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
辛丑年十月廿四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東亞遠望 > 正文

國民黨賣國求辱 民進黨飲鴆止渴?

──50年前臺灣當局出賣釣魚臺及南海島礁的內幕與警訊

作者 | 傅國仁
傅國仁:國際政治學者

〔如須轉載,請先徵求《遠望》同意,並於文首註明出處,全文刊載(不得隨意更動內容)。〕


抗戰勝利後,國人企盼和平,蔣介石卻堅持以軍事手段解決國共之爭,一手撕毀政協決議,挑起內戰。由於失去民心,最終於1949年12月將殘餘的「中華民國政府」遷來臺灣。來臺後,其政權靠兩個「法寶」保命:一、為了抵禦中共統一臺灣,就需要美軍協防作為「防彈衣」;二、為了合法化「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的威權統治,自須維持其作為「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之表象,於是聯合國(包括安理會)裡的「中國」席位,就成為其統治正當性的「續命丹」。然而,為了保住「防彈衣」,蔣介石必須忍受美國「視我一如殖民地之不若」(1950年6月28日日記);為了延續「續命丹」,不但國民黨政權的外交經費「大部分供作繳納聯合國會費及捐款之用」1960年代的外交部長沈昌煥在1965年7月5日於國民黨內部做的「外交行政概況」報告。參見外交部情報司編印,《沈部長昌煥言論選集》,1966年6月,頁146。,而且它幾乎對任何在聯合國大會上可能投票支持臺灣的國家都必須曲意承歡。必要時,國民黨為了延續其政權,還必須出賣國家主權。

關於聯合國大會中「中國代表權」之爭,自從1965年11月17日第二十屆聯大「以北京取代臺北」案(當時臺方稱為「排我納匪案」)以47票對47票打成平手之後,國民黨的危機感就越來越強。1970年11月20日第二十五屆聯大中,此案獲得51票贊成、49票反對,首次出現逆差;只因「重要問題」案1960年代,由於亞、非二洲新加入聯合國的會員國大多支持北京代表中國,美國預見其影響,於是1961年起先提「重要問題」案,若半數通過確認「中國代表權」為重要問題,則改變中國代表權的議案便須三分之二多數方能通過,以此保住臺北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通過在先,國民黨當局的代表權才得以再延續1年。但是,第二(1971)年聯合國大會先否決了「重要問題」案,然後在10月25日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通過了《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決定「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按:不是把作為中國一部分的「臺灣」)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就在1970、71這兩年,國民黨當局為了保住其一黨的政權利益,不但不敢堅定維護釣魚臺(大陸方稱作釣魚島)主權,也在事實上將南沙群島6個島礁讓給菲律賓。直到今天,中國在東海及南海的主權仍未能完全恢復,半世紀以前國民黨的賣國行為實難辭其咎。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含日本和菲律賓)、17票棄權表決通過《2758號決議》。

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含日本和菲律賓)、17票棄權表決通過《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

 

釣魚臺應爭、可爭,而不爭

釣魚臺原本屬於中國,這是明清兩代及琉球王國的文獻承認的事實。日本在殖民臺灣時期,將釣魚臺劃歸其更早非法併吞的琉球;戰後當美軍占領琉球時,便一併接管了釣魚臺。國民黨政權因依賴美軍保護,長期不敢質疑美軍對琉球及釣魚臺的占領。

1969年11月,日本首相佐藤榮作與美國總統尼克森會談,商定美國於1972年將琉球「返還」日本。1970年8月10日,日本外務大臣愛知揆一稱釣魚臺列嶼屬於琉球,而美國已預定將琉球交還日本。8月19日,臺北外交部以照會回覆日本大使館,表示不能同意日方主張。臺日之間的「釣魚臺之爭」開始。9月2日,《中國時報》派記者雇用遠洋漁船登陸釣魚臺,並在島上升起中華民國國旗。15日,琉球當局派人拔除臺方記者所插國旗,且據聞國旗被撕毀。16日,日艦驅逐在釣魚臺海域作業之臺灣漁船。21日,日本宣布將在釣魚臺列嶼的一座小島上,建立無人管理的氣象台。釣魚臺主權之爭有越演越烈之勢。但就在9月下旬,國民黨當局接獲琉球撕毀國旗、日艦驅逐漁民的消息後,內部會商決定:「……為顧及對美及對日關係,允應及時將我此時不宜主張對該列嶼主權之立場周告各方,並對於新聞界、漁業及若干國大代表等有關人士剴切曉喻,促其勿自亂步驟增加我當前之困擾,另通知漁民暫時避免在該列嶼領海內作業。」這便決定了國民黨對同年11月下旬於美國華人留學生圈中爆發的「保釣」運動,持消極甚至打壓的態度。

