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3日
|
甲辰年三月十五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從戰略上提出「琉球再議」具有可行性

作者 | 張海鵬
張海鵬: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中國史學會會長,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編按】

琉球國是日本在十九世紀對外侵略的第一個受害者。自茲而後,日本繼續將其魔爪伸向中國臺灣省、朝鮮、中國東北,直到全面侵華、偷襲珍珠港、占領中南半島及南洋各地,最後挨了美國兩顆原子彈並遭受蘇聯參戰的壓力,才宣布投降。然而,在戰後不久,美國就決定將日本當做其霸權的馬前卒,於是日本便以美國幫兇的角色再度成為東亞和平的威脅。琉球則被美日兩國違反二戰時盟國協議而私相授受,至今仍處在雙重殖民統治之下。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琉球人民為了生存與尊嚴,自決獨立運動始終不斷。今(2023)年5月15日,是最具運動性的琉獨團體「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成立十周年。就在這一天的前夕,長期關注琉球議題的張海鵬教授揮筆寫下了〈從戰略上提出「琉球再議」具有可行性〉一文,倡議「中國把琉球獨立建國作為戰略問題思考的時機到來了」,並具體主張:「我國領導人在訪問日本時應當關心琉球自治問題,關心日本政府在琉球各地部署軍事設施問題,可以提出琉球再議問題。」這是迄今為止,中國學界對琉球地位問題最鮮明的主張。

事實上,早在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將釣魚島「國有化」之前幾天,當時的中國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張志軍秘密赴日抗議交涉,就曾對日本外務省官員提出過「琉球歸屬問題」。今(2023)年3月30日,中國新任駐日本大使吳江浩履任剛滿一周,就接見了冲繩縣副知事照屋義實。在閉門會談中,照屋副知事表達了玉城知事期望訪問中國的願望,並說明冲繩縣將從4月起設立「區域外交辦公室」,著手開展冲繩縣獨自的外交活動。4月21日,外交部長秦剛在上海「中國式現代化與世界」藍廳論壇演講,鏗鏘有力地指出:「臺灣回歸中國是二戰後國際秩序的組成部分,《開羅宣言》白紙黑字寫着,《波茨坦公告》清清楚楚印着。......中國的土地收回來了,就絕不會再失去。戰後國際秩序建立起來了,就絕不允許被顛覆。」當然,「《波茨坦公告》清清楚楚印着」的「二戰後國際秩序的組成部分」也包括「琉球不屬於日本」。

此時此刻,張海鵬教授發表這篇重磅文章,意義深遠。此文於5月17日以〈應當提出琉球地位再議問題了〉為題,由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的官網《紅色文化網》首發。我們徵得張海鵬教授同意,將本文全文刊載於《遠望》。我們期盼:琉球自決與中華民族復興攜手共進,琉球和中國再度成為兄弟之邦,共同開創沒有霸權、霸道與霸凌的東亞和平國際秩序!

琉球歷史上是一個獨立王國,與明清時期的中國有著緊密的藩屬關係,1853—1859年間,琉球王國曾與美國、法國、荷蘭簽訂修好條約,表明琉球王國的獨立主權國家地位。1879年日本政府非法強行吞併琉球王國,將琉球改名為冲繩縣。清政府曾正式提出抗議,中日兩國為琉球地位進行了數年談判,因甲午戰爭失敗,中國未能繼續交涉。2013年5月8日,《人民日報》曾在政治版發表張海鵬和李國強合寫的〈論《馬關條約》與釣魚島問題〉,提出了琉球地位再議問題,引起國外輿論注意。目前,鑒於東亞以及太平洋地區局勢的不平靜,鑒於臺海地區緊張關係,鑒於日韓兩國緊抱美國大腿,實在有從戰略上正式提出琉球地位再議問題的必要。

我的理由如次:

 

