一樣淺薄。

儘管發生了直升機墜落這種重大事故,日美兩國政府仍然不管不顧,執意要將具有極高墜落風險的魚鷹直升機配置在普天間基地。對於因墜機事故而受到衝擊的琉球人來說,這就等同於在內心的傷口之上撒鹽。魚鷹直升機製造出次聲波噪音,時不時地發生高空墜物,而且還會從市區上空飛過,在夜間飛行。日美兩國政府曾經與琉球人約定,不會在市區上空、也不會在夜間實施魚鷹直升機的飛行訓練,但這一約定並未得到遵守。冲繩國際大學的學生告訴我,他們在聽課時也總是提心吊膽地擔心著「也許這一刻就會有魚鷹直升機掉下來」。

在日本有這樣一群人,危險的軍用機好像在愚弄人一樣從他們頭頂飛過,他們的妻子、女兒被美軍強暴,丈夫、兒子身處遭到殺害的恐懼之中,他們就這樣生活了70年。然而大多數日本人,卻沒有為了拯救遭受美軍折磨的同胞而伸出援手。相反地,日本政府對琉球人的血淚漠不關心,只是一味將日美間的「同盟關係」視為最優先事項,繼而大幅推進美軍基地功能的強化。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在我離開琉球前往東京就讀大學之前,我從未對「自己是日本人」一事抱有疑問。但是,當我自我介紹說「我來自冲繩」的時候,周圍的日本人都好奇地盯著我看個不停,我還曾多次被人詢問「你是哪個國家來的留學生?」上述經歷使得我開始煩惱「我到底是什麼人」,於是找來關於琉球的書籍閱讀。經過與琉球和日本友人之間的探討,以及不斷地反躬自問,我最終產生了「我是琉球人」的自我認識。

我之所以會產生「琉球應當獨立」的念頭,是源於我在早稻田大學研究生院期間,曾經以島嶼經濟作為研究主題,對新喀里多尼亞地區經濟與獨立運動之間的關係進行了研究。我在這座法國殖民地島嶼上從事田野研究之際,也曾多次將琉球與當地放在一起對比,思考琉球獨立的可能性。那是我第一次親眼見證獨立運動。1996年,我和阿伊努(愛奴)民族本系列連載文的註腳皆譯者所加。阿伊努民族,是主要生活在日本北海道的原住民,過去或譯作「愛奴」、「蝦夷」。一同參加了聯合國歐洲總部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原住民工作會議。我以「日本原住民‧琉球人」的身分立足於國際法,針對琉球存在的人權問題作了報告,並與世界各地的原住民進行了交流。那時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作為人類,如何有尊嚴地生存」,還有「為了擺脫殖民地地位,活用聯合國平台以及國際法的方法」。

更進一步強化我的「琉球人意識」與「琉球獨立論」的,是我身為日本總領事館專門調查員在關島、以及身為日本大使館專門調查員在帛琉帛琉(Palau,或譯作「帕勞」)共和國,是位於西太平洋的島國。度過的生活。關島全島三分之一的面積都被美軍基地占據,島內旅遊業則是受到島嶼以外的企業支配,處在與琉球十分相似的境遇之中。後來我前往帛琉,每一天都充滿了驚訝。雖然帛琉人口僅有關島的十分之一左右,但因為帛琉是獨立國家,所以帛琉人對島嶼的政治、經濟與社會都擁有決定權,他們制定了完善的法律制度,有效抵禦了他國政府及企業的干涉與支配。我得以近距離目睹了建設獨立國家的成果。「獨立與否之間,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差別!」我一邊將關島與帛琉進行比較,一邊這麼想道。而且,關島的查莫羅人和帛琉人都會將日本人與琉球人區分開來,並認為琉球人與他們自身更加親近,這一點也令我感到十分高興。不僅是基於自我認知,同時也基於他人的認知,我的「琉球人意識」進一步增強了。

以上,就是促使我開始思考獨立的契機。

 

脫離日本,才有未來

我在此宣言,要從日本獲得獨立。若不盡快脫離這種國家,琉球人的尊嚴又將遭到踐踏,島嶼也將再度化為戰場。琉球獨立宣言確實是琉球人對日本憤怒之情的表現,但也絕對不是一紙空談。我是立足於國際法、政治經濟學、國際關係學、歷史學等各種研究成果,以及實地田野研究的基礎之上,提出這一主張。2013年,對獨立問題進行具體研究並付諸實踐的「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成立了。如今,在琉球追求獨立者的呼聲正前所未有的響亮。

2014年,冲繩縣知事、名護市長以及自民黨之外的琉球國會議員,共同代表了反對新基地建設的「All冲繩」民意。通過選舉方式,琉球人曾經多次表現出反對基地的民意。日本政府對此一概視若無睹,嘴上說著「我們將會用心說明,徵得同意」,其實這只是彌天大謊。自從2014年12月10日翁長雄志知事就任以來,直至2015年4月17日,安倍晉三首相都拒絕與新知事會面。為了日本的安全保障,琉球在戰後70年間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首相甚至不願與琉球的代表者見上一面。所謂「用心說明」的態度,根本連一絲一毫都看不出來。

儘管當時尚在對前知事批准填海造地的合法性進行查證,但日本政府一意孤行,重新啟動了海底鑽探調查作業。面對乘坐獨木舟開展非暴力抵抗運動的市民,海上保安廳職員採取了暴力手段,受傷者層出不窮。反對運動的領導者山城博治也被美軍警備員和縣警控制,遭到了逮捕。對於如此嚴酷的現狀,日本主流媒體卻沒有進行大規模的正面報導。他們是在看著政府的臉色自律嗎?