就在美國保釣運動風起雲湧之際,國民黨《中央日報》卻於1971年2月5日發表了社論〈論日本的軍備〉,指出:中共自1969年冬季以來,大喊「反日本軍國主義」口號。但該報認為,日本在現行憲法和民主政體之下,不可能發展為日本軍國主義;中共的口號,目的在破壞臺灣與日韓的合作。此文絲毫不提日本強占釣魚臺,卻暗指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就是中了中共宣傳的毒。本此觀點,外交部長魏道明23日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又表示:教育部業經派人前往美國與駐美大使館協調處理,以期愛國青年不為「陰謀分子」所煽惑。面對美日拿中國領土主權來交易,國民黨念茲在茲的竟是反擊「中共的宣傳」、「陰謀分子的煽惑」!如此應對,無異於火上澆油。

因應海外及島內愛國青年群情激憤,當時的外交部北美司司長錢復、副司長雷愛玲、一科科長劉伯倫於1971年3月16日共同向部、次長提案建議了7項具體措施:「1、派兵進駐釣魚臺,並派艦巡邏。2、同時將該列嶼劃入我國行政區(宜蘭縣或臺北縣某鄉)。3、摧毀琉人所立石碑,另立界碑數處,同時籌建燈塔等永久性建築物。4、在採取上述措施後,通知美國政府,我國已恢復對釣魚臺列嶼之主權。5、鼓勵漁民前往作息,並考慮國人前往定居。6、著手開發該列嶼之鳥糞層資源。7、宣布中日合作策進會不代表政府,其任何開採海底資源之協議,均須政府批准。」三人並針對此7項措施提出8種處理方案,其中A案就是7項全辦,效果為:「將使中日、中美關係頓形緊張,但形成各該國對華政策因素甚多,故政府無論採取任何措施,對中日、中美長遠關係不致有重大影響,充其量發生短期困擾。(按:以上「中」皆指中華民國蔣介石政權。)目前美國對本案置身事外,日本師出無名,倘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方式占領釣魚臺,美國或日本絕不致為此與我國兵戎相見。政府並可向美日雙方妥為解釋出兵一事,運用今後數月時間,使其感情冷卻,俾今秋仍得協力應付聯合國代表權問題(按:即1971年10月的聯合國大會)。」提議的三人顯然認為這是上策。但是,國民黨當局最後選擇的作法卻是最軟弱的E案:「完全照以往辦法,力維中日、中美關係之和睦,迫不得已時向美、日作若干(抗議)表示,同時又設法使其瞭解我國此項作法,係因國內及海外同胞之壓力。不透露交涉之內容,不將有關細節告知駐外使領館,以免增加外交部之困擾。」面對領土主權被侵奪,國民黨仍軟弱至此,原因就是為了維持其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絲毫不敢得罪美日!以上關於釣魚臺問題的內幕,參見吳任博,《中華民國政府與駐外人員的折衝:以一九七一年前後留美學界保釣運動為中心》,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11年6月;錢復等人之提案,見頁43-47。

然而,正因國民黨當局對外軟弱、對內打壓,致使當年保釣運動在美國及臺灣島內雙雙迅速轉變成反國民黨、支持統一的運動;但二者命運不同。1971年5月密西根大學舉辦「五四」紀念大會,以希望兩岸走向統一,共同對外為總結。從此,海外釣運主流便越來越具有反國民黨色彩,而國民黨則趁機策動其黨員於該年12月組成「全美中國同學反共愛國聯盟」(「愛盟」),美國釣運正式分裂。1972年12月4日,島內保釣運動的末期,臺大校園亦舉辦了一場「民族主義座談會」,會後國民黨利用臺獨傾向的學生批鬥島內統派師生,最後警總介入,造成轟動一時的「臺大哲學系事件」。

