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
辛丑年十月廿四
連載首篇 | 上篇 | 下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琉球除了獨立,別無他途(上)

《琉球獨立宣言》(二)

作者 | 松島泰勝 譯者 | 風花
松島泰勝:龍谷大學經濟學部教授、琉球民族遺骨返還研究會代表。
風花:
【編按】

本刊自今年7月號起連載松島泰勝教授所著《琉球獨立宣言──通向獨立的五條道路》(東京:講談社,2015年)。本期繼續刊出第一章〈除了獨立,別無他途!〉的第一、二節,主要討論琉球獨立的必要性及合理性。作者指出:「只要琉球仍處於日本統治之下,就無法擺脫淪為日本犧牲品的命運」。這也是臺灣在日據時期經歷過的歷史,但卻被今日致力於去中國化的臺獨派所刻意忽視。作者對琉球處境的檢討,不但說明了琉球獨立的必要,也可揭穿臺獨媚美媚日的不道德。

第一節:為何會有美軍基地出現

來自日本的美軍基地

似乎有許多人認為,「從地緣政治學的角度來看,只能將美軍基地建在琉球」。但事實上,當代琉球的一部分基地本就是從日本搬遷而來,導致琉球基地面積的進一步擴大。日本政府「將基地集中在琉球」的政策意圖,早在過去就已初現端倪。「希望日本成為和平國家,集中力量發展經濟;與此同時,也希望獲得美軍保護,以免遭受別國侵略。」為了滿足以上兩種相互矛盾的需求,日本作出了將基地強加給琉球的決定。

20世紀50年代中期,日本本土民間反對美軍基地的運動日漸激烈。因此,日美兩國政府決定將基地遷往琉球。在當時的琉球,日本憲法與美國聯邦憲法均不適用,美軍統治極其嚴苛。美軍對居民發起的反基地運動及人權運動不屑一顧,享受著憑藉「刺刀與推土機」美軍統治時期,美軍曾使用武力手段強行驅趕琉球居民、占用土地,因此被居民稱為「刺刀與推土機」。強行建立基地的特權。

此後,在1972、1973、1995以及2005年,美國政府都曾提議將駐琉球海軍陸戰隊轉移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或者韓國,日本政府一概予以拒絕。雖然日本政府宣稱「美軍基地的建設與整編都是由美國軍事戰略決定」,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恰恰是日本政府有意識地將美軍基地集中在琉球。日本這種態度始終如一,至今仍毫無改變。

在美軍統治時期,之所以會有為數眾多的琉球人投身於「復歸祖國運動」此處「祖國」指日本。,是因為他們認為:只要琉球成為日本的一部分,美軍基地就會遷移到日本「本土」,位於琉球的基地也將大幅減少,琉球人可以過上和日本人一樣的和平生活。然而時至今日,仍有多達74%的美軍專用基地「美軍專用基地」是相對於「日美共用基地」而言。日本本土的美軍基地多為日美共用,美軍專用基地主要集中於琉球。集中在琉球。

在日本人的頭腦中,或者說是理念中,他們一方面認為「美軍基地會保護日本」,而另一方面,他們深知美軍在琉球引發的案件、事故、噪音與環境問題,因此強烈反對將美軍基地建造在自己居住的地區。鳩山由紀夫首相鳩山由紀夫,日本第93屆首相,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期間在任。在任時曾經在全國知事會上尋找願意接收美軍基地的地區,除了當時的前大阪府知事橋下徹橋下徹,日本政治家、律師,第52屆大阪府知事,2008至2011年期間在任。之外,沒有第二位知事相應他的號召。而橋下前知事雖然曾暗示可以將基地遷往關西國際機場,但當時任冲繩縣知事的仲井真弘多仲井真弘多,日本政治家、經濟界人士,第6屆冲繩縣知事,2006年至2014年期間在任,是中國明朝遷居琉球的「閩人三十六姓」中的蔡氏後裔。提出要前往視察之際,他又改口說「不是關西機場,而是神戶機場」。