過去備受美軍直接統治折磨的琉球人,為了與其他日本人一樣成為「自由平等的日本國民」之中的一員,為了安心度日,持續開展了20年以上的「復歸」運動。但是,今年(2015年)已經是「復歸」之後的第43年,琉球人反而越來越多地將「日本不是我們應當回歸的國家」掛在嘴邊。自從民主黨執政的2009年前後以來,普通的琉球人也開始高喊起「冲繩歧視」來了。然而,日本政府別說是意識到「冲繩歧視」的存在了,甚至還不停地將基地和軍隊強加給琉球。

琉球人「不要再將基地強加給我們!」的呼聲,無法傳達到日本政府,以及大部分日本人的耳中。「美軍基地應由需要『威懾力』的人與地區來承擔」的主張,也被視為少數派意見而遭到忽視。日本拒絕了琉球將基地「轉移到縣外」的要求,這正是琉球人沒有被日本人視作同胞的證明。琉球人是將日本稱為「母國、祖國」,憧憬著日本人,滿懷欣喜地揮舞太陽旗的民族。琉球人不惜抹消自身的民族性來向日本同化,但日本人卻沒有將琉球人當作同胞。如今,琉球人正逐漸從根本上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與日本、與日本人之間的關係。

 

走上獨立之路

琉球人不再對日本政府寄予期待,跨越保守與革新陣營之間的藩籬,共同團結在身為琉球人的自我認同之下,試圖憑藉自身努力改變現狀。這就是所謂的「All冲繩」。被日本拒絕、割捨的琉球人,找到了與他人相互聯結的新的交流方法,也就是基於琉球人身分認同的「All冲繩」。琉球人開始了對於「民族自決權」的追求。

「琉球獨立論」並不是危險的思想。通過瞭解島嶼原本的歷史,思考建設新國家的理由與方法,實現琉球的和平與發展,討論的目的就在於這裡。同時,這也將成為重新思考日本這一國家的存在方式的契機。

我想,應該有很多人喜愛著蔚藍的大海與天空、冲繩蕎麥面、泡盛琉球特產的一種蒸餾酒。、美海水族館、首里城歷史上的琉球國都城所在地和王宮,在二戰末期的冲繩戰役中完全損毀,戰後重建。,因此多次來到琉球觀光。如果自己最喜歡的琉球主張獨立,或許也有人會覺得琉球將從此離自己而去,並為此感到悲傷吧。但是,正因為你喜愛著琉球,希望你可以讀一讀這本書。

美軍至今仍像占領軍一樣駐留在日本,這種狀況真的稱得上是獨立嗎?

日本人如今是正在和平度日,享受著基本的人權嗎?

人們可以免於政府或特定團體的施壓與仇恨言論,自由地從事學問,發表自己的見解,展開討論嗎?

可以發自心底地慶幸「我出生於日本,身在這個國家真是太好了」嗎?

琉球的人們為何高呼獨立?

是否存在與教科書上不同的另一種琉球歷史?

從風土人情都以溫和著稱的琉球和琉球人口中,為何會傳出獨立這種充滿激情的話語?

歸根到底,獨立究竟是指什麼?

獨立是危險的行為嗎?

琉球獨立有可能實現嗎?

獨立的琉球與日本之間,存在怎樣的關係?

為了成為獨立國家,需要做些什麼?

獨立不僅是對琉球,對日本來說也很重要嗎?

本書嘗試具體地、簡單易懂地回答上述問題。

在本書中,用於指代冲繩縣的稱謂不是「冲繩」,而是使用「琉球」一詞。要反映這個島嶼從獨立國家時代至今所擁有的長久歷史與文化,我認為「琉球」這個稱呼更為適宜。也就是說,「琉球」這個詞語,能夠讓人回想起這裡原本是一個國家。所謂琉球文化圈,是指奄美群島、冲繩群島、宮古群島以及八重山群島等等,共享歷史與文化的文化圈。昔日「琉球」也曾包含奄美群島。但是,1609年薩摩藩島津氏侵略琉球以後,奄美群島就被迫從琉球王國中分離,成為了島津藩的直轄領土。奄美群島目前已被劃入日本鹿兒島縣。因此在1609年以後的時期,本文中使用的「琉球」一詞,是指冲繩群島、宮古群島與八重山群島。

對於「琉球獨立」一詞感到困惑的各位,這本書中簡明易懂地解釋了琉球獨立的「為什麼,怎麼做,歷史進程,未來圖景」。如果你讀過之後,能夠想一想你自己國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想一想自己生活在這個國家是否幸福,如果不幸的話又該做些什麼,那將是我莫大的榮幸。(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