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9日
|
辛丑年八月十三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大國博弈 > 正文

美國經濟問題的禍首是財團的貪婪,不是中國!

編譯 | 張瑋珊
張瑋珊: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學士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於2019年5月27日刊登世界著名經濟學家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一篇評論文章,題為:〈中國不是我們經濟問題的根源——財團的貪婪才是〉(China is not the source of our economic problems -- corporate greed is)。薩克斯指出,中國正在成為美國經濟問題的替罪羔羊,若美國執意以衝突代替合作,對美國及全世界而言都將是災難。

傑佛瑞.薩克斯為美國經濟學家,專長於發展經濟學,在上世紀以提出經濟體制改革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亦譯為「震盪療法」)而聞名。他曾成功地幫助玻利維亞和波蘭渡過經濟危機,但是其「療法」在俄國遭遇失敗。薩克斯現為哥倫比亞大學永續發展研究中心的教授及所長,曾任當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特別顧問。他是唯一一個屢次獲《時代雜誌》選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學者。

薩克斯的文章開宗明義指出:中國不是敵人,它只是一個嘗試透過教育、國際貿易、投資基礎建設及改善技術來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國家。簡言之,它只是在做任何一個國家在面對本身的貧窮及遠遠落後於更強大國家的歷史現實時所應做的事。然而川普政府現在正在阻止中國的發展,此舉對美國與全世界都是災難。

他認為,中國被當做造成美國國內貧富不均惡化的替罪羔羊。雖然多年來的中美貿易使雙方互蒙其利,但某些美國勞工被遺棄在後,尤其是那些面臨中國日益成長的生產力以及較低勞動成本(雖然也在上漲)競爭的中西部工廠工人。美國與其將這些正常的市場競爭現象歸咎於中國,不如對美國跨國企業暴增的利潤課稅,並拿這些稅收去幫助勞工階級的家庭、重建崩潰的基礎建設、提升新的就業技能,以及投資前沿的科學及技術。

薩克斯指出,美國應該了解:中國僅僅只是試圖要彌補它在很長的一段時期中,因地緣政治上的挫敗(按:指國土淪喪)及由此產生的經濟失敗所延誤的時間。他接著介紹了有助於理解中國在過去40年間的經濟發展之重要歷史背景。

1839年,只因中國拒絕英商繼續向中國人販售能使人上癮的鴉片,英國就攻打了中國。第一次鴉片戰爭於1842年落幕,英國的勝利及中國戰敗的屈辱,是激起民眾反清起事(太平天國之亂)的部分原因,此事導致超過2千萬人的死亡。其後對抗英、法兩國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最終導致了中國國力及內部穩定的繼續糜爛。

19世紀末,中國在甲午戰爭中輸給了新興工業化國家日本,並遭受歐洲及美國在貿易上更多的片面需索。這些屈辱再引發又一次的動亂(義和團),並再度敗於列強(八國聯軍)之手。

1911年,清朝覆亡,中國隨即陷於軍閥、內戰及1931年以後的日本侵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接著是國共內戰和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隨後是毛澤東思想造成的動盪,包括在1960年代初結束的「大躍進」中數百萬人死於饑荒,以及從文化大革命直到1977年的大規模動盪。

由於薩克斯的重點在強調中國人對過去歷史的教訓創巨痛深,因此他沒有提到毛澤東時期在重新統一中國大陸、力抗美蘇圍堵掣肘、建立屬於中國人自己的國防與重工業體系的功績。但是,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之上,鄧小平在1978年掌權並開展了全面的經濟改革,中國以市場經濟為基礎的快速發展就此開始。雖然中國在過去40年裡展現了驚人的成長,但前此超過一世紀的貧窮、動亂、侵略及外來威脅的遺毒仍歷歷在目。中國領導人這次決心要把事情做對,這意味著他們不會再次屈從美國或其他西方列強。

