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7日
|
辛丑年臘月廿五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遠望 > 正文

中國什麼時候承認塔利班政府?

作者 | 宋魯鄭
宋魯鄭:旅法學者,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
【編按】

美國從阿富汗倉促撤軍,使得反美的塔利班成功取代了美國扶植的加尼政權。對此,臺灣內部竟有人認為這是美國要集中力量加強「護臺抗中」的表現!大陸戰略學者張文木指出:「既然要對付中國,就更不能離開阿富汗,那是從西部牽制中國東部力量的關鍵地區。放棄阿富汗,讓中國無後顧之憂,還要全力對付中國。這很不合情理。」張文木,〈論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兼析所謂「西貢時刻」的誤用〉,崑崙策研究院,2021年8月18日(http://www.kunlunce.com/e/wap/show.php?classid=176&id=154429)。旅法學者宋魯鄭便從多方面論證了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對於中國所具有的重大意義,並斷言「中國將會成為比較早承認塔利班政府的國家」。一旦中國大陸失去了來自西部的後顧之憂,張文木所稱的「中國東部力量」就可以專心地對付美、日、臺獨,這才是塔利班執政對臺灣的意義所在。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我們且拭目以待。

塔利班以秋風掃落葉擊潰美國和北約支持的阿富汗政府軍之後,世界馬上就面臨一個外交難題:是否以及什麼時間對塔利班政府給予外交承認。

反對承認塔利班政府的理由不過有三:一、塔利班是以武力獲取政權,不合法。但此前的阿富汗政府也同樣是借助武力,而且還是借助外國的武力,按說更不合法,但仍然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所以這並不是理由。二、塔利班的極端伊斯蘭主義色彩,特別是在第一次執政時的表現令全球詬病。但時隔20年重新執政的塔利班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這可從其和平進入喀布爾、宣布大赦、要建立開放包容政府、配合美國撤離、承諾不讓任何組織利用阿富汗攻擊別國、禁止種植和銷售鴉片、依據教法保護女性和承認女性的受教育權及工作權等舉措體現出來。應該說,此時的塔利班成熟了很多。雖然其領導人公開承認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沒有任何改變,但它已能區分理想與治國的區別。應該說,目前的塔利班已經展示了相當的執政能力和外交能力。三、塔利班支持恐怖主義。但現在的塔利班已經多次承諾不會允許任何力量反對任何國家。應該說,塔利班已經清醒的認識到恐怖主義是一個國際底線,直接決定著它在全球的合法性和自己是否能夠生存。

所以塔利班如何執政固然重要,但真正決定外交承認的還是各國的國家利益。

西方支持的腐敗無能的選舉產生的政府被推翻,短期內自然不會和塔利班政府建交。而且西方主觀上還是認為塔利班不會長久執政。西方卡住外援,希望經濟危機就能塔利班扳倒。

那麼中國呢?應該說,塔利班第一次執政時,中國並沒有和它建立官方關係。除了塔利班極端的作法中國和世界都無法接受,更重要的是那時塔利班對中國國家利益沒有任何益處。但20年間世界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將會成為比較早承認塔利班政府的國家。

一是因阿富汗是中國的鄰國,雙方關係穩定友好符合兩國共同利益。不僅如此,阿富汗的穩定和發展對中國同樣非常重要。從1979年蘇聯入侵算來,這個國家已經深陷戰爭四十多年了。有內戰,也有外部勢力以各種理由的入侵。交通、通訊、工業、教育和農業基礎設施遭到的破壞最為嚴重,生產生活物資短缺,本就貧窮落後的阿富汗更是一貧如洗,人均GDP只有五百美元左右。在這個背景下,只有三千萬人的阿富汗已經給世界貢獻了六百多萬難民──還不算入這一次美國潰敗引發的難民潮。

