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3日
|
辛丑年五月初四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社論 > 正文

美國煽風點火,臺海硝煙四起

論後川普時期的兩岸關係走向

作者 | 主筆室
主筆室:《遠望》雜誌

2020年,美國因主政非人,導致疫癘橫行、社會動盪、經濟下滑,卻又適逢大選,選情波譎雲詭。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以超過現任總統川普615萬選民票及74張選舉人票勝選,但川普卻不認輸,不但一直指控拜登「靠著大規模詐欺」才得到破紀錄的8,000萬張選票,而且他還在繼續積極行使職權,一點都不像個等待卸任的「看守總統」。看來,即使到明年1月20日交接之時,這場由美國政客自己惹出來的「庚子之亂」仍難塵埃落定。

但是,當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致函拜登表示依法「獨立」決定啟動政權交接程序,且美國國防部立即宣布將予配合之後,川普去職已成定局。無論他在交接前後還能出什麼怪招,拜登都將入主白宮。回顧過去4年來川普政府在中美關係中興風作浪、在兩岸關係中煽風點火,人們難免關注拜登執政後中美及美臺關係是否會有所不同。


兩黨外交 川規拜隨

我們首先必須注意到美國政治的一項傳統:美國兩黨不論在內政上有何分歧,在關乎美國霸權地位的對外政策上,「兩黨外交」(bipartisan diplomacy)是其慣例。例如:1961年發生意圖搞垮古巴卡斯楚政權的「豬灣事件」,先是由共和黨的艾森豪開始策劃,再由民主黨的甘迺迪付諸實施;1970年代的聯中制蘇,亦是由共和黨尼克森簽署《上海公報》開始,後由民主黨卡特完成建交;1991年底冷戰結束後,美國開始鼓動臺獨以牽制中國崛起,也是始於共和黨老布希在1992年擬定的新《國防計畫指導綱要》(Defense Planning Guidance)及售臺150架F-16A/B型戰機。此一趨勢後來雖曾被2001年「九一一事件」及貪腐滔天的陳水扁打亂步驟,最後仍於2009年民主黨歐巴馬所提出的「重返亞洲」政策裡成形。然而,任憑美國千方百計,仍無法阻擋中國崛起,美國便加強利用握在手上超過半世紀的「臺灣牌」來對抗中國。於是,曾被「維基解密」揭發長期做AIT(美國在臺協會)「線民」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仰體上(美國)意,於2015年將主張「一中同表」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廢止提名」(「換柱」),可惜仍擋不住徹底否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在歐巴馬政府及綠化的選民支持下,於2016年全面執政。從此,臺灣就在美國操縱下走向與大陸對撞(即大陸屢次警告的「地動山搖」)的不歸路。共和黨的川普甫一當選,該年12月2日便親自接聽蔡英文電話道賀,預示了美國利用臺獨牽制中國大陸的手法即將升級。果然,川普就職以後,中美關係從貿易戰開始日益惡化,與此同時,所謂「美臺關係」卻出奇地越來越「友好」。

美國的對華政策(包含對臺政策),決定於其維持全球霸權地位的長期需要。我們在2019年1月號社論〈經貿大戰開啟中美關係的另類「正常化」〉中,就不同意某些人認為「中美貿易戰」只是短期現象,明確指出:「川普發起的貿易戰只是檯面上虛幌的第一槍,更深層的鬥爭,其實是兩國科技之戰,以及整體國力的對決。……2019年或許可標示為中美國力對決元年,從這年開始,兩國關係的鬥爭本質,壓倒互利互惠的合作本質。這場劍拔弩張的纏鬥,如果持續40年或更長,也不讓人意外。值得注意的是,中美鬥爭的意義除了是兩國國力的對決之外,更是兩種文化、兩種制度、兩種價值觀的叫陣。」事實上,中美對決更是兩種世界秩序乃至兩種人類前途的較勁。如果中國勝出,則「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有可能成為全球共識,所有必須由全人類共同面對的問題才有可能群策群力謀求解決;反之,則全世界後進國家仍將繼續在「美國優先」的霸權統治下苟延殘喘。