薩克斯認為,中國大體上採取與在他之前的日本、南韓、臺灣、香港及新加坡同樣的發展戰略。從經濟的觀點來看,中國所做的,就是一個為求迎頭趕上的國家的正常作為。美國不斷重彈中國「偷竊」科技的老調,顯然過於簡單化。

他進而指出,落後國家會使用各種方法提升他們的技術,包括學習、仿製、購買、併購、外資、廣泛使用專利失效的知識,沒錯,還有抄襲。在任何快速發展的技術領域,必然會在知識產權上爭議不斷。即使在今天美國公司之間也是如此——這類競爭不過是全球經濟體系的組成部分。技術領先者知道:他們的領先地位不應依賴於保護,而是靠著持續不斷的創新。

薩克斯表示,美國在19世紀早期就曾毫不留情地吸納英國的科技。當任何國家想要縮小與其他國家的技術差距,就會從國外徵募專門技術。眾所周知,美國彈道導彈計畫,就是二戰結束後被美國招募的前納粹火箭科學家協助建造的。

他認為,如果中國是一個人口較少的亞洲國家,例如只有5千多萬人的南韓,那麼美國將率直地為其了不起的發展成功歷程而喝采──而南韓也確實如此。但是中國實在太大了,它的存在本身就駁斥了美國自吹自擂的「管理全世界」。畢竟,美國人口只占世界的4.2%,不到中國的四分之一。事實上,無論中、美都無法主宰當今世界,因為技術及專門知識在全球擴散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快。

與中國貿易可提供美國廉價的消費品及越來越高品質的產品,但也在直接與中國競爭的製造業部門減少了就業機會。這本來就是貿易的運作方式。指控中國造成貿易不公是不對的,因為大量美國企業已經從將生產線移到中國,或出口貨品到中國而獲利。並且,中國的廉價商品提高了美國消費者的生活水平。美國與中國應繼續協商並改進雙邊或多邊的貿易規則,而不是以不公道的威脅及誇大不實的指控點燃貿易戰火。

他還指出,貿易理論、實踐和政策的最基礎教訓不是停止貿易——這將會導致生活水平下降、經濟危機及衝突。相反地,我們應該以正確的貿易方式來分享經濟成長的利益,使得贏家的獲益可以補償輸家(亦即造成互利雙贏的結果)。

但是美國的資本主義已經長期偏離羅斯福「新政」時期的合作精神,今天的贏家徹頭徹尾地拒絕分享他們的勝利果實。由於缺乏分享,美國政治充滿了貿易衝突。貪慾全面主宰了華府的政策。

所以薩克斯認為,真正的鬥爭不是針對中國,而是要針對美國自己的巨型公司,它們許多只顧搜刮財富而不對自己的勞工支付像樣的薪資。美國企業領袖和超級富豪極力爭取可為他們創造更大利潤的減稅、更多壟斷權力及離岸外包(指企業為了減少成本而把部分生產流程遷移到海外勞工便宜之處),卻拒絕任何可使美國社會更公平的政策。

川普猛烈抨擊中國,表面上看來他相信此舉可使中國再次臣服於西方強權之下。這是蓄意藉由突然且單方面地改變國際貿易規則,來摧毀像華為這樣的成功企業。過去40年中國一直服膺於西方所定的規則,並且逐漸追上美國的亞洲盟友過去的表現。今天美國卻突然發動新冷戰來拆中國的台。

薩克斯認為,除非某種更高的智慧出而主導局面,否則美國將與中國轉向衝突,首先是經濟上的、然後是地緣政治上及軍事上的衝突,這將給所有人帶來徹底的災難。在此衝突下,沒人是贏家。但是今天美國政治就是如此的極度膚淺與腐敗,導致美國正走上這一條路。

他最後指出,和中國打貿易戰無法解決美國的經濟問題。反之,美國需要內部自生的解決方案:付得起的醫療保險、更好的學校、現代化的基礎建設、更高的基本工資,以及打擊企業的貪慾。在這過程中,我們也將認識到:與中國合作──而不是魯莽、不公平的挑釁──會使我們得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