一、當前提出琉球再議,學理條件是充實的:歷史事實清楚,國際法理由充足

中國學者認為,1879年前的琉球是一個獨立王國,有明確的地理位置、人口和語言文化,有一千多年的發展歷史。自明朝初年以後,與中國建立了緊密的宗藩關係,長達500多年。中琉之間的宗藩關係,就是琉球王國新王繼位,要接受中國皇帝的冊封。這種關係不同於西方的殖民體系,實質是中國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幫助琉球王國的發展。朝貢關係實質是經濟貿易關係。中國在琉球沒有一兵一卒,沒有中國官員在琉球常駐,中國政府不干預琉球的內政和外交。琉球官方紀年採用中國皇帝年號,官方記載採用漢文,是琉球自己的選擇,當然也體現宗藩關係的屬性。

到了近代,琉球王國與美國(1854)、法國(1855)、荷蘭(1859)分別簽署了修好條約,建立了外交關係,中國政府表示了支持。條約文本分別用中文與英文、中文與法文、中文與荷蘭文寫成。簽署時間,琉球署的是清朝咸豐年號。這些簽約表明,在近代國際關係上,琉球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簽約行為完全符合國際法。琉球王國不僅在前近代是獨立國家,進入近代琉球也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

1872年,日本明治政府強行宣布改琉球國為琉球藩,1879年,日本政府以武力將琉球國王從那霸押解到東京,宣布廢除琉球國,改為日本的冲繩縣。日本政府的行為是非法的,是違反國際法的,在沒有任何借口的情況下,以武力消滅了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琉球國王沒有在滅國的文件上簽字,多次向清朝政府請求援助。清政府自顧不暇,未能有效出手援助。但清政府從來不承認日本吞併琉球。中日兩國之間談判琉球地位問題數年之久,未達成協議。甲午戰爭,中國失敗,中國方面就無從談論琉球問題,琉球地位問題成為懸案。

1943年11月開羅會議,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蔣介石在開羅會談,提出戰後中國托管琉球。蔣介石回答中美共管,未形成決議。這說明中美兩國都認為琉球不是日本的領土。《開羅宣言》規定:「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占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於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臺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我三大盟國稔知朝鮮人民所受之奴隸待遇,決定在相當時期,使朝鮮自由與獨立。」1945年《波茨坦公告》明確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可以領有之小島在內。」這個公告明確規定琉球不屬於日本領土。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日本投降,明確接受《波茨坦公告》。戰後根據美國主導的《舊金山和約》,琉球歸美國代管。以上都說明,琉球的國際地位是未定的。1945年8月美國占領琉球群島,實行托管,在琉球成立「琉球民政府」,廢除了冲繩名,啟用了琉球名,這是不承認日本吞併琉球的表示。1972年,由於國際形勢變化,美國把琉球的行政管理權交給日本,琉球主權還是懸置的。此後,日本雖把琉球重置為冲繩縣,但並未解決琉球的地位問題。

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是非法的,是違反國際法的。《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兩個最重要的國際文件都否定琉球是日本的領土。1972年以後,日本重置冲繩縣,並未解決國際法上有關琉球獨立主權地位問題。

琉球歷史上與中國建立緊密的政治、經濟、文化關係長達500年。清政府就琉球地位問題與日本談判數年未達成協議。美國實際上不承認日本對琉球的主權。琉球成為太平洋上一個獨立國家,對中國的海洋發展戰略極為重要。中國把琉球獨立建國作為戰略問題思考的時機到來了。

步平、北岡伸一《中日共同歷史研究報告》(北京:社科文獻出版社,2014)已經正式公布了中日之間對琉球地位的基本看法。張海鵬、李國強發表〈論《馬關條約》與釣魚島問題〉(《人民日報》2013年5月8日),文章提出了「歷史上懸而未決的琉球問題也到了可以再議的時候」,日本政府官房長官菅義偉就此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了抗議,我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拒絕了日本的抗議。國內外新聞媒體就此做足了文章,形成了輿論氛圍。中日兩國政府和社會的心理准備已經有了。

 