從美國長期以來的霸權思維出發,我們就能理解:所謂「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實乃美方為了遏止中國復興而人為設置的反中陷阱,臺灣則被美國設定成在此陷阱中炸傷中國大陸(同時也炸死自己)的「人肉炸彈」(參見2020年7-8月合刊號〈讓美國人告訴你 「美臺友好」的醜陋真相〉)。這是美國兩黨一致的對外政策,不但過去幾年來美國國會通過的各項「挺臺」法律幾乎都是兩黨議員一致通過,今(2020)年8月民主黨大會題名拜登時通過的新版黨綱,還在臺灣問題部分刪除了「一中原則」。正是基於對兩黨外交的確信,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在11月12日對美國媒體宣稱:「臺灣一直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在雷根政府所作的政策制定工作按:指後述之「六項保證」及雷根「備忘錄」中得到了承認,這些政策美國至今遵守了35年,而且兩黨政府都是這樣做的。……我確實認為,事實上這是兩黨性質的(政策)。」由此可見:拜登充其量只會在手法上異於川普,但是二者對華政策(及對臺政策)的目標不會有任何差異。只不過,拜登的作風比較穩健,中美關係意外失控(如,造成兩岸關係擦槍走火)的風險確實可能降低,然而,美國舉國一致有計畫、有步驟地逼使中國在臺灣問題上退讓或攤牌的機率,卻可能升高。

總之,我們不能因川普下台就掉以輕心,反而更需要加緊準備──不但為了「和平統一」,更要以香港動亂為鑒,妥善籌謀「統一之後的和平」。


美國挺獨 全臺綠化

在臺灣問題上,大陸早先因實力不足,不得不寄望美國信守「三公報」裡的「一中」承諾(儘管那是異於一中「原則」的一中「政策」),並希望國民黨有誠意追求統一(包括「光復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但是,後來的歷史證明:美國在1982年與北京談判《八一七公報》(承諾「準備逐步減少它對臺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的同時,暗中先在7月10日由國務院發電報給AIT處長李潔明,要後者向蔣經國提出保證「美國將持續對臺軍售」,然後在該公報簽字發表之同日,國務院再要李潔明向臺灣當局提出不會終止對臺軍售的「六項保證」,雷根還寫下「備忘錄」指示此後歷任美國總統:「無論就數量和性能而言,臺灣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防衛能力皆應得到維持」。

此外,早在1972年2月22日,尼克森與周恩來在北京首次會談一開始,美國總統就向中國總理承諾了「五項原則」(注意原詞是「原則」而不是「政策」),「原則一」就是「中國只有一個,而且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我可以控制我們的官僚體系的話,將不會再出現任何相當於『臺灣地位未定』的說法」;「原則二」則是「我們不曾也不會支持任何臺灣獨立運動」(參見簡妤蓁編譯,〈君無戲言?──解密尼克森訪華會談記錄(一)〉,刊於《遠望》2019年10月號)。但是,前述國務院1982年7月10日的電報,卻要求李潔明向蔣經國保證:美國「並未同意就臺灣主權問題採取任何立場」;今年8月31日,美國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R. Stilwell)在美臺經濟合作網路會議上又公開說:中共按照「一中原則」宣稱對臺灣擁有主權,而「美國對臺灣主權不持立場」。這就抵觸了48年前尼克森對周恩來提出的「原則一」,顯然,所謂「不持立場」正是「相當於『臺灣地位未定』的說法」;至於蓬佩奧11月12日所稱「臺灣一直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更是公然否定了尼克森保證的「原則二」,進而「支持臺灣獨立運動」。原來堂堂美國總統的「保證」也不能算數!

至於國民黨的「統一」,則始終只是遠在天邊的畫餅,該黨真正追求的,從1975年魏鏞的「多體制國家」2000年9月25日魏鏞在民進黨陳水扁上台後應邀對國軍官兵演講〈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當時他提出「國軍保護的人民,首應為『臺灣地區』的人民」,而非全中國的領土主權。可見其「多體制國家」目的在拒統,而非求統。1991年《國統綱領》中的(對等)「政治實體」、1993年江丙坤在西雅圖提出的「階段性的兩個中國」,直到1999年李登輝昭告天下的「兩國論」(所謂「特殊國與國關係」),都是以「維持獨立」作為目標;至於朝向統一的「九二共識」,則始終是「各表」重於「一中」,「和平協議」也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最後,今年再度敗選之後的國民黨,徹底向民進黨靠攏,10月6日在立法院提出「臺美復交」、「政府應請求美國協助抵抗中共」兩項議案,立即獲民進黨立委支持,快速通過。

