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3日
|
甲辰年三月十五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期待冲繩的獨立外交

習主席談論琉球史

作者 | 八重山每日新聞 編譯 | 編輯部
八重山每日新聞:
編輯部:《遠望》雜誌

〔如須轉載,請先徵求《遠望》同意,並於文首註明出處,全文刊載(不得隨意更動內容)。〕

【編按】

今(2023)年6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到北京燕山腳下的中國國家版本館進行考察,期間曾駐足《使琉球錄》展品前,專門聆聽了工作人員對該展品的介紹說:「這是一件發揮著重要政治功用的古籍版本——明代藍格抄本《使琉球錄》,它是記錄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屬於中國版圖的早期版本著述。」此書記載了中國冊封使前往琉球王國的航行經過,「十日,南風甚迅,舟行如飛。……過平嘉山,過釣魚嶼,過黃毛嶼,過赤嶼……十一日夕,見古米山,乃屬琉球者。夷人歌舞於舟,喜達於家。」這段文字明確指出無論是當時的中國官員還是隨舟的琉球人民,都將古米山(今稱為「久米島」)視為琉球王國西南疆域的重要地標和界山,琉球人在波濤浪潮間望見該山,就會油然生出回到家鄉的親切感;途中所經的釣魚嶼、黃毛嶼和赤嶼(即釣魚島列嶼的釣魚嶼、黃尾嶼和赤尾嶼),則在中國的行政管轄和海防範圍之內。

《使琉球錄》除了明確中國和琉球王國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正式關係外,也體現出釣魚島列嶼在古代中琉航線上發揮的航行指標作用。同時,它還是至今可追溯的明清兩朝有關於琉球最早的一部冊封使實錄。中國冊封使在其中詳細記載了琉球當地的風俗民情、生活起居,以及中琉之間官員和文士的交往交流,是中琉500年官方外交中相當重要的歷史文獻,象徵著中國和琉球王國在傳統東亞國際秩序中厚往薄來、和平友好的外交關係。

二戰後在冷戰格局下,琉球未能依《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合法啟動住民自決的程序,中國大陸和琉球兩地也未能恢復官方接觸、人員來往。直至1981年,福州市與那霸市才建立了友好關係;1997年,福建省與琉球建立了友好關係。今(2023)年4月,冲繩縣設立「地域外交辦公室」,加強外交活動的獨立性和自主性,連任冲繩縣知事的玉城丹尼還計劃在7月展開其第二次訪華;2018年他在第一次當選冲繩縣知事後,便鎖定北京為其亞洲首訪之地。我們期待中國和琉球繼往開來,承繼歷史上的友好關係,在新時代持續拓展雙方深入地方層級且细致的經濟、文化、歷史等領域的交往交流,共創東亞新格局。

因此,本刊翻譯《八重山每日新聞》6月7日的社論〈期待冲繩的獨立外交——習主席談論琉球史〉,供讀者參考。該文分析冲繩縣設立「地域外交辦公室」的歷史背景和現實考量,並對玉城訪華的外交活動提出期許和展望。值得注意的是,本文顯然遵循了國際法與歷史脈絡,承認臺灣為中國的一部分。玉城訪華若代表這樣的琉球心聲,那麼對琉球人而言,「臺灣有事」自然不應該是琉球有事、日本有事,如此則東亞和平有望。

今(2023)年4月,冲繩縣設立了備受關注的「地域外交辦公室」。本(6)月2日,冲繩縣副知事照屋義實出席韓國濟洲島的和平論壇,也受到韓國媒體的高度關注。而且不僅是韓國,下個月冲繩縣知事玉城丹尼還計劃訪問中國。

本月4日,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以一個版面的篇幅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琉球的深厚淵源,提到習主席過往在任福建省長時,就已知悉琉球館、琉球墓園、久米三十六姓等閩地和琉球有關的歷史。

習近平於2023年6月前往中國國家版本館考察時,工作人員曾向其介紹記載釣魚島歸屬的明代《使琉球錄》抄本。

習近平於2023年6月前往中國國家版本館考察時,工作人員曾向其介紹記載釣魚島歸屬的明代《使琉球錄》抄本。


中國國家主席透過媒體公開談論琉球,這極為罕見。有學者認為,該談話的背景是因應玉城知事7月的訪華計劃,中國對冲繩縣知事訪華的期待在不斷增長。本報(《八重山每日新聞》)2月15日的社論曾寫道:「福建省是中國所有省份中與琉球關係最為密切者,可以想見身為福建省長肯定知道該地和琉球的歷史淵源。有鑑於此,我們不妨考慮直接向北京的習主席傳達如今琉球的心聲。」

冲繩縣代表不通過日本政府而直接和習主席面談,這麼做可能會有一些障礙,但冲繩縣不單是日本轄下的一個行政縣,曾經的琉球也和中國有過國與國之間的交流。基於中琉過往的歷史,「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自1986年開始在中國臺灣和冲繩縣兩地輪流舉辦(譯者按:1994年開始,該會擴增為中國大陸、中國臺灣和冲繩縣三地輪流舉辦)。在該國際學術會議總論壇的場合上,中方曾提出「希望將『東支那海』的稱呼改為『東中國海』」。

下個月冲繩縣知事訪華,如果能促成中國國家主席和冲繩縣知事的直接面談,這必然成為「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儘管中、日兩國在政治上的關係仍然嚴峻,我們依然希望能在經濟等其他領域中展現民間深層交流的可能性。

5月24日,來自中國臺灣蘇澳鎮的30位中小學生就到訪了與其締結為姐妹城市的石垣市,並在寄宿家庭中和當地的兒童展開深層交流。本月7到10日,石垣市的兒童回訪蘇澳鎮。這也是一種地域外交。

歷代冲繩縣知事多次赴美呼籲解決琉球的基地問題,但迄今為止幾乎沒有取得理想的結果。這不得不說都源自於會談現場中,日本政府總是介於冲繩縣和美國政府之間,並致力於揣度美方的態度,而非傾聽冲繩縣的聲音。

鑑於以上情形,今後琉球或可轉變方法,比起對美國,更加去重視其和中國的直接交涉。下個月的知事訪華,會不會成為琉球往這個方向發展的一步探索呢?無論如何,儘管中國和冲繩縣(譯者按:指日據琉球)之間有「尖閣諸島」(即釣魚島列嶼)問題和「臺灣有事」等爭端存在,我們也希望不再依託日本政府,而是由琉球獨自展開(對華)外交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