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3日
|
甲辰年三月十五
連載 下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時論短評 > 正文

為何現代化重新成為議題?

「『中國式現代化』是真實的議題嗎?」系列之一

作者 | 吳啟訥
吳啟訥:臺灣大學歷史系兼任副教授

二十大揭櫫「中國式現代化」,讓「現代化」重新成為議題。很多人質疑,「現代化」只能是整個人類社會和人類歷史的現代化,「現代化」意味著人類歷史的方向、內容和價值應該是一致的,它的定義應該放諸四海皆準──因此才會有「歷史的終結」一說──,何來所謂「中國式」的「現代化」?其實,這種質疑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即我們在二十大之前談及的「現代化」,其實只是一個歷史概念:它是由英格蘭創造,由西方定義並推展到全世界的一種「典範」。全世界在接受這個「現代化」的定義和內容時,並未思考過這種定義和內容的合理性。源於西方──但後來成為普世學術規範──的現代歷史學與社會科學,透過對英格蘭模式及其仿製品的解析與詮釋,將現代化的內容描述表達為「現代性」,與「現代性」相關的現代政治則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世界秩序。

最早相信「現代化」將成為人類歷史方向的非西方區域其實是伊斯蘭世界。在中世紀大部分時段及中世紀結束初期之後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競爭中,伊斯蘭世界曾經長期領先。不幸的是,大航海、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的出現,使得伊斯蘭世界逐漸淪為弱勢。從十八世紀開始,伊斯蘭世界就一直以西歐為效法對象,試圖將自身建成一個與西歐同樣「現代」的社會。不過,延續兩個多世紀的伊斯蘭現代化運動無一真正成功。無論是奧圖曼帝國及其繼承者土耳其,還是阿拉伯世界,抑或現代伊朗,在追求現代化的過程中依然無法擺脫被西方宰制的命運,伊斯蘭國家內部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狀況依然不盡如人意。面對這樣的困局,伊斯蘭世界的普遍回應是「再伊斯蘭化」。阿拉伯世界藉由維護伊斯蘭傳統,對抗西方對阿拉伯世界的資源掠奪和市場傾銷;伊朗則在1970年代末期爆發伊斯蘭革命,試圖終結西方對伊朗經濟的宰制和文化的滲透;繼承奧圖曼帝國遺產,但長期推行世俗化政策的土耳其,也在近年來尋找自身的伊斯蘭根源。艾爾多安數度連任所顯示的,是土耳其社會對於此前現代化方向的質疑。

現代印度是經歷西歐殖民的路徑尋求現代化的一個例證。英國對印度的殖民滲透到印度社會、制度和文化的深處,但以英國的標準,印度迄今仍未成為一個現代國家。為此,印度知識界開始有所反思,印度政治與印度經濟則在強大的印度傳統慣性的推動下進入一條與西歐北美模式不同的路徑。繼中國奇蹟之後,印度起飛是另一個令西方世界瞠目結舌的現象。非洲、東南亞的殖民地現代化也經歷過與印度相似的挫折,這裡的知識界也開始覺醒。

中國人無疑對現代化有著熱切的期待。十九世紀中期,中國在列強的入侵下失去文化尊嚴,很多中國菁英迅速把中國的希望寄託在模仿西歐模式以成為現代國家的方向之上。然而,1949年之前中國對西方長達一個世紀的追摹並沒有讓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中國基本上未能找到民族尊嚴和民生幸福,西方制度在中國的歷次實驗全部宣告失敗,人民無法實質參與國家政治生活,對自己命運也沒有置喙的餘地。

毫無疑問,源自英格蘭的現代化帶來了基礎設施和民生改善,也帶來識字率的提升、都市化程度的擴大、個體之間的公平等等,但現代化也帶來國家干涉的增加,這種現象就引發觀察者對現代化目標的質疑;現代性論者認定現代化具有海洋文明的特質,也引發文化保存主義者的懷疑。二十世紀後半期出現的後現代思潮,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對現代化和現代性定義的初步反思,這其中包括新興學科、新的學術典範對於西方來源的歷史學科線性史觀和進步史觀的質疑。

從學術的角度看,西方傳統歷史學的學科限制已經不能框限我們對世界的想像、解釋和期待。年鑑學派的「長時段」視角顯示,立足於短時期的階段性結果來觀察歷史趨勢,勢必陷入歷史短視和歷史功利化的陷阱,而放寬歷史視野和關照,才會讓我們清晰感受到階段現象與長期趨勢之間的根本分野。建立在對過去和現代系統性理解的基礎上,尋求評估未來可能性的學科──「未來學」,就是基於年鑑學派這種長時段觀察的經驗,對「趨勢」做宏觀觀察的學科,其中包含對「現代化」和「現代性」定義的開放性探討。

從新的學術典範出發,顯然,歷史並未終結,「現代性」的定義也就沒有完成。如果我們放下線性史觀的約束,回望二十一世紀之前的歷史,展望二十二世紀的未來,一定會看到「現代化」和「現代性」兩個典範經歷過啟動、修正、轉化的過程,而中國是這個過程當中的重要一員,中國從二十一世紀開始成為再定義「現代化」和「現代性」的主角。

「中國式現代化」並不意味著現代化具有區域性,而是中國可以從自己漫長而豐厚的歷史經驗中為現代化提供營養和資源,這個歷史經驗的核心是對人的定義、對人與人關係的定義、對人與自然關係的定義。肆虐三年多來的新冠病毒沒有任何價值取向,它是盲目而無情的,這與基督教所描述的上帝高度類似,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所有的國家、文明型態、政治模式都要在盲目無私的病毒面前經受檢驗。歷史上發生的重大瘟疫往往成為歷史的轉折點,這次的新冠疫情已經映襯出中國在歷史和未來中的角色與形象,現代化再度成為議題也就不是一件奇聞軼事,「中國式現代化」將為這個議題提供答案。

6d3709b5-210f-4f4c-8f5b-c941fac97ef1.jpeg

西方資本主義主導的現代化是由少數資產階級發動,以鞏固自身利益為目的的現代化,則其必然以「少數奢享」、「壓迫剝削」和「殖民掠奪」為特徵。但「中國式現代化」不同的是,「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乃其本質要求,故全面脫貧便成了西方資本體制做不到也不願做的良政。圖為2020年5月16日新疆和田縣塔瓦庫勒鄉巴克墩村的維吾爾農民在運送辣椒苗。在自治區團委駐村工作隊的引領下,當地起碼4600個農戶因種植辣椒增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