不但美國與國民黨都已公開支持臺獨(或兩個中國),並且臺灣人民在經歷了二十多年的臺獨教改與反中宣傳之後,只剩下29.9%還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至於支持統一的人更少到只有5.8%,而前者之中還包含了占總人口24.1%的所謂「華獨」(承認是中國人,但抗拒統一)。

險峻的現實是:現在要推動統一,在國際上將受到美國明火執杖的反對,在島內也已經找不到足以依靠的力量。


大陸主動 臺灣被動

但是,兩岸局勢並非無法挽回,關鍵在大陸的決心與力量。

臺灣執政者不論是當年意圖反攻大陸的國民黨,還是現在渴望臺灣獨立的民進黨,都有強烈的附庸性質,只能看人臉色、因人成事。當年美國不准國民黨反攻,國民黨就只能幫美國在大陸沿海小打小鬧;現在美國要民進黨當人肉炸彈,民進黨也只好效法二戰末期日本皇軍的「萬歲衝鋒」。

中共的傳統則完全不同。1949年6月30日毛澤東宣布向蘇聯「一邊倒」;蔣介石以己之心度人,從此不斷罵中共為「漢奸」。然而,就在同年7月19日,鄧小平寫信向中共華東局傳達毛澤東的黨內口頭指示:「我們提出的外交政策的一面倒,愈早表現於行動則對我愈有利(毛主席說,這樣是主動的倒,免得將來被動的倒);內部政策強調認真的從自力更生打算,不但叫,而且認真著手做(毛主席說,更主要的從長遠的新民主主義建設著眼來提出這個問題)。」爭取主動、自力更生,就是中共的傳統,這是慣於依附外力的國民黨和民進黨難以理解的。

當大陸沒有足夠實力解決臺灣問題時,毛澤東在1958年「八二三砲戰」中決定:主動將金門、馬祖保留給國民黨,以使兩岸長期處在內戰的「交戰」狀態,干擾美國想要促成的「兩個中國」。

美國知道「臺灣問題」是橫亙於中美之間的首要障礙,於是,後來當尼克森想要改善中美關係時,便需要開宗明義先承諾前述「五項原則」。在1978年底兩國建交談判中,卡特甚至接受了中方提出的與臺灣「斷交、廢約、撤軍」三條件。一時之間,包括鄧小平在內的大陸領導人對於兩岸統一均抱持樂觀態度。然而,美國國會立即介入,於1979年3月底通過了《美國與臺灣關係法》,並溯及該年1月1日中美建交之日生效,使美國有了繼續介入中國兩岸關係(包括對臺軍售)的美方「國內法」依據。北京對此當然不能容忍,鄧小平甚至說出寧可使中美關係退回建交以前(實即斷交)的話,這才逼使雷根不得不(雖然是以欺騙手法)跟大陸簽訂了《八一七公報》。

1987年11月,蔣經國決定開放赴大陸探親,兩岸民間交流終於合法化。但是1988年1月蔣即猝死,大陸不免擔心臺灣未來走向。4月13日國家主席楊尚昆在全國人大講話,呼籲「臺灣領導人認清歷史發展的趨勢,在統一問題上要有緊迫感,及早作出明智的抉擇。」但是1989年以蘇聯和東歐國家的劇變為背景,北京發生「六四事件」。鄧小平針對西方的對華制裁以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變色,提出了「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絕不當頭、有所作為」的28字方針李少軍主編,《國際戰略報告》,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5年1月,pp. 600-601。從此,這也成為處理臺灣問題的基本方針。

1992年起,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前提下開始正式協商,大陸對臺政策此後即以促進交流、加強讓利為原則,希望盡量拉住臺灣,爭取時間厚植國力,徐圖解決。據陸方統計,自1980年以來,臺灣在兩岸貿易中一直是順差,到2019年累計順差額達17,141.3億美元。不過,自李登輝以來,臺灣歷屆領導人所認定的「歷史發展的趨勢」都不是兩岸統一、中國復興,反而是中國崩潰、臺灣獨立。於是,惠臺讓利只能起到延緩(宣布)臺獨的效果,無以有效促統。不過,大陸確實也「穩住陣腳」,撐過了西方的制裁,牽制了李登輝、陳水扁的「建國大業」。