二、日本國內矛盾甚多

護憲與修憲的矛盾衝突形成為社會政治的對峙狀態;安保與反安保的矛盾衝突,促成社會的民主反戰力量持續高漲;歷史認識的分歧與對立,表現於社會政治文化教育諸多方面;冲繩的美軍基地與琉球民眾身份認同,強化了當地民眾對於冲繩大戰那樣的危機意識,琉球民眾的身份認同,同近代以來一直存在的琉球人獨立意識相結合,致使當前該地區民眾堅決反對美軍基地、要求「自我決定權」「琉球獨立」等意識不斷高漲。

琉球獨立與自治運動日益高漲,困擾著日本政府。琉球社會上層精英與大學教授、市民等各階層逐漸形成共識。自立、自治派以「爭取自己決定權」為口號,是為琉球當地實力派。該派批評日本在冲繩的現行政策,質疑近代日本合併琉球合法性,主張捍衛琉球歷史文化,成員涵蓋各政黨議員、實業家、大學教授等。獨立派以「琉球獨立」為口號,直接批判日本吞併琉球的殖民性質,要求恢復琉球主權地位。該派目前在人數上暫不具備優勢,但其影響力與發展前景看好。中間派,既同意保留日本政治態勢,也認同琉球人身份。日本本土移居琉球者,承認日本對於群島的主權統治,認同自己的日本人身份。

現任冲繩知事玉城丹尼是主張自治的,是反對美軍軍事基地的。前任知事翁長雄志公開表明自己的自治立場,更前任知事大田昌秀由過去的自立派轉向獨立派。一批大學教授是獨立自治運動的中堅與前沿動力,前日共領導人德田球一的後裔、義士林世功後裔等名人都有參與。近年出現的動輒十餘萬、數萬民眾參與的各類抗議活動,則顯示了獨立自治運動深刻的民意基礎。日本本土政治家鳩山由紀夫、河野洋平等同冲繩的關係密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著名動漫畫師宮崎駿等人給予了獨立派自治派深刻同情,等等。

冲繩的反美軍基地運動,多年來持續發展,聲勢浩大,可視為獨立、自治運動的組成部分。反基地運動已具有類似1960年代反安保運動的規模與影響力。邊野古地區民眾數年來一直堅持在修築現場阻擾、抗議。反基地運動直接關涉日美同盟以及美軍在亞太地域的存在等重要大國政治外交問題。

獨立與自治派的思想理論與口號主要有:「恢復自我決定權」、「琉球獨立」、「1879年琉球處分非法」、「1972年美日歸還協定未解決主權歸屬」、「不做軍事殖民地」、「1854年美琉等三條約證明琉球是獨立國家」等等,在宣傳上頗占上風,使日本政府相當被動。琉球獨立與自治運動,呈現加速國際化趨向。包括翁長知事、參議院議員等政界要員、實業家和學者教授等多批次赴聯合國人權組織會議,揭露日本政府對於琉球人、在日朝鮮人的反人權、反文化政策實質。

琉球當地報刊以《琉球新報》、《冲繩時報》為中心,得到東京的《朝日新聞》等媒體的支持,加之2014年新創《琉球獨立學研究》和老刊《うるまネシア》(可譯為《琉球之弧》,已發行近20年)等多家倡導獨立或自主自立的報刊,以及海量的文章論著,顯示了獨派與自治派的思想主張已經理論化、體系化、普及化。

2013年5月15日「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成立,重新燃起琉球獨立的火炬。這是戰後所有琉球自決運動團體中平均學歷最高而且最年輕的一個。這個團體的領導群體的思想、主張比以往的運動者更成熟。這表現在對待「臺獨」與釣魚島歸屬問題上。

2017年10月22日「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修正了章程,刪除了先前列舉的其他獨立運動(包括「臺獨」)。「琉獨會」從一開始就不把釣魚島視為重要議題,其創始人之一的松島泰勝更是為此寫了專著《帝國之島》(《帝国の島:琉球・尖閣に対する植民地主義と闘う》,東京:明石書店,2020年7月),根據歷史及法理公開主張釣魚島屬於中國。於是,橫亙在中國人民與琉球人民之間的兩個障礙物都被搬開。這使得琉球自決可以與中華民族復興走在同一方向。

