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8日
|
辛丑年十月廿四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臺獨批判 > 正文

去中國化就是去人性化

解構臺獨文化鬥爭的手法與後果

作者 | 黃國清
黃國清:中原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綠營向來標舉自己是捍衛臺灣民主自由的先驅,也就理所當然的壟斷了民主自由的發言權。所以只要有人反對他們,就是在破壞民主自由,就是反動分子,就是威權復辟。

其實「去中、反中」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民主自由只是華麗的包裝。但因為綠營文化鬥爭的手法極為狡詐、隱密、靈活、細膩,遠非常人可洞見及防備,所以獨派對於傳統文化與國家認同的破壞,幾乎已經大功告成。歷經獨派這種「蠶食」持久戰之後,多數民眾都已身受其害,也感嘆「臺灣社會病了」,但是卻不知道臺灣為何沉淪至此。

 

臺獨策略:運動戰、陣地戰並行

為了分析綠營「去中化」的蠶食戰術,本文必須介紹一位義大利的共產黨人,他叫安東尼‧葛蘭西(Antonio Gramsci)。葛蘭西因為觸怒當時的墨索里尼政權,被迫害而死。在監獄的日子裡,他反覆思索如何才能將馬克思的階級革命貫徹到底,以便推翻資本主義,迎來共產社會。他的結論是:像蘇聯共產黨發動「運動戰」(透過暴力革命、推翻俄國沙皇、建立蘇維埃)的作法是不夠的,尤其在對付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時,更是不夠。

因為西方世界的公民社會,已經發展出非常成熟的生活方式、觀念、價值規範等等。就算採取階級革命,奪取國家機器,一樣無法抵擋來自公民社會的質疑及反抗。因此,釜底抽薪之計,就是發動「陣地戰」,設法破壞西方公民社會裡的各種文化觀念、價值判斷……。換句話說,就是去質疑、挑戰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資產階級的道德規範、價值信仰,進而癱瘓大部分人對於資本主義的認同,甚至使大家厭惡資本主義。

 

持續創造臺獨、反中的正當性

了解「運動戰」與「陣地戰」的內涵後,大家可以上網去查民進黨新潮流系所出的一份文件《到獨立之路》〈第六章臺獨運動的戰略與戰術〉,上面清楚記載實現臺獨的策略,就是要同時進行「運動戰」與「陣地戰」。也就是說,一方面要爭取執政,成立新政權的機會,也就是上述所說的,奪取國家機器;另一方面,則是要對社會進行滲透與改造,即便沒有執政時,也可以社會包圍政府,持續給國民黨政府壓力,持續創造臺獨、反中的正當性。

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我們已經很清楚、同時也很震驚地見識到,他們如何利用國家機器,製造兩岸的緊張。為了讓民眾仇中、反中,綠營甚至不惜犧牲民眾的利益,例如,阻撓金門通水典禮、騷擾欲赴對岸讀書交流的學生等。這些都屬於運動戰。至於綠營如何展開陣地戰,民眾又該如何辨別、提防呢?這對於一般人來說,就有相當的難度了。因為,陣地戰的作戰對象,就是平日沒有時間、興趣學習理性思辨、涉略政治知識的民眾。

 

陣地戰:轉變民眾的意識與信仰

為了說明陣地戰如何實際運作,在此有必要引用幾段葛蘭西在《獄中札記》裡討論「陣地戰」的文字:

舊霸權的破壞與新霸權的建立(按:簡單的說,霸權就是某個社會中的主流文化),都需要長期、細微積累的過程:它必須採取分子式的行動,去破壞霸權中的文化核心──包括有關世界與人、善與惡、美與醜等諸多觀念的總和,大量的象徵意象、傳統與既定意見(按:例如各種刻版印象)、傳統知識與經驗等等,使得舊霸權呈現休克狀態。

陣地戰,是一種分子式的入侵。是透過巨大數量的書籍、手冊、報刊文章,不斷重覆的談話和爭論,以及長期不斷的努力,才能產生某種程度上完全一致的集體意志,如此才能導引出時間與空間上一致的行動。

破壞霸權時所要著力之處,不是對手的種種理論;反而是去影響普通人的意識,他們日常生活中細微的想法──不間斷的去重覆同一論斷/述,以便人們對這些論述習以為常。這不是要他們用理智去接受,而是要他們相信就好。

綠營眼中的舊霸權,就是跟認同中國有關的事物,以及中國傳統文化。只要跟中國及傳統文化有關的歷史、節日、慶典儀式、人物、機構、制度、教育、媒體、信仰、道德規範等等,都可以對之展開質疑、挑戰、收編、混淆、曲解、批判、毀損、淡化、遺忘。以上所述的每項動詞,就可轉化成一套去中化的戰術。每套戰術可以相互支援強化,也可以闢出新戰場、拉起新戰線,再發展新戰術。

