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
辛丑年十月廿四
連載首篇 | 上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琉球獨立如何實現?(四)

《琉球獨立宣言》(八)

作者 | 松島泰勝 譯者 | 風花
松島泰勝:龍谷大學經濟學部教授、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代表。
風花:
【編按】


本刊自2018年7月號起連載松島泰勝教授所著《琉球獨立宣言──通向獨立的五條道路》(東京:講談社,2015年)。本期繼續刊出第二章〈琉球獨立如何實現?〉的第四節〈向全世界的小國學習〉。

第四節 向全世界的小國學習

琉球也將成為小國

從世界上小國誕生的過程中可以看出,不同於「近代民族國家」的另一種國家形式正在出現。18-19世紀以來,「近代民族國家」在歐美地區逐漸形成,其特徵是以殖民地為基石,在全世界範圍內擴張領土。即使在聯合國成立以後,殖民地也仍然以其他形式繼續存在,在二戰前是「委任統治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戰勝國所建立的通過國際聯盟對戰敗國的殖民地進行再分割和統治的一種制度。,二戰後則是「託管領土」。不過到了今天,雖然還有一部分「非自治領土」尚未實現去殖民化,但自從1994年帛琉獨立以來,「託管領土」就從世界上消失了。

日本成為近代民族國家的過程,也是其將北海道、小笠原群島位於太平洋上的一個群島,由30多個小島組成,行政區劃屬東京都小笠原村管轄。以及琉球納入本國領土之中,劃定全新國境線的過程。在此基礎上,日本進一步擴張統治範圍,侵占了朝鮮、中國臺灣、密克羅尼西亞群島、中國東北等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了擁有廣闊殖民地的近代民族國家。

與近代民族國家不同的是,世界上大多數小國都無意擴張領土,而是以保護本國現有領土、追求和平與發展為目標。

二戰以後,近代民族國家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矛盾與問題。在當代日本,經濟增長停滯、財政赤字、債務累積、經濟發展不均衡,以及中央政府將核電站和基地強加給地方、核污染範圍擴大等問題,都隨著時間推移而日漸深刻。作為近代民族國家之一,日本也必須對現有的國家框架進行重整。就琉球而言,琉球唯有從日本統治下獲得獨立,才能夠化解當前面臨的種種矛盾,擺脫日本強加的結構性犧牲,作為一個獨立的人類主體生存下去。

在193個聯合國成員國之中,與琉球人口相近的獨立國家共有59個,下表中列舉了這些國家的獨立年分、主要語言、國土面積、人口以及貨幣(截至2015年)。而琉球(冲繩縣)的土地面積為2,277km2,人口約為143萬人(截至2015年3月),請對照下表稍作比較。其中,共有33個國家和琉球一樣是島國,在表格中通過下劃線加以標註。本表是在日本外務省主頁「世界各國」(2012年8月)的基礎上,由作者加以適當修改而成。

說到「國家」,乍一聽好像十分複雜。不過事實上,在當今世界上也有許多小國,人口數量不僅少於現在的冲繩縣,甚至還不如一般的市鎮村。因此我認為,倘若有朝一日琉球獨立,世人也不會對此感到詫異。

從上述表格中,我們可以得出幾點結論。第一,許多小國都擁有屬於自己的貨幣。在加勒比海地區,多個國家開始使用一種類似歐元的通用貨幣「東加勒比元」,這一舉措有效推進了區域一體化。第二,許多小國在使用本國語言的同時,依然保留著昔日殖民地時代的語言。第三,在近代民族國家的發祥地歐洲,小國數量尤為突出。

在過去我們所接受的歷史教育中,「琉球史」一直被視為日本史的一部分。但是,隨著今後琉球獨立運動進一步踏上正軌,我認為琉球人應該將注意力轉向「小國的世界史」,也就是上文中這些小國的發展史。它們為何要獨立,如何實現獨立?獨立後又是如何著手建設國家?近年來,琉球人開始傾向於關注琉球與歐美各國之間的友好條約,將琉球置於世界史之中加以思考。

通過瀏覽上表中的數據,我對琉球獨立充滿了信心。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人民能夠成功獨立,琉球人一定也能夠成功。更何況,琉球在歷史上曾經是獨立國家,未來能夠以「復國」的形式實現獨立。不過,獨立後的琉球國將會改頭換面,以共和制取代君主制,以歷史上北山、中山、南山三國琉球歷史上曾經存在北山、中山、南山三個王國並立的「三山時代」。其後,中山王巴志於1416年征服北山,又於1429年征服南山,形成統一的琉球王國,並以首里城為王城。統一為琉球王國的時間(1429年)作為「第一次獨立年」。或許未來某一天,上述列表中也會出現「琉球」這一國名,並附有如下記載:

