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8日
|
甲辰年四月廿正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時論短評 > 正文

以宏大敘事激發臺灣青年的使命與擔當

在第三屆「攜手圓夢——兩岸同胞交流研討活動」上的發言(原文)

作者 | 凌友詩
凌友詩:香港中文大學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名譽研究員、全國臺聯名譽理事

聽聞《遠望》研究員論及《遠望》前輩捨身赴死的精神、使命與擔當,我感到敬佩之餘,有必要再把這個題目好好探討一下,以不辜負先賢先烈。

年輕人要具備使命與擔當。這才像年輕人。可是使命與擔當是怎麼培養出來的呢?這個問題很重要。使命與擔當是一種道德意志,它意味著拋頭顱灑熱血,必要時須在「利」和「義」之間取捨,所以使命與擔當的培養需要有嚴肅性,需要宏大敘事。這個宏大敘事必須是精神的、道德的、法理的。一般的流行文化、交流活動、營求生計、經貿往來,多訴諸於利益與娛樂,只能使兩岸的表面互動活絡起來,青年的使命擔當無法以此導引出來。懼戰心理,也訴諸利害,臺灣的年輕人可能因爲害怕打仗而下架民進黨,可是他們不會為祖國統一奮鬥獻身。

近年的臺獨份子和2019年香港「黑暴」的青年,我們以爲他們都是一群愚昧又受人洗腦的烏合之眾。是的,他們受人洗腦,可是他們決不是烏合之衆。他們是肩負著使命與擔當的。正是因為他們的腦海裡被置入一個宏大敘事——臺獨青年被置入「中華民國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港獨青年被置入「香港是一個在文化、政治上和『中國』不一樣的城邦」。這就是宏大敘事,裡面有精神、有道德、有法理。所以這些青年認爲,不能受「中國」管治,要追求自己這個獨立「國家」或「城邦」的自主和解放。2019年的香港,絕大部分年輕人都走出來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他們破壞力驚人,爲的是使命與擔當。如今的臺灣,「保衛臺灣」自力救濟軍事訓練營的開辦,從南到北,年輕人自費參加,場場爆滿。我們對臺港年輕人這種前仆後繼的精神力量必須戒慎恐懼,敵人的宏大敘事做得比我們好。

這使我想起了清末的內憂外患。從我們中華民族內在的秩序與和諧被打破的那時起,我們被迫武裝起來對外抵禦外侮;對內則一再自我否定,自我鞭撻再鞭撻。那時的每一個年輕人都擔著千斤使命與擔當。是誰培養他們的呢?沒有人。他們是被一個救國建國的大時代所培養,被一個宏大的敘事所孕育,他們也負責任地回應時代的呼喚。可是到了當代呢?日子太平了,娛樂和利益充斥了,萎靡墮落的氛圍包裹了。這時候就需要有人嚴肅地把精神、道德、法理的是非曲直講出來,需要不斷地延續著宏大敘事,塑造理想。由誰來塑造呢?由國家,由中央政權。

中華民族自古就是一個無比嚴肅的民族,娛樂至死不是中國人的傳統,我們的基因裡沒有這樣東西,我們先天便以憂患治國,為理想和正道而生。朝廷本身就有這一個奠定法統和道統正當性的責任。所以有些重要的話必須由大陸官方和中國共產黨開宗明義講出來。

未來兩岸除了交流以外,我們需要豐富作為頂層設計的統一論述。至少有兩點是必須說的。第一,要向臺灣年輕人講清楚中國一脈相承的法統,明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國政權的正統。要讓臺灣青年知道,臺灣當局已經是一個失去了中國政府合法代表性的割據政權。未來兩岸和平協商,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將一定守住「一個國家、一部憲法、一個中央、一支軍隊」這個大原則;一旦出現「臺獨」或久拖待變,中央政府必擔起弔民伐罪的責任。

第二,要講中華民族的道統。讓臺灣青年知道,在國家面臨內憂外患和現代化挑戰之時,毛主席和歷代領導人在適應中國國情的前提下,吸收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形成現代中國一個新的道統。中華民族還有一個道統,歷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絕,就是中華文化、禮樂文明。要明確告訴臺灣年輕人,如今兩岸的道統之爭已經結束,中國共產黨的新道統接續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統與道統皆在一身。未來我們的民族精神會更加暢旺,中國必將典章制度粲然大備、禮樂華章風行四海。

這就是《春秋》大一統之義,是嚴肅的宏大敘事。我們不要害怕說這些會和臺灣的年輕人起衝突,會把他們嚇走趕走。青年是熱愛真理的,是具備理想性的。你越是用娛樂和利益討好他,他越看不起你,當你嚴肅起來,跟他講《春秋》大一統之義,他越是尊敬你而願意跟著你走。我們現在的對臺交流,是不是過多的娛樂性和利誘呢?娛樂與利誘產生不了使命擔當;唯獨將中華民族的宏大敘事置入臺灣青年腦海中,他們才能對祖國統一以使命擔當對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