接著,大陸就從「沉著應付」逐漸走向「有所作為」。在香港、澳門相繼回歸之後,大陸開始將臺灣問題提上日程表。隨著臺灣內部選民日益綠化、臺獨勢力擴張,大陸對臺灣問題的態度也越來越積極。2000年2月,北京發表《一個中國的原則與臺灣問題》白皮書,在末段提出「不能允許臺灣問題再無限期地拖下去」。2005年3月,再制訂《反分裂國家法》,規定了「非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的條件,把當時氣焰囂張的陳水扁壓制住。然而在2008-2016年期間,大陸對口頭遵守九二共識的馬英九缺乏戒心,放鬆了促其撥亂反正的要求,反使民進黨在其掩護下起死回生、捲土重來(參見《遠望》2020年7-8月合刊號社論〈馬英九辜負了王曉波〉)。不過,2013年10月6日,習近平在印尼APEC峰會上對臺灣代表蕭萬長說:「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終歸要逐步解決,總不能將這些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這是大陸領導人第一次宣告不要把臺灣問題傳給下一代,顯見他對國民黨的期待。為了拉抬馬英九及國民黨的選情,他甚至在2015年11月在新加坡舉行了「習馬會」。無奈此時國民黨敗局已定,任誰也扶不起這個阿斗。

2016年民進黨全面執政以後,北京一方面見識到了國民黨的無能,另一方面又等不到蔡英文的「答卷」,於是對臺政策便越來越強調主動性。2017年10月,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不但明確了「九二共識」的核心意義是「兩岸同屬一中」,排除國民黨向來以「各表」混淆「一中」的一貫伎倆,並以「六個任何」(「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向民進黨強硬表態;然後,該報告重申「發展是解決我國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提出了暗含兩岸統一在內的「國家發展時間表」,以全方位的發展來促進統一(參見《遠望》2017年11月號社論〈中共十九大後的新中國〉)。2018年12月,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的講話中明確提出:「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主導權和主動權」。緊接著,他就在2019年1月初的《告臺灣同胞書》40週年講話中,不再等候國民黨棄暗投明,也不再寄望民進黨改邪歸正。習近平指出「臺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產生,必將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展現出「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的信心;然後他「鄭重倡議,……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這樣一來,大陸就根本不再以蔡英文當局為對手,要直接與臺灣「各政黨、各界別」的「代表性人士」,共同協商探索「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主動推動統一進程。

歷史似乎正在重演。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發布〈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號召「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並實現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這個號召,就是要繞過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直接與所有反對內戰者共商新中國的政治體制。由此直到1949年9月21日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並於10月1日宣布新中國中央政府的成立,中共都牢牢地掌握「主導權和主動權」(參見《遠望》2019年2月號社論〈將統一進行到底〉)。今天,無論最終在全島綠化及綠色恐怖之下,臺灣還有多少「各政黨、各界別」的「代表性人士」能夠參與探索「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習近平的倡議都代表大陸已經決定主動主導統一的進程及結果。

既然要在國家發展中解決統一問題,統一的主要障礙又來自美國,而美國的霸權高度依賴其軍事力量,因此大陸要在臺灣問題上爭取主動,就必須重視以軍力來保障發展。2017年10月十九大報告的時間表中,原是「力爭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再到本世紀中葉建成世界一流軍隊」,但這在中美對決升高的現在看來,顯然緩不濟急。今年10月21日大陸公布《國防法(修訂草案)》,將「發展利益遭受威脅」納入進行戰爭動員的條件之一。緊接著,10月29日19屆五中全會通過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未提「和平統一」,卻提了「高度警惕和堅決遏制『臺獨』分裂活動」,更提出「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實現富國和強軍相統一」,要「全面加強練兵備戰,提高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戰略能力,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這個「建軍百年奮鬥目標」至少把「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提前了8年。而這一切舉措,從今年高調紀念「抗美援朝」70週年乃明顯針對美國看來,顯然中美對決已從經貿升級到了軍事領域。