冲繩島的主幹道「58號國道」,在美軍統治時代被稱為「1號軍道」。這條公路在那霸-嘉手納之間的路段,當時還是一條寬約30米的四車道。公路中間沒有隔離帶,如此一來,戰時美軍飛機就可以直接在路面上起降。從那霸軍港卸下的戰車與軍事物資,也是通過1號軍道運往島上各個基地。雖說未來美國將會歸還那霸軍港,但他們仍計畫在浦添市浦添市,琉球第四大城市,位於冲繩島南部與中部地區的分界。建造新的軍港。而且,眼下正在邊野古開工建造的新基地也設有軍港和飛機跑道。

在我曾居住過的關島,也存在與琉球十分相似的情況。連接關島南部海軍基地與北部空軍基地的公路,被賦予了「海軍陸戰隊公路」這個名稱。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在太平洋戰爭中,美國海軍陸戰隊奪回了遭到日軍占領的關島。平時,美軍通過這條「海軍陸戰隊公路」運送軍事物資;如果發生戰爭,美軍戰鬥機也可以在公路上起降。對軍隊而言,道路是至關重要的軍事基礎設施,其設計與布置中蘊含著這樣一種目的:一旦戰爭爆發,整座島嶼都可以成為軍事基地。

根據《日美地位協定》,美軍可以使用琉球的港口和機場等基礎設施,以滿足其軍事需求。振興預算本應用於實現琉球經濟自立,但投入這些預算建造的道路等設施,卻被美軍日復一日地使用著。只要美軍基地仍然存在,美軍和琉球人生活在同一座島嶼,美軍對琉球民生設施的使用就不可避免。琉球「復歸」以後,由於振興開發計畫的實施,58號國道上那霸-嘉手納之間的路段被拓寬為六車道,美軍飛機使用起來也就更方便了。就這樣,隨著琉球開發進程的推進,軍事基地的功能也不斷強化。這也就意味著,琉球被捲入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此外,美軍基地還製造出了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關係。依照《日美地位協定》來看,雖然琉球人和美國軍人、軍屬居住在同一座島嶼,兩者之間卻存在著近似「主人與奴隸」的不平等關係。如果美軍犯罪,他們所受的處罰將比琉球人更輕;無論在天空還是海洋,美軍都享有優先於民間飛機和漁船的權利;憑藉著來自日本人稅款的「體貼預算」「體貼預算」,指沒有明確國際條約規定,日本單方面提供給美國的駐日美軍經費。,美軍相關人員住進了租金高達數十萬日元的豪華公寓。

琉球人居住生活的街道,往往擁擠且少有公園。而另一方面,在位於鐵絲網另一側的美軍住宅區,卻可以看見一棟棟寬敞舒適的別墅,其中還帶有鋪著草坪的庭院。眼看著美國孩子在庭院中快樂地玩耍,我不禁生出一種錯覺:「這裡真是琉球嗎?」在水電供給方面,美軍基地也享受著更勝於琉球住宅區的優先待遇。由此可見,殖民主義問題不僅存在於日本和琉球之間,也存在於琉球和美軍之間。直至「復歸」後的今日,琉美間的問題仍然十分嚴峻。

美國真會保護日本嗎?

自從明治維新以來,日本一直以歐美各國為目標,為了追趕這些國家而踏上了富國強兵的道路。二戰戰敗後,日本在戰勝國美國的引導之下實現了復興,一度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另一方面,儘管身為日本國民的琉球人持續遭受美軍危害,不斷呼籲縮減、撤除軍事基地,日本政府依然不為所動,絲毫不打算保護琉球免受他國傷害。究其原因,是因為日本政府和大多數民眾都深信不疑:如若發生戰爭,美軍將會保護日本。

但是,美國軍人真會保護日本嗎?歸根到底,本應守護日本國民的美軍,為何會頻繁在琉球引發案件與事故?對於自己應當守護的民眾,美軍為何會殺害、強暴他們,對他們造成種種危害?這是因為,他們內心並未對日本國民懷有尊重。1997至1999年我曾居住在關島,在此期間,幾乎沒有發生美軍引發的案件與事故。這其中的差異如此懸殊,甚至令我心生懷疑:「這當真同樣都是美軍嗎?」