從中國的國家利益角度,周邊國家都是「瑞士」最好:規模不大,經濟繁榮穩定。既不會是任何國家的包袱,也不會是威脅,還能互利。當然能達到瑞士的程度是很難,但至少也要能衣食無憂。阿富汗要做到這一點,除了自己治理得好,也需要外部的支持。對於小國而言,外因往往大於內因。在西方撤離和敵視的大背景下,中國就成了阿富汗最重要的外部因素。而中國要發揮積極作用,第一步就是外交承認塔利班政府。

二是中國承認塔利班政府的主要障礙已經排除:塔利班多次公開承諾絕不允許任何力量通過阿富汗危害中國。塔利班上一次執政時,出於狂熱的意識形態,收留了許多極端伊斯蘭恐怖組織,包括對美國發起攻擊的基地組織以及危害中國新疆穩定的「東伊運」。這不僅造成了它在國際社會的孤立,也給它帶來了滅頂之災。當然站在塔利班的角度,這不過是傳統的待客之道,而且它當初也沒有拒絕交出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只不過不是交給美國,而是交給第三方。但美國對他國是從不講國情的,不僅開戰,還堅持創立一個和阿富汗文化傳統不兼容的西方制度──從「不顧現實、固執堅持自己的信仰」角度說,美國和那時的塔利班頗為相似。不過歷經20年的磨難,塔利班也終於日益務實。也懂得外交的重要性。這次他們在占領國家全境前派高級代表團到中國訪問並對中國作出鄭重承諾就頗為高明。而且這種承諾不僅是安全上的,還包括保護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

2021年7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會見至中國訪問的阿富汗塔利班高級訪問團。會談上,塔利班對未來的阿富汗和國際社會的安全與發展作出積極的承諾,其中更包含對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環境的保護。

2021年7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會見至中國訪問的阿富汗塔利班高級訪問團。會談上,塔利班對未來的阿富汗和國際社會的安全與發展作出積極的承諾,其中更包含對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環境的保護。


三是經濟利益。早在美國控制阿富汗之時,中國就已經在銅礦、油田、公路、電訊、太陽能、人才培訓等領域發揮過突出的積極作用。2007年中國以30億美元獲得喀布爾附近巨型艾娜克銅礦(世界第二大未開發銅礦)的特許權,只是由於各種原因進展不大。2016年中國將阿富汗納入一帶一路國家。甚至2021年6月,也就是塔利班占領喀布爾前兩個月,中國還承諾要在阿富汗建設一座300兆瓦燃煤發電站──這也是一帶一路項目之一,如果建成,將提高阿富汗50%的發電能力。華為、中訊、中國路橋、中鐵等公司早就進入阿富汗,承擔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的基礎設施項目。中國這些企業在阿富汗變天後既要確保項目的有效性,也要確保安全。這都取決於兩國的關係。迄今,由於安全風險,中國總體的投資一直很少,2020年,僅有440萬美元,到現在累計也不過四億美元。儘管如此,中國已是阿富汗第三大貿易國,僅次於巴基斯坦和伊朗。

另外,據美國新聞雜誌《外交官》報導,2020年阿富汗的稀土資源價值高達一萬億到三萬億美元之間。稀土世界市場一直是中國所主導,2018年中國稀土產量占全球的70%,是美國的八倍。稀土在中日釣魚島爭端中也發揮過重要作用。除了稀土,還有可用於移動設備和電動汽車的鋰。在汽車行業向二氧化碳零排放過渡的歷史趨勢下,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紐約時報》就曾援引美國國防部的內部備忘錄說,阿富汗的鋰可以像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一樣重要,成為「鋰礦石的沙烏地阿拉伯」。

當然也有人質疑,如果真有這麼多稀土,美國何以會在20年間白白放過。國際事務很難講,當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在回憶錄說是為了石油。可是美國隨後技術進步能開發頁岩氣,反而向外出口石油。當年德國開發出磁懸浮技術,卻只給中國用。難道我們也要質疑一下既然是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德國不用呢?德國人是不是也要質疑,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我們自己不用卻要給中國人用呢?