當然,琉球一般民眾的覺悟還停留在「反基地」層次,並未提升到自決獨立。「琉獨會」的領導人很務實地與其他「反基地」的人或團體合作,並未要求大家都在現階段支持自決獨立。

琉球普遍的看法是,琉球的未來,必須在中國強大到重新主導東亞國際秩序之後,才能真正見到曙光。

 

三、當前提出琉球問題是可行的

琉球問題是中日之間的歷史遺留問題,也是二戰後的歷史遺留問題。二者都與中國直接相關,中國不能不關心。

琉球問題,也是日本前任首相村山富市談話中的「殖民地問題」。琉球王國被吞併成為近代日本第一塊海外殖民地,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歷史罪責。清算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責,要與處理琉球問題聯繫起來。

琉球主權未定,這是二戰以及戰後處置的遺留問題。中國作為國際條約的參與國,作為戰勝法西斯國家的不可替代的成員,作為聯合國發起國和常任理事國,有權過問,提出琉球問題絕非干涉日本內政。原則上,琉球問題是國際問題,不是日本國內問題。


四、呼應琉球自決是中國的歷史責任

以上是提出琉球再議問題的戰略和國際法根據。我認為,在中日關係中,從戰略上提出琉球地位再議問題,應該是可以的,在法理上,在歷史事實上都是站得住的。當然,這樣重大的戰略問題,不是一兩次訪問能得到解決的,在短期內解決也不大可能。支持琉球自決和反對臺灣獨立,都是我們的責任。我認為,我國領導人在訪問日本時應當關心琉球自治問題,關心日本政府在琉球各地部署軍事設施問題,可以提出琉球再議問題。中國有關政府部門要支持琉球自治運動,支持把冲繩縣廳改為琉球自治政府。最重要的還是美國。當前中美關係緊張,美國對琉球問題一定會偏袒日方。但是,提出琉球再議問題,也許會加深美日矛盾。提出琉球再議問題,也是要設法把美國軍事基地逐步擠出琉球。從長期看,美國不一定反對琉球獨立。由於琉球歷史上與朝鮮友好,提出琉球獨立問題,估計韓國不會反對。短期內,爭取實現琉球自治;長期目的,爭取琉球獨立建國,在東亞形成中、日、韓(朝)、琉四國局面,對中國在東亞的利益是有好處的。

提出琉球再議問題,是支持琉球自決,而不是利用琉球自決,不是為了支持琉球自決而反日,也不是為了中日友好捨棄琉球人民的自決利益。我們要把中日關係與琉球自決分開處理。在中國看來,中日關係是中日關係,琉球問題是琉球問題。我們不因琉球再議而破壞中日關係,也不應因強調中日關係,而把琉球問題放在一邊。

今天提出琉球問題,必須基於中琉之間超過五百年的歷史情誼,負起1879年日本併吞琉球時我們當時難以顧及的歷史責任。恢復琉球的國際法主體地位,不是為了將琉球收為中國所有。必須明白,就在那500年期間,琉球也是一個獨立國家,雖然與中國建立藩屬關係,但琉球不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關懷琉球,呼應其自決要求,這是中國的歷史責任,也是《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賦予中國的責任。我們絕不把琉球當作棋子,鼓動琉球反日而損害中日關係。只有堅持這種立場,中華民族復興事業才能在東亞國際關係中站在道德和正義的制高點上。如果我們主張收回琉球,反而顯出中國有自私目的,因而喪失國際道義制高點,在國際上授人以柄,是不可取的。

今天,為了反擊美國霸權、反對日本右翼、反對「臺獨」分離主義,都必須立即開始與琉球人民中有民族意識的有志之士合作,不可為了短期利益而犧牲琉球人民的長遠福祉。否則,長遠而言必將陷於被動,後果難以挽回。

2023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