如前文所述,在2004年冲繩國際大學的美軍直升機墜機現場,美軍中有人一邊談笑風生,一邊打起了撲克牌。事故調查工作被美軍警察包攬,而美軍的飛機仍然不分晝夜、24小時不間斷地在琉球展開演習。這是何等令人震驚的同盟關係。「美國會保護日本」不過只是幻想,前述現狀才是掩蓋在幻想之下的實情。過去70年的經歷使得琉球人明白了「軍隊不會保護居民」,所以「拒絕美軍基地」的呼聲才會響起。然而,日本政府對琉球人的呼聲充耳不聞,只是一味強迫琉球接受基地。這或許是因為,他們從未將琉球人視為日本同胞。正因為多數日本人都懷有這種想法,所以,如今的日本還談不上真正獨立於美國。

美軍基地遍布於世界各地。但是,其中沒有任何一處像琉球美軍基地這樣,引發了如此眾多的案件與事故。之所以會產生這種現象,是因為琉球只是一片小島,而基地在此長年駐留。舉例來說,義大利國內也有美軍基地駐紮,但義大利能夠以獨立國家的名義向美國提出意見。例如,美軍飛機發生事故之際,將由義大利政府組織調查;在被稱為「Riposo」義大利語,意為「休息」。的「午睡時間」,美軍必須關閉戰鬥機引擎;此外,美軍飛機也不得在義大利實施低空飛行。

面對美國,如果日本政府無法採取像義大利政府一樣的堅決態度,那麼在世界各國看來,日本將會是一個毫無主見、對美國俯首貼耳,不惜為此犧牲本國國民的反民主主義國家。

 

第二節:為什麼必須獨立

不想成為日本的犧牲品

圍繞「道州制」這個議題日本地方分權改革議題,其內容主要包括:廢除現行都道府縣制度,將全國劃分為不同的「道州」,由道州分擔本應由國家處理的事務,擴大地方自治。,過去曾有過一場激烈的討論。或許有人認為,只要能夠在琉球實現道州制,美軍基地也將一併撤離。但唯獨在琉球,道州制絕不可能順利推進。首先,要在日本全國實施道州制改革,需要花費漫長的時間來徵得民眾同意、制定相關法律,最後付諸實行。其次,即使道州制得以實現,琉球改頭換面成為「琉球州」,安保、外交、金融等大權仍然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也就是說,位於「琉球州」的美軍基地能否撤除,最終仍要取決於日本政府。

我們無法再像「復歸」運動時一樣,對日本政府抱有期待。通過獨立這種方式,琉球人能夠憑藉自身的努力推動基地撤離,也能夠成為主宰自身命運的主人翁。

此外,也有人認為「琉球屬於日本」,並擔心中國會從旁奪取琉球。從根本上來說,這種想法是對琉球與琉球人的「物化」。也就是說,對日本而言,琉球不過是可以隨意買賣、拋棄的「物品」而已。在「復歸」以前,也有許多日本人高呼著「歸還冲繩」,「把我們的島嶼還回來」。

日本人之間似乎已經達成某種無聲的共識:為了保護日本人的安全,犧牲琉球這個「物品」也是逼不得已。早在二戰期間,日本政府就曾經為了延緩「本土決戰」的到來,將琉球人居住的島嶼捲入戰爭,迫使琉球人成為「肉盾」。戰爭結束以後,日本又為了維護自身安全,將琉球當作祭品獻給了美國。由此可見,只要琉球仍處於日本統治之下,就無法擺脫淪為日本犧牲品的命運。菅直人 2010年6月至2011年9月在任。首相在任時曾向承受基地負擔的琉球表示「感謝」,但即使獲得這種「感謝」,琉球人也不會感到高興,更不會因此就心甘情願地接受基地。

為了不再讓未來誕生的孩子與自己、與祖先一樣遭到犧牲,琉球人下定決心,開始提出「獨立」的主張。

島嶼的軍事基地化

在本書的讀者中,或許也有人會想:「為了發展琉球經濟,基地不是必不可少的嗎?既然如此,還是留下美軍基地比較好吧?」琉球人真會為了島嶼發展而主動接受基地嗎?在這個問題上,我想舉出與那國島的案例作為參考。孩提時代,我曾經在與那國島生活。當時我幾乎每天都在「南塔濱」位於與那國島北部的一處海濱地帶。游泳,以至於右臂和背上都留下了曬傷的痕跡。我還曾前往名叫「天蛇鼻」的山中捉蟲子,在名叫「田原川」的河流裡捕魚。

