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
甲辰年四月廿正
連載首篇 | 上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二二八特輯 > 正文

臺灣人也是中國的主人

評謝里法的「歷史盲點」

作者 | 陳其昌
陳其昌:日據時期臺灣民眾黨秘書長兼組織部主任,光復後任《公論報》總經理,創辦《遠望》雜誌;1999年底過世。

〔如須轉載,請先徵求《遠望》同意,並於文首註明出處,全文刊載(不得隨意更動內容)。〕

【編按】

本文原載於1987年5月1日出版的《遠望》第二期。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人民要做國家的主人!

「民有、民治、民享」──只要大家團結、奮鬥,在現有憲法的保障下,我們都是主人,都是源自中國大陸的中國的主人!

捏造歷史,說臺灣人「依賴中國」,那是自己不長進、沒志氣!

不努力打拼,積極做「主人」,老是把自己誤以為是「被外省人統治的殖民」,扭曲事實,這樣做,像話嗎?

 

謝里法否定先烈的犧牲奉獻,阿諛日本的占領統治

《民進報》第二期刊出謝里法君〈從二二八事件看臺灣知識分子的歷史盲點〉,說什麼「如果臺灣不光復,二二八事變就不會發生」,說什麼「依賴中國」的結果「常使臺灣蒙受屈辱與創傷」。

謝君竟公然否定整個我臺胞先烈從「臺灣民主國」以來的抗日歷史,及我們臺灣當年的抗日運動。甚至以「無法割除大中國依賴的根性」來指控我們抗日老同志及臺灣有志有識之士都尊崇的臺灣作家,並把這些抗日意志最堅強,艱苦反對皇民化運動的作家們誣蔑為「皇民化文學家」!

他還指責當年為臺灣人民族解放鞠躬盡瘁的民眾黨領導人蔣渭水先生,說他「對歷史文化的認識,尚且有限,在他的歷史觀裡永遠不能認清什麼是中國的,什麼是臺灣的」。他一方面否定了先烈們以往的犧牲奉獻,而一方面又阿諛當年的日本統治是促進了臺灣的「近代化」。

 

臺灣人的祖國是中國,這是誰也否定不了的事

我們都知道:凡是人類,不會有人沒有自己的民族,也不會有人不承認自己的祖先和祖國。在臺灣的中國人,除原住民以外,絕大多數的人的祖先來自大陸;臺灣人的民族是漢民族,臺灣人的祖國是中國,這是誰也否定不了的事實。例如,我的祖籍是泉州,十七歲曾在泉州培元中學唸過一學期的書,當時就沒有特別感覺和其他的中國同學有何不同。並且,當時的許校長是反而特別同情和疼惜我們被清廷出賣而又回到祖籍唸書的臺灣同學。後來我轉學到浙江省立杭州第一中學,校長沈溯明更是親切慈祥,對我們的教誨和照顧無微不至。我個人在青年時代所接觸到的中國知識分子,對臺灣同胞的那份深刻的關愛,是我至今難忘的。

不僅我們福建來的「福佬人」如此,廣東來的「客家人」也是一樣。如果有客家子弟回梅縣一趟,便會瞭解到他是中國人,便會瞭解到臺灣「客家人」和梅縣「客家人」,他們的語言和風俗習慣都是一式一樣的。

 

我們是中國的主人,中國是我們不可剝奪的權利和責任

謝君指控臺灣抗日運動「依賴中國」。殊不知,臺灣人出世就是中國人,那是先天的,是無可改變的出生。因此,我們臺灣人和全國各省同胞一樣,是天生的中國的主人,中國是我們不可剝奪的權利和責任。所以,日據時代的臺灣抗日運動不是「依賴中國」,而是中國人(包括臺灣人)自己為自己中國(臺灣)的地位和前途奮鬥!所以,當年我們也有許多同志回到祖國參加抗戰的,如謝春木、李萬君等諸先生。

至於蔣渭水先生是否「對歷史文化的認識,尚且有限」,我追隨蔣先生有年,我有責任為蔣先生說明事實。他為臺灣人的民族解放而奮鬥,可謂日以夜繼。但在百忙中,他從來不放棄對知識的鑽研,而手不釋卷,研究有關西方民主理論、社會主義和中國歷史文化,其淵博深刻為同儕之佼佼者。雖說「學無止境」,但也不是謝君一句「尚且有限」所可抹煞的吧?