如果現在的阿富汗能夠保持長期穩定和安全,這一個現代建設幾乎一無所有的國家對於中國而言將是空前巨大的市場。而且面對這個市場,中國幾乎沒有競爭者──西方進不去,其他國家缺乏技術、人才和資金。

四是不管塔利班是否能改變其信仰,但其國際關係的立場,一定對中國有利,即一定會反對西方,反對印度。因為西方未來就算是承認塔利班政府,從內心中也不會支持它。甚至一有機會就想顛覆它。他們對利比亞、伊拉克都是如此。雙方的衝突是必然的。塔利班不但不會站在西方一邊,相反還會牽扯部分西方的力量。

至於印度反對塔利班,則和蘇聯、巴基斯坦有關。蘇聯入侵阿富汗時,印度作為盟友站在蘇聯一邊,從而和塔利班結仇。蘇聯解體後,印度支持北方聯盟對抗塔利班。塔利班則多次襲擊印度使館、綁架印度人。塔利班從誕生起就得到巴基斯坦的支持。長期和巴基斯坦敵對的印度自然就更是採取反對塔利班的立場。在美國入侵阿富汗後,印度政治、經濟、外交全方位支持被西方扶持起來的親美政府,莫迪上台後,兩次出訪阿富汗。印度還對該政府提供了大量的援助,是僅次於美國、日本、英國和德國的第五大援助國。當塔利班圍攻大城市時,印度竟然派軍機運送80噸武器赴坎大哈機場,足見印、塔雙方敵對之深。現在印度已經宣布永遠不會承認塔利班,雙方的矛盾無可化解。

所以,塔利班掌握政權後,將和巴基斯坦一起扮演制衡印度的角色。就是現在,塔利班已經給印度顏色看了:塔利班武裝破門而入,進入了已經關閉了的印度駐阿富汗大使館!它們對印度駐坎大哈以及赫特拉兩個領事館進行了搜查,並強行開走了領事館內的汽車。而其他國家的使領館則安然無恙。自從塔利班掌權後,印度方面就非常緊張!據《印度斯坦時報》披露,由於莫迪一直在跟著西方支持親美的加尼政府,可以說早就和塔利班「鬧掰了」,就連印度外交官的撤離都一波三折,差點沒能逃出去!據俄羅斯通訊社近日報導,塔利班發言人沙欣在接受採訪時向印度喊話,要求其結束在阿富汗的所有重建和基礎設施的建設項目!塔利班的這一決定,說白了就是要和印度斷開所有的交流往來!這對印度來說,將是一次重大損失!因為據統計,這些年來,印度這個窮國共在阿富汗投入了超過三十億美元的資金,投資了超過四百個大大小小的項目,其中包括公路、水電站以及其他建築項目。

當然,當初印度憑藉和美國的關係積極投資阿富汗,並不僅僅是為了獲得更多的經濟效益。而是在當地擴大勢力範圍,依靠阿富汗特殊的地理形勢,最終對巴基斯坦以及中國形成牽制力!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印度算是輸了個精光。如果說塔利班的獲勝第一輸家是美國的話,印度就是第二。

對於中國而言,外交承認塔利班從來不是問題。只不過是在時機上需要拿捏。對於被西方孤立的塔利班而言,外交承認是中國手中很重要的一張牌,自然不會輕易打出。而且外交承認也要考慮到東西方關係。更何況中國是世界大國,也要考慮到國家形象。因此塔利班初期如何執政也是影響雙方建交的重要因素。因此,我認為至少在今(2021)年10月義大利G20會議之前,中國不會正式承認塔利班。因為中美兩國元首將有可能在G20舉行首度高峰會談。為了給這次峰會創造比較理想的氛圍,中國不會在此前予以外交承認,否則美國會認為是對它的羞辱。但正式承認的時間也不會拖得太長,否則也會影響這張牌的效力。

最後,外交承認只是第一步,把塔利班政權納入上海合作組織才是更重要的一步。只有把塔利班納入一個體系中來,才能更好的管控其行為。在這個體系裡,就不只是中國自己面對和影響塔利班,而是一個集團,從而有更大的力量來確保塔利班的行為更加溫和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