與那國島位於琉球以及日本最西端,相對於冲繩島,這座島嶼與臺灣之間的距離更為接近。天氣晴好時,從與那國島望去,可以遠遠地看見臺灣。但是,兩島之間卻無法直接往來。與那國島的生活物資都需要從冲繩島運來,物價也因此水漲船高;為了辦理法律、行政等手續,居民有時不得不前往石垣島或者冲繩島,又需要多花一筆交通費;再加上與那國島沒有大學,大多數年輕人都為了深造而背井離鄉。全島人口日漸減少,截至2014年,與那國島的總人口只剩下1,513人。

臺灣不僅和與那國島最為鄰近,而且是一個龐大的經濟圈。如果兩島之間可以實現空中或海上的直接通航,就能夠促進人與物的交流,創造出更多就業機會,與那國島也就不會落入今天這樣人口減少的困境。面對這種困境,與那國町並非只是束手待斃。迄今為止,該町已經兩次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請,希望將與那國島設置為國際交流特區。但是,日本以「不符合國家標準」為由駁回了申請。

2015年2月22日,與那國島舉行了關於自衛隊基地問題的居民投票。全島擁有投票資格的居民共有1,276人(其中包括5名獲得永久居留資格的外國人,以及96名13歲以上的未成年人),投票率達到了85.74%。其中,632人在「建設自衛隊基地」這一議題上投了贊成票,445人投了反對票。

2011年時,反對部署自衛隊的與那國改革會議收集了556位居民的簽名,超過了支持者的簽名數量(514位),據此向與那國町政府及議會提出抗議,要求他們中止引入自衛隊的計畫。到了2015年,居民投票中贊成票的數量卻增加了。原因之一或許在於:彼時自衛隊基地已經開始施工,人們心想「事到如今再反對也沒用」,所以轉向了贊成立場。但既然決定要舉行投票,在投票期間本應停止施工才對。和邊野古的情況一樣,日本政府從未展現出真誠傾聽琉球人意見的姿態。

不過,對於「通過居民投票決定島嶼未來」這種方式本身,我們必須給予肯定。在2014年9月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中,只要年齡在16歲以上,擁有英國、英聯邦、歐盟加盟國國籍的蘇格蘭居民都有權參加投票。同樣地,在與那國島的居民投票中,永居外國人和中學生當然也可以參加。通過投票方式,島民們掌握了自決權,得以決定自己生活的島嶼未來將走向何方。這也與以「主權在民、和平主義、尊重基本人權」為基礎的日本憲法宗旨相一致。

讓我們回顧一下與那國島建設自衛隊基地的來龍去脈吧。2005年,日本開始就部署自衛隊問題試探與那國町的意向。2008年,以支持自衛隊的聯合簽名為依據,與那國町議會通過決議請求自衛隊入駐。次年,其町長外間守吉向日本防衛省提出請求,希望在島上部署自衛隊基地。此後,在2010年制定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中,日本正式決定在與那國島部署陸上監視部隊。打從一開始,在與那國島建造基地就是日本政府的目標。

根據計畫,日本將在2016年3月底之前部署一支陸上自衛隊中的沿岸監視部隊,規模約為150人,主要從事情報收集活動。但是,該基地似乎無法探查尖閣列島即中國文獻上所稱的釣魚島。周圍的飛機飛行情況。

今後,日本政府也計畫使用國防預算,在與那國町建造垃圾焚燒設施、傳統工藝館新館以及漁業設施等。自衛隊成員的子女也會一同搬來,應該能夠有效緩解島內兒童減少的問題。但歸根究底,投入振興預算建造設施也好,實施政策促進人口增長也好,本就是國家應當負擔的責任,不該與自衛隊基地掛鉤。