今年的新冠疫情最先在中國大陸爆發開來,但中國也是最先走出疫情的大國。於是,在經歷了今年首季-6.8%的經濟衰退之後,第二季就恢復到3.2%的正成長,第三季並已達到4.9%,出口也強勁復甦。中國在全球國際貿易中的比重提升,由中國領頭,歷經8年談判,占全球總貿易額約三成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也在 11 月 15 日簽署。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0月做的推估,今年世界各主要國家及地區中,只有中國大陸的全年GDP是正成長。相對於美國抗疫不力導致經濟下滑,中美之間國力及國際影響力的差距可能會更快縮小。依靠美國支持來對抗中國大陸的臺灣,既擺脫不了遭到美國犧牲的風險,又被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臺獨選民挾持,在這樣的局勢中騎虎難下,只會日趨被動。


丟掉幻想 自己動手

由於中美對決、臺獨繼續全面執政、國民黨靠攏民進黨,再加上港獨作亂,及疫情對各國政府治理能力的考驗,現在幾乎與臺灣問題相關的各方面都回歸到了基本面,沒有太多想像的空間。

首先,大陸對美國(及其盟國)已經不存幻想。雖然《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延續「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的判斷,但也提出「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顯然指美國)對世界和平與發展構成威脅。今年高規格紀念「抗美援朝」以及把建軍目標時間點大幅提前,事實上已經在做應付美國威脅的準備。

其次,大陸對臺灣也不再抱持一廂情願的幻想。今年3月,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就職時,大陸前所未有地沒有發賀電,連「統戰」的姿態都不做了。至於蔡英文5月20日就職演說,刻意將調門放低,故作溫和,大陸也沒有上當,兩天後便宣布將制訂《港區國安法》,其中明訂「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的,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即屬犯罪」,於是臺獨、港獨都屬犯罪行為,只是在司法管轄權上暫時自我設限──目前這類分離主義言行若不在香港進行,或不針對香港,則不予法辦。但這已經預示了未來臺獨分子的刑責(最高可處無期徒刑)。另外,《港區國安法》還設置了可直接在香港辦案的中央駐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可見北京對特區警檢及法官的辦案或審理能力也有所保留。

更值得注意的是:大陸一改過去多年對臺灣敵友不分的「統戰」政策,10月11-13日,央視一連三天報導「臺諜案」,其中還包括以統派面目去大陸活動者。可見大陸對臺工作將更加注意「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首要問題」。並且,央視報導兩天後,15日《人民日報》再發表〈告臺灣情治部門書〉,警告臺灣情治人員「認清形勢,早早收手,回頭是岸」,否則將對他們「緊盯不放、窮追務獲、一追到底」,「勿謂言之不預也」。最後,當1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臺灣一直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之後,15日香港《大公報》就報導:大陸有關方面正在研究制定「臺獨」頑固分子清單,對那些頑固分子及其金主,依據《反分裂國家法》、《刑法》、《國家安全法》有關「分裂國家罪」等條款繩之以法,且「終身追責」。這等於直接昭告天下中國大陸對臺灣的司法管轄權。

前以言之,爭取主動、自力更生,就是中共的傳統。大陸為了爭取主動,對美國和臺獨已經「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北京基於自力更生,對統一大業也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我們從北京處理香港動亂的過程來看,這一屆領導人的作法是先定好制度(法律),再以制度解決問題,而且北京可能已經在起草未來解決臺灣問題的各種法規。但是,構思未來,必須懲前毖後。回顧過去多年來美國與臺獨不斷得寸進尺的歷程,不難發現,顯然過去各種文件、法規給臺獨畫的紅線過於模糊,遏止不住其不斷試探底限的動作。正如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對待侵略者,就得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同他們對話。」若要讓眼前硝煙四起的臺灣海峽不淪於兵燹,那麼任何能解決臺灣問題的制度,也必須對甘願充當侵略者馬前卒的臺獨,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同他們對話。首先,就必須主動劃出一道令美國與臺獨無法迴避、清楚明白堅定嚴格的紅線,然後才能保證臺海兩岸人民免於生靈塗炭,也才能確保中國的統一與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