實際上,國民黨在1971年10月失去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翌年2月就邀請旅日的臺獨金主及領袖辜寬敏返臺,於1972年3月2日與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密會,開啟了國民黨與臺獨合作拒統的先聲。國民黨在海外及島內越來越反統傾獨,蓋有年矣。要寄望這樣的黨去堅持中國民族主義立場,為中國的統一與復興效力,根本是緣木求魚。於是我們看到,作為當年分裂海外釣運的「愛盟」成員之一的馬英九,多年之後當了總統,仍然繼續反對兩岸聯手保釣;甚至他在2013年4月10日推動簽訂的《臺日漁業協議》,也延續當年國民黨放棄爭取釣魚臺「主權」的軟弱作法,卑躬屈膝地換來日本賞賜的「漁權」。

至於主動放棄南海領土及海域主權,則國民黨「貢獻」更大。

馬英九於2018年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仍堅稱2012年簽署的《臺日漁業協議》是其「比較滿意」的任內政績。(畫面截取自YOUTUBE@udntv,〈《聯晚精采30》臺日漁權爭議,馬英九回顧保釣歷史〉,2018年3月7日,02'57)

馬英九於2018年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仍堅稱2012年簽署的《臺日漁業協議》是其「比較滿意」的任內政績。(畫面截取自YOUTUBE@udntv,〈《聯晚精采30》臺日漁權爭議,馬英九回顧保釣歷史〉,2018年3月7日,02'57)

 

坐視菲國竊占南沙島礁

中國在南海的主權,源自中國長期經營管理南海的歷史。1947年,中華民國內政部公布「南海諸島位置圖」及「南海諸島新舊名稱對照表」,重申對該海域島礁的領土主權,並標繪出一條U型線劃定主權範圍。但是,如前所述,國民黨在內戰失敗退到臺灣以後,對可能支持其政權的大小國家一概曲意承歡。於是,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便岌岌可危。(參見劉瑞陽〈美國逼迫臺當局棄守南海權益內幕〉,《遠望》2020年3-6月合刊本劉瑞陽〈中國南海維權,臺當局繼續掣肘?〉,《遠望》2020年1-2月合刊本。)

我們且以菲律賓為例,看看國民黨在前述放棄爭奪釣魚臺主權的同時,又是如何出賣南海領土主權的。

1975年,北京與菲律賓建交。此前,菲律賓承認在臺的國民黨當局「代表」中國。在1971年10月的《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通過之前,由於聯合國年年投票表決中國代表權之爭,國民黨年年必須在聯合國維持其越形困難的生存空間,要想獲得來自菲律賓在內的「友邦」投票支持,代價便也一年比一年更大。《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通過後,國民黨當局非但沒有依據其總理孫中山的民族主義遺教而迷途知返,反而與臺獨開始合作拒統。而且,為了延緩「國際空間」的急速萎縮,更加不敢得罪尚存的「友邦」──即便這些「友邦」露出貪婪的本性。於是,國民黨當局對於菲律賓竊占我國南沙群島的行為,選擇低調以對,既不公開抗議,還刻意隱瞞。而由此造成的既成事實,對於中國在南沙群島的領土主權主張,肯定非常不利。

事情起於1971年7月8日,臺灣當局駐菲「大使」應菲律賓外長之邀商議南沙群島問題,菲國外長居然大膽要求並警告臺灣當局:撤回駐紮南沙群島的軍隊,以免滋生事端。臺方「大使」回答:「南沙群島領土主權屬中國,不容置疑。臺灣當局在南沙群島的駐軍對(同屬反共陣營的)菲國的國防亦屬有利。臺灣當局在南沙群島設有氣象台,為國際組織所認可,對於航行有利。事實上,南沙群島位於美菲《巴黎條約》所定的菲國國界之外。」對此,菲國外長則答稱:「南沙群島部分在菲國界內,且與其大陸架相連。」

菲國野心不死,步步進逼。兩天之後的7月10日,菲國總統馬可仕宣稱:臺灣當局在南沙群島的駐軍,已對菲國安全構成威脅。馬可仕主張南沙群島是二次大戰後日本放棄之土地,應由盟國共同託管處理,並稱業已飭令菲國外交部,要求臺灣當局撤軍。菲總統如此表態,等於公然挑戰中國對於南沙群島領土主張的法律基礎。臺灣當局隨即於次(11)日發表聲明拒斥,並重申中國對南沙群島的主權。與此同時,來自馬尼拉的消息卻指出:菲國不止嘴上叫囂,實已採取行動竊占南沙群島之中業島、馬歡島、費信島。