基地落成以後,一方面,沿岸監視雷達產生的電磁波對居民健康有害;另一方面,倘若發生戰事,基地將會成為他國攻擊的目標,戰火可能延燒及當地居民。儘管如此,國家卻並未對居民詳細說明這些風險,只是一味地強行推動基地建設。而且,由於日本政府將「部署自衛隊與否」這個爭議性問題帶入了與那國島,當地居民不但未能團結在「All與那國」的旗幟之下、通過自治推動城鎮發展,反而在爭議中分裂了。

國家駁回了與那國島關於設置國際交流特區的申請,導致島上人口減少,如今又企圖將其改造為「自衛隊之島」。日本政府強調「島嶼防衛」必不可少,除了與那國島之外,同時也計畫在宮古列島與八重山列島中的其他島嶼部署自衛隊,並強化其功能。這些島嶼和邊野古地區的軍事化進程彼此相關,都是為了達成「強化日美同盟體制」這一目標。

無論是在居民投票中投了贊成票的人們,還是帶頭引入自衛隊的町長,他們之所以會選擇接受基地,其實都不是出於對別國侵略的恐懼,而是希望能夠通過建設基地來促進人口增長、經濟繁榮。而且,也並非絕大多數居民都接受了軍事基地。

面臨人口減少問題的島嶼不止與那國島一個,此後日本也將繼續試探這些島嶼的意向,謀求在島上建造基地或軍事訓練場。倘若某個島嶼成為軍事據點,就將同時成為假想敵國的進攻目標,與其他沒有基地的島嶼相比,被捲入戰爭的風險也要高出一籌。即使島上人口在短期內獲得增長,蓋起了嶄新的設施,一旦島嶼本身淪為戰場,居民、自然環境、文化與歷史的痕跡都將灰飛煙滅。此外,如今與那國島還存在這樣一種隱憂:自衛隊基地或將成為城鎮中心,如此一來,反對自衛隊的民意將會遭到遏制,實現居民自治的機會也將因此一去不返。

日本真的獨立嗎?

時至今日,日本仍然未能成為真正獨立的國家,由此造成的犧牲全數降臨在琉球。我衷心希望日本能夠盡快獲得獨立。但就像明治維新以及戰後復興時期一樣,要推動日本發生根本性的變革,或許需要某種來自外部的壓力。琉球獨立就是一種外部壓力。也就是說,對於日本的獨立而言,琉球獨立也是必要的。

距離日本在二戰中戰敗已經過了70年,為何日本至今無法向美國說「不」?放眼如今的日本,簡直就像在戰敗後直接淪為美國殖民地。明治時期的日本人曾經為了恢復關稅自主、廢除治外法權實指領事裁判權。,而與歐美各國展開交涉。如果他們看見戰後的日本與日本人,想必也會歎息「真可悲!」吧。

只要日本「在外交政策上與美國統一立場,在軍事上依靠美軍保護」的體制保持不變,日本就談不上真正獨立。至少,在世界各國的眼中就是如此。如今,與日本遙遙隔海相望的地區(琉球)正處於「美軍占領」之下,而日本對此視若無睹。但是,倘若琉球獨立後美軍基地遷往日本,那麼無論是否願意,日本都不得不正視「日本是美國殖民地」這一事實。

「琉球獨立」將會成為從根本上重新思考琉日關係的契機,同時,也將成為全國就「何為國家獨立」展開討論的契機。迄今為止,日本人從未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日本戰敗後的「獨立」是由美國賦予的;1952年4月28日的「恢復主權/獨立」是依靠美國才得以實現;舊金山和會是美國政府一手籌備,最終簽訂的條約也深受美國影響,是一份許多國家都未予簽署的「單務條約」指一方享有權利而不盡義務,另一方只盡義務而不享有權利。。2013年4月28日的「恢復主權之日」,安倍首相邀請天皇與皇后參加了慶祝儀式。而在1952年的這一天,琉球被正式從日本分離,置於美軍統治之下。琉球人一度以為被日本割讓、人權遭到蹂躪的生活將會永無盡頭,因此將這一天稱為「屈辱之日」。對日本而言,琉球不過是可為維護自身利益而犧牲的道具──「恢復主權之日」正是這一事實的象徵。