 

「光復」就是「光復」,「二二八」就是「二二八」

再說,中國(祖國)和二二八事變的發生,並不是一回事。二二八事變的發生是人為的,與「光復」並無必然關係。

當年國民黨軍隊的紀律不良,教育程度也差,再加上「接收大員」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正如本刊創刊號傅正教授所說的,抗戰勝利的「接收」變成了「劫收」,在大陸是這樣,在臺灣也是這樣。

當時,民間就流行一句「好人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大部分接收臺灣的軍隊,行為敗壞之至,在在都使臺灣同胞大失所望。受凌虐的臺灣百姓莫不積憤在心,所以,一聽到臺灣發生二二八事變,立即激動全省,不得民心的陳儀長官又事後藉機報復,遂產生臺胞光復後的慘劇,這可說是國民黨政府的失策。「光復」就是「光復」,「二二八」就是「二二八」!並不是謝君為主張「獨立的臺灣」,而將二二八事變的真相竄改為「如果臺灣不光復,二二八事變就不會發生」那麼一回事!謝君口口聲聲「如果臺灣不光復」,好像對臺灣人沒有同化為日本人感到遺憾似的!

臺灣人是漢民族,臺灣人的祖國是中國,經過第二世界大戰,《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日本投降了,割讓臺灣的《馬關條約》廢除了,臺灣重新回到中國的版圖。1949年之後,由於國府遷臺,而有中國的分裂,國民黨政府依賴《中美協防條約》、《臺灣關係法案》維持至今。但分裂的中國不是分離的臺灣,有道是「分久必合」,分裂的中國必將統一。但分離的臺灣卻是帝國主義「分而治之」的對華政策。何況帝國主義也有帝國主義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的時候,美國的對華政策不也在急速改變之中嗎?

 

一旦被「大洋」出賣,留給臺灣人民的只有災難

在國際、國內臺獨都越來越不可能之際,謝君還要為不可解的「臺灣獨立」的主張來否定臺胞抗日史,來抹黑我們臺灣當年的抗日運動,來歪曲「二二八事變」的歷史真相,而要「毅然決然擺脫中國的情節」,「朝大洋的方面發展」──請問謝君,「大洋」不過是美國,你要如何發展法?

事實擺在眼前,將近四十年來,東西對立壁壘的瓦解和重編,而出現了「上海公報」、「八一七公報」,以至今年3月間美國國務卿舒茲訪問大陸,聲明不贊成臺獨,及重申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與「和平解決臺灣問題」。謝君既要朝向「大洋」,又要「與亞洲大陸切斷臍帶」,不也是徒勞嗎?徒勞不打緊,一旦被「大洋」出賣,留給臺灣人民的只有災難,那也當是向「大洋」投懷送抱的自取其辱了!

所以,生為中國人的臺灣人,只有恢復做中國的主人的地位,也就是臺灣人要靠自己同胞的力量奮鬥、爭取真正的自由民主,臺灣人才可能真正的出頭天,一廂情願的向「大洋」「送做堆」,終究只是「養女」的身分罷了。

 

必須祖國有前途,臺灣才可能有前途

我們抗日運動的一代為臺灣前途奮鬥犧牲了一生,八十多年的痛苦經驗告訴我們,對帝國主義的任何幻想都是不切實際的,也是危險的!所有的帝國主義者都是謀求自己利益,而不是真正同情和支持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所以,當年我們即認識到:只有祖國革命成功,臺灣革命才有成功的可能?果然,抗戰勝利,臺灣才脫離了日本殖民統治。同樣地,今天由臺灣看全國,必須祖國有前途,臺灣才可能有前途。什麼「獨立的臺灣」,充其量不過是「大洋」的附庸而已;附庸還能獨立嗎?所以,只有獨立自主的中國,做為中國主人之一的臺灣人才有真正的獨立自主可言!

光復後40年來的高壓統治,切斷了我們臺灣人民奮鬥的歷史,光復後的黑獄埋葬了我們抗日一代臺灣志士的壯年,是高壓統治切斷了我們臺灣子弟的臍帶,而使得臺灣子弟疏離了臺灣的歷史,這是我們晚年最為痛心之事。

謝君是我們臺灣人的子弟,謝君的任何不是,都是我們做為臺灣子弟父祖一輩人的不是,這是高壓統治扭曲我們臺灣歷史的必然結果!在被扭曲、被迫害、被侮辱中,我們臺灣抗日一代在即將結束自己的歷史之前,為了不辜負我們當年犧牲了的同志,為了不辜負自己當年奮鬥的理想,也為了臺灣子子孫孫未來的前途和幸福,我不能不對民進黨黨報刊出的謝君之文提出我的意見,也請謝君和民進黨諸君能認真傾聽我們抗日一代老翁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