1971年10月,國民黨政府為爭取菲律賓在聯合國大會的支持,竟坐視其竊占太平島北側的馬歡島、費信島、南鑰島、中業島及雙子群礁(含北子礁和南子礁)。

1971年10月,國民黨政府為爭取菲律賓在聯合國大會的支持,竟坐視其竊占太平島北側的馬歡島、費信島、南鑰島、中業島及雙子群礁(含北子礁和南子礁)。


據臺方國家安全局接獲的情報,美國石油公司測知南沙群島有豐富油礦,由於主要油脈位於太平島,美國石油公司慫恿菲總統馬可仕合作,爭取太平島。在此情況下,臺方國防部於7月23日派遣艦隊「鎮南支隊」至南沙群島巡視,證實菲國業已占領了南沙群島中的南鑰島、中業島、北子礁。至於菲國宣稱占領的費信島及馬歡島,由於該艦隊因故未能實施偵巡,無法證實。但臺方國防部研判,費信島及馬歡島應已被菲國占領。後來,臺方外交部報告行政院,菲國官員對臺方表示:「除在中業島、南鑰島有駐軍外,另在西月島、北子礁、南子礁、馬歡島(菲國)皆有駐軍。」

或許為了奪回失土,1971年10月23日,臺灣派遣兩艘驅逐艦載蛙人登陸了中業島。當時島上已有菲國駐軍;兩軍相遇,據說因「言語不通」,僵持約十分鐘後,臺軍竟然主動撤退。10月25日,臺灣又派海軍登上菲國竊占的南鑰島,遭遇相同,臺軍在僵持不下的情況下,最後也選擇撤退。菲國軍隊並向臺方表示:「希望兩方彼此尊重,互不接近對方占領之島嶼。」此外,主動竊占中國領土的菲律賓竟還希望臺灣當局低調保密,理由是擔心招惹中國大陸,導致北京出兵收復菲國所占島嶼。因此,菲國不贊成臺灣當局公開抗議其竊占中國領土的作為。臺灣駐菲武官接洽菲國參謀長,告以:「南沙群島為中國領土,我國軍有權隨時駐紮或巡邏,盼菲方尊重。菲派軍進駐我國南沙群島,係侵害我國主權。但是,臺灣當局願意應菲方之請求,對菲國竊占領土之事保密。」菲國參謀總長卻表示,菲國駐軍南沙群島,關係到菲國的國防,菲國可以同意臺方軍隊隨時巡邏。臺菲雙方互動,十足顯示菲律賓對臺灣當局的藐視,及臺灣方面對菲律賓的無底線退讓。

值得深思的是:為何臺灣當局在1971年10月23及25日兩度派遣海軍登臨菲律賓所竊占的島礁,結果在沙灘對峙卻不發一彈,主動撤退?答案是:臺灣時間的10月25日白天,是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所在地)的10月24日晚上。而12小時之後,就是紐約的10月25日上午,聯合國大會將要討論那個最終以41票差距通過的《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國民黨當局必須權衡「神聖不可侵犯的(國家)主權利益」及「聯合國代表權的(一黨)政權利益」,孰輕孰重?結果,國民黨做了與其在釣魚臺問題上一樣的選擇:放棄領土主權,以換取菲律賓在聯合國大會無足輕重的一票!

當國家民族的主權利益與國民黨的政權利益起衝突時,臺灣的國民黨領導人向來不假思索地選擇了後者。釣魚臺問題上如此,南海6個島礁上亦然。這令我們不禁懷疑:臺灣當局在那段外交大挫敗的時期裡,還對其他「友邦」又讓出了哪些好處?


 前事不忘 後事之師

50年後的2020年,臺島政權已淪落到了公開對BBC記者妄稱臺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曰「中華民國臺灣」)的民進黨蔡英文之手。50年前,主張「一中原則」的國民黨為了維護自己的「國際生存空間」,猶可對釣魚臺該爭而不爭,甚至奴言婢膝地出賣被菲律賓強行竊占的南沙群島6個島礁,然後還願意跟菲律賓串通瞞住中國大陸!50年後,不承認「九二共識」及「一中原則」,而甘當美國反中「人肉炸彈」的臺獨蔡當局,是否可能有樣學樣、甚至變本加厲,為了換取美國(口頭)協防臺澎、抗拒統一,而悄悄讓渡太平島及東沙島給美軍駐守?或者,將太平島與東沙島「租借」給美國?

當年國民黨寧可賣國求辱,今日民進黨更有可能飲鴆止渴。「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反之,如不以史為鑑,歷史必將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