日本政府已經養成了這樣一種習慣:在政治、經濟與軍事等各個領域,都追隨美國政府的意向發表言論、開展外交。這就是美國殖民地──日本的現狀。在戰爭結束70年以後的今天,美國軍事基地仍然廣泛存在於日本國土,美軍能夠在其中自由開展軍事活動,日本國民卻無法進出。除了日本以外,世上哪裡還有這樣的發達國家?相較於日本國民,美軍在權利方面享有更多優待,而且日本還投入了大量稅收來維持、擴大基地。對於這樣的日本,已經很難再稱之為國家。《琉球獨立宣言》也對日本人提出質問:何為「真正的獨立」?如果日本真正獲得獨立,而非無視民意、將他國軍事基地強加給居民,「琉球獨立」的呼聲也不會如此壯大吧。

日本人應當支持琉球獨立

當前,日本與中國、韓國、北朝鮮等東亞各國之間的關係都有所惡化。彷彿是為了尋求彌補,日本開始朝著加強日美同盟的方向前進。但是,無論日本多麼喜愛美國、多麼厭惡東亞各國,也不可能搬動日本群島,越過太平洋向美國靠攏。下文將會提及琉球獨立後成為非武裝中立國,是創造亞洲地區(包括東亞與東南亞)和平環境的中心。相反地,如果美軍基地集中於琉球,日本與亞洲其他國家之間的對立將會進一步加深,琉球也將成為誘發戰爭的導火索。為了規避這種未來,日本人應當支持琉球獨立。

琉球獨立以後,將會撤除美軍基地和日本自衛隊基地。根據國際法,獨立國家擁有自主決定領土用途的主權,琉球將在聯合國與世界各國的幫助之下告別軍事基地。堅持維護日美同盟體制的日本,也將不得不面臨選擇:是要接受來自琉球的美軍基地,還是和琉球一樣選擇拒絕?上世紀50年代,日本成功地將美軍基地轉嫁給了琉球,但琉球獨立以後,這個選項也就隨之消失了。唯有這樣,日本人才會將美軍基地視為「自己的問題」,才會開始正視基地問題,圍繞基地的去留展開討論。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日本能夠通過國民投票決定撤除美軍基地、擺脫遭受他國軍隊占領的狀態(這對獨立國家來說是理所當然的),才真正稱得上獨立。雖然日本政府口稱「日美同盟體制」,但其實質不過是「對美從屬體制」。迄今為止,日本一直對美國的意向、外交方針、軍事戰略言聽計從。唯有拒絕基地,日本才能首次展現獨立的國家意志。相反地,如果日本選擇接受美軍基地,國家獨立性就將進一步遭受侵犯,日本國民也將體驗到琉球人70年來經歷的種種苦難。

如果日美兩國是真正的盟友,那麼日本也應當在美國國內建設自衛隊基地,開展軍事訓練。如今所謂的「日美同盟關係」,只是美國單方面地將基地部署在日本國內,通過日本提供的「體貼預算」維持並強化基地功能,通過《日美地位協定》在法律上賦予美國軍人及軍屬優越地位,是一種單務性的、不利於日本的關係。從琉球當地實情來看,這種關係十分可悲,日本人很難昂首挺胸地稱之為「同盟」。

2012年,儘管琉球人強烈抗議,美軍仍然在琉球部署了魚鷹運輸機MV-22魚鷹運輸機,由美國海軍陸戰隊主導開發的傾轉旋翼機。日本是魚鷹運輸機的首個出口對象國。。這種軍用機曾經在世界各地引發過多起墜機事故,因此又被稱為「未亡人製造機」,可謂惡名昭彰。不僅如此,日美兩國還違背了「軍用機不得在市區上空飛行」的承諾,我曾好幾次看見魚鷹運輸機轟鳴著從那霸市上空飛過。過去,美國曾經在越南、黎巴嫩等地的戰場上投放本國研發的新型武器,實施「人體實驗」,藉此向全世界宣傳這些武器的殺傷效果,提高軍工產品銷量。同樣地,美國也在琉球實施了魚鷹運輸機的「飛行實驗」,成功將其出售給日本。美國表面上把日本稱作「盟國」,其實只是把日本當作出售本國產品的市場之一罷了。為了擺脫現今這種從屬於美國的狀態,日本人應當支持琉球獨立。