「琉球聯邦共和國,1429年以及20XX年,琉球諸語、日語、英語等,2,277km2,150萬人,亞洲通用貨幣」。

小國是怎樣獨立的

在1945年這一時間點,古巴(Cuba)、海地(Haiti)、多明尼加(Dominica)等多個島國已經加入了聯合國。此後,世界各地的島嶼地區相繼獲得獨立,聯合國成員國中的島國數量不斷增加。1960年至1962年間,加入聯合國的島國共有3個,平均人口約為130萬人;1964年至1973年間,有7個島國加入聯合國,平均人口有所降低,約為43萬人;到了1974年至1983年間,加入聯合國的島國規模進一步縮小,13個國家的平均人口僅為15萬人左右。1994年,原本是美國戰略託管領土的帛琉共和國獲得獨立並加入聯合國,當時,帛琉的人口僅為15,000人。

聯合國於1960年發布《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之後,伴隨著亞洲和非洲地區殖民地的獨立進程,人口較少的島國也得以加入聯合國。在聯合國下屬機構之中,有一個以解決全世界殖民地問題為目標、推動眾多國家實現獨立的組織「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C-24)」。C-24成立於1961年,主要負責監督《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的實施過程,對相關國家發出勸告,並且對「非自治領土」(殖民地)的獨立進程施以援手。幫助殖民地實現獨立,已經成為聯合國的一項職責。

目前,全世界共有17塊「非自治領土」,分別是: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安圭拉(Anguilla)、百慕達(Bermuda)、英屬維爾京群島(British Virgin Islands)、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阿根廷稱之為馬爾維納斯群島,即西班牙語Islas Malvinas)、蒙特塞拉特(Montserrat)、聖赫勒拿島(Saint Helena)、特克斯和凱科斯群島(Turks and Caicos Islands)、美屬維爾京群島(U.S. Virgin Islands)、直布羅陀(Gibraltar)、美屬薩摩亞(American Samoa)、關島(Guam)、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皮特肯群島(Pitcairn Islands)、托克勞(Tokelau)、法屬玻里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其中,有許多地區都是和琉球一樣的小島。

就像2013年法屬玻里尼西亞被列入「非自治領土」的時候一樣,琉球也能夠在亞非首腦會議、不結盟國家首腦會議等國際力量的協助下,進入聯合國設置的非殖民化流程,踏上通往獨立的道路。獲得獨立後,琉球將會加入聯合國、ASEAN東南亞國家聯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簡稱東盟(ASEAN),成員國有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泰國、菲律賓、新加坡、汶萊、越南、寮國、緬甸和柬埔寨。、太平洋島國論壇原名「南太平洋論壇」,1971年8月5日在紐西蘭首都威靈頓成立。、APEC、IMF、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創建於1966年11月,總部位於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是一個致力於促進亞洲及太平洋地區發展中成員發展的區域性政府間金融開發機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是一個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多邊區域開發機構,也是首個由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金融機構,成立於2015年12月,總部設在北京。等國際機構,作為一個小國與世界各國展開合作,實現和平與發展。

根據國際法中的蒙特維多條約《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and Duties of States),於1933年在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的第七屆美洲國家國際會議上簽訂。,國家的構成要素包括:一、永久的居民;二、確定的領土;三、政府;四、與他國交往的能力。琉球過去曾經是名為「琉球王國」的國家,琉球人便是其「國民」。此外,琉球王國也擁有「王府」這一政府機構,並在王府主導下製作了國家地圖,劃定了明確的領土範圍。在國際上,琉球不僅能夠以國家名義行使外交權,開展國際貿易,而且與多個歐美國家簽訂了友好條約。到了二戰後的美軍統治時代,一方面,琉球人飽受美國軍政府壓迫;但另一方面,當時也存在反映居民主體性的「琉球政府」。在此過程中,琉球人積累了獨立維持政府運行的經驗。

由此不難看出,早在過去,琉球就已經滿足了國家所必須具備的基本條件。未來琉球獨立之際,這些記憶、經驗和方法,都將在實踐中獲得有效運用。

「一個國家獨立與否,決定權不在於宗主國」,在我看來,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常識。例如,通過1999年聯合國主導實施的居民投票,曾一度淪為殖民地的東帝汶(Timor-Leste)獲得了獨立。位於太平洋、人口約一萬人的埃利斯群島(Ellice Islands)吐瓦魯舊稱,南接斐濟,北臨吉里巴斯,西望所羅門群島,由九個環形珊瑚島群組成。1916年,英國正式宣布該群島和吉爾伯特群島(Gilbert Islands)為直屬殖民地,稱為「英屬吉爾伯特和埃利斯群島殖民地」。也於1974年舉行了居民投票,在90%以上投票者的支持之下,該群島最終實現分離獨立,成為了主權國家「吐瓦魯」。民族自決權受到國際法保障,而行使自決權的具體方法,正是「針對獨立議題的住民投票」。