此外,為了增加「親日國」數量,琉球獨立也有其必要性。在日常生活中,琉球人使用日語對話、寫作,日本的儀式、飲食習慣、價值觀也已經滲入琉球,成為了琉球人生活的一部分。1999至2000年期間,我曾經在帛琉共和國工作,後來又多次和學生一起前往帛琉進行田野研究。在1915至1945年之間的30年,日本曾對帛琉實施委任統治指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戰勝國通過國際聯盟對戰敗國的殖民地進行再分割和統治的一種制度。,在當地設立了「南洋廳」根據《凡爾賽和約》,日本在其委任統治的南洋群島上設置的行政機關,所在地為帛琉群島的科羅爾島。。在密克羅尼西亞諸島中,帛琉是受日本文化影響最深的島嶼。直至今日,帛琉語中仍然保留著大量來源於日語的單詞,而且在日常生活中頻繁使用,比如「沒問題」(ダイジョウブ)、「休息處」(ヤスンバ)、「胸罩」(チチバンド)等等,也有許多帛琉人名和日本人名的風格相近。因此,帛琉被稱為「世界上最親日的國家」。或許正是因為這一點,天皇與皇后才決定在2015年訪問帛琉。

琉球獨立以後,應該會和帛琉一樣成為「親日國」。為了本國的和平、外交與發展,日本有必要盡可能地增加親日國數量。琉球與日本之間的共性更勝於帛琉,作為獨立國家,琉球或能為日本的和平與發展提供支持,成為聯結日本和其他亞太國家的橋樑。這有利於日本的國家利益。未來,「親日國」琉球將允許日本遊客免簽入境,為日本企業和投資者提供優惠待遇,推動日琉間友好關係加深。

美國也應當歡迎獨立

在歷史上,美國曾經一度是英國的殖民地,而後奮起反抗殖民統治,通過獨立戰爭贏得了獨立。但二戰以後,原本是殖民地的美國卻把琉球變成了自己的軍事殖民地。如今,琉球人對駐琉美軍基地的反感與日俱增,正在持續展開自下而上的反對運動。如果要在這種敵對狀態下維持軍事基地,美國的安全保障水平也將遭到削弱。而且,倘若琉球人對美軍乃至美國的反感持續高漲,更有悖於美國向全世界散播「民主與自由」這一文明果實的使命。按理來說,美國本應該第一個出面支持琉球獨立。

關於獨立後的國家體制問題,琉球不會恢復過去的君主制,而是會和美國一樣建立聯邦共和制。我們希望在借鑑美國獨立運動與建國運動精神的基礎之上,推進琉球的獨立運動。

過去,在菲律賓的蘇比克和克拉克也曾有過美軍基地指蘇比克灣海軍基地與克拉克空軍基地。1992年,美軍從這兩個基地中全數撤離。。菲律賓人民對此發起了激烈的反對運動,菲律賓總統遂與美國總統展開交涉,最終成功撤除了這些基地。琉球的情況與菲律賓存在相似之處,這一點在大田昌秀1990年12月至1998年12月任冲繩縣知事。知事任期內表現得尤為明顯:他曾經親自赴美交涉,提出縮減基地的請求。然而,別說是美國總統了,區區一位縣知事甚至無法與美國國務卿或國防部長會面,最多只能見一見參議院議員。受制於「冲繩縣」的政治地位,琉球的交涉能力本身就有其極限。美國政府也將基地問題視為日本的國內問題,不願認真應對。

但是,如果琉球獨立成為共和國,琉球總統就將擁有與美國政府和議會對等交涉的權利,就能夠以國際法為依據,向美國提出撤除基地的要求並付諸實行。懷抱良心、為琉球基地問題而痛心的美國政府與議會相關人士,以及美國人民,大概都會對琉球獨立寄予厚望。此外,從美國安全保障和國際聲譽的角度考慮,也應該盡可能避免這種「本國士兵在海外引發問題」的情況。琉球獨立以後,美國可以把軍事基地遷往其他歡迎「威懾力量」的地區,這將有利於提高基地管理、運營的穩定性,是一個更加合理的選擇。(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