既然世界上其他島嶼和地區已經實現獨立,琉球理當也能夠實現。迄今為止,殖民地只要一度成功地獲得獨立、建立國家,便幾乎不會再次淪為殖民地。從其他地區的案例中可以看出,獨立建國以後,居民便能夠以自己的頭腦獨立思考,自行承擔責任、執行政策,這也有利於國家的經濟發展及和平穩定。

從時間上來說,在琉球「復歸」日本以後,也有為數不少的國家獲得獨立。「獨立」並非專屬於過去的議題,在蘇格蘭和加泰羅尼亞地區,人們至今仍在圍繞獨立問題展開討論,舉行住民投票。在21世紀的今天,獨立仍然是一項合理且有效的政治流程。

在加勒比海地區,英國曾經擁有數量可觀的殖民地。這些島嶼即將獨立之際,英國一度希望將其統合為一個國家,並且擬定了「西印度群島聯邦」這個國名。但現實卻與之相反,英國的計畫未能實現,該地區誕生了大量面積較小的島國。與之相似的,在太平洋地區,英國曾提議讓自己的兩塊殖民地——吉爾伯特群島與埃利斯群島合併,共同建立一個名叫「吉爾伯特.埃利斯群島人民聯合」的聯合國家。但是最終,這兩座群島並未統一,而是分別獨立,建立了「吉里巴斯」(Kiribati)和「吐瓦魯」兩個主權國家。

無獨有偶,美國也曾想將自己在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託管領土統合為一個國家,讓其作為「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獲得獨立。然而,島民們卻選擇將「獨立」建立在身分認同的基礎之上,以身分認同為基準劃定國境線,最終成立了帛琉、密克羅尼西亞聯邦、馬紹爾群島等多個國家。承認多樣化的價值觀,將身分認同置於優先地位,這樣一種當代世界的政治潮流,有效推動了諸多小國的誕生。在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之中,即使日本政府企圖抑制琉球獨立,想必也很難如願以償吧。

在當代小國之中,也有一部分國家將前宗主國的語言作為官方語言,並且繼續沿用前宗主國的貨幣。琉球獨立之後,也可以選擇將目前廣泛使用的日語作為琉球國官方語言之一,將日元作為通用貨幣。所謂的「獨立」,並不意味著就要與日本斷絕一切聯繫。比如說,日本舉辦全國高中棒球聯賽指日本全國高中棒球大賽,即俗稱的「甲子園」。之際,是否可以給琉球國提供「特別參賽名額」,讓琉球高中生也能參加呢?若是無法實現的話,或許還可以另闢蹊徑,嘗試摸索在琉球召開「亞洲高中生棒球大賽」的方法,通過棒球這一渠道,與亞洲各國的年輕人加深交流。

即使是人口僅有一萬人左右的地區,同樣也能實現獨立。換言之,一個地區若是真正想要獨立,幾乎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礙。只要當地半數以上的人口擁有充分自覺,將自己視為「創造歷史的主體」,獨立就近在眼前。歷史上的琉球曾經被日本、美國、中國等大國左右和支配中國與琉球王國的封貢關係是在傳統的「天下」秩序中運行的,雙方交往始終和平、友好,並且對琉球王國的統一、安定與繁榮極有助益。中琉關係的性質與日、美對琉球的殖民、占領完全不同,不能相提並論。正因如此,當日本在1879年併吞琉球時,許多琉球人士向中國請願求援救國。參見孫曉光、趙德旺、侯乃峰,《琉球救國請願書整理與研究(1876-1885)》(新華出版社,2018年10月)。,如今時過境遷,為這段歷史而悲傷嘆息、希望為其畫上終止符的琉球人與日俱增,即將登上舞台。

一直以來,琉球人被迫強忍心中不滿,有口難言。對人類而言,這種狀態真的能算是「活著」嗎?越來越多的琉球人開始認為:為了獲得人類所應有的生存狀態,獨立是最為有效的方法。之所以會產生這種趨勢,背後最大的原因,就是日本政府針對琉球人實施的歧視性政策。可想而知,若是日本政府對此渾然不覺,繼續迫使琉球承受犧牲,琉球邁向獨立的步伐也將進一步加快。(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