所以,所謂去中化,絕對不只是國文、歷史的課綱之爭,也不是損毀老蔣銅像幾椿顯而易見的事而已。去中化的操作,是在各種冠冕堂皇的名義、合法合理的話術下,大規模的進入公、私領域,穿透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連綿不絕的進行,將諸小劣行,轉化成大惡的過程,以期「量變造成質變」。

這些年來,我們常見各種可笑的正名運動,例如從中油、中華郵政,到所費不貲的鼓吹臺灣入聯活動,再到最近訴諸公投的東奧正名。我們還可以看見綠營不斷質疑國家、國歌、國旗的正當性,取消各級學校升旗典禮,將臺灣光復改成終戰,將各種凝聚國家歷史意識的紀念慶典取消,或冷處理,或避而不談。他們又將歷史斷頭去尾,一方面硬把中國史放入世界史或東亞史之中,另一方面則讓臺灣的過往,永遠凍結在228與國民黨威權時期,以至於所謂的轉型正義,就只能清算國民黨黨產、銅像、路名、校名。

當然,我們還不能忘了所謂的「本土化運動」。綠營一方面將源自大陸,且已為多數民眾所奉行的信仰或價值,重新包裝成「臺灣特產」,例如臺灣的媽祖、臺灣的三太子、臺灣的故宮;另一方面,則是持續醜化、扭曲、淡化或避開傳統文化的中國成分,所以儒家思想是封建遺毒;臺中孔廟岌岌可危;日本殖民留下的神社則被一一重建;近代百年人物必須剔除周恩來、鄧小平。最後,則是不論雅俗優劣,大力吹捧臺灣的一切。所以,簡易充饑的小吃,成了國宴;混亂不衛生的夜市,成了都會景點;裸身露體的檳榔西施,則被說成本土文化;臺史系所、臺文系所逐一取代歷史系所、中文系所;平凡的各業從事者也被吹噓成臺灣之光。

位於臺南孔廟後方的武德殿──原本為歷史悠久、傳承中國文化的海東書院,卻於日據時期被拆除,取而代之的為代表日本武士道的武德殿。時至今日,被殖民者所拆的中國文化載體不被今人所惋惜、修復,反之,殖民者所建的武德殿卻成了受保護的「古蹟」,成為忠義國小的小禮堂。

位於臺南孔廟後方的武德殿──原本為歷史悠久、傳承中國文化的海東書院,卻於日據時期被拆除,取而代之的為代表日本武士道的武德殿。時至今日,被殖民者所拆的中國文化載體不被今人所惋惜、修復,反之,殖民者所建的武德殿卻成了受保護的「古蹟」,成為忠義國小的小禮堂。

 

民眾缺少好記性與思辨能力

我們甚至常見以民主、人權、解放之名,顛覆道德倫常。所以政治算計可以超越人性,無恥狡詐貪戾可以戰勝誠信正直廉潔,只要為了臺灣(獨立)一切劣行就可被原諒。受教權與校園民主可以讓學生安心翹課,也讓他們肆無忌憚的抨擊老師、審查課綱。老師已不再是傳道授業解惑人,而是可能濫用權力、威迫學生的潛在獨裁者!許多夾雜色情、暴力、頹廢元素的美日流行文化,蜂擁進入臺灣的校園及電視、網路。就連國際書展,都盛大邀請日本AV女優出席,差點就請她登上北市悠遊卡。

上述各項行動,乍看之下,雜亂無章,亂槍打鳥。有些主張或論調甚至無聊、荒謬、可笑,一般民眾往往一笑置之,不願嚴肅看待。即便某些政客言行不一、前後矛盾,但健忘的民眾幾乎無人會把所有的不道德、不一致連結起來,然後指向獨派背後的意圖。針對一般民眾的陣地戰始終有效,因為民眾缺少好記性與思辨能力。他們又受限於人之常情,不會以嚴格的道德標準要求綠營人士。在訊息零碎化的環境下,更是如此。

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娛樂,無一不是「去中、反中」陣地戰的作戰地點。這是一場鋪天蓋地、無孔不入,但卻又是不動聲色的鬥爭。一般民眾只能任憑大腦逐漸麻痺,思維逐漸癱瘓,最後束手就擒。岩里正男宣稱臺灣正在進行所謂「寧靜革命」時,其實就是在宣稱他所主導的「去中國的文化革命」,正在寧靜的進行!

這場去中化運動,已經進行幾十年了!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民進黨政府倒行逆施,獨派陣營渾話連篇,卻無法激起多數臺灣民眾(尤其是泛藍陣營、中間選民)的義憤填膺、奮力一搏。眾人只是軟弱地呻吟著,最多等著下一次選舉再用選票制裁他們。這種態度與做法,表面上看似奉行民主制度,實際上卻是軟弱不堪地任憑綠營糟蹋自己、蹂躪臺灣。試問,2018年底選舉民進黨敗了,他們有因此收斂嗎?2008年大選,民進黨也曾經大敗,他們有因此反省收斂嗎?沒有,綠營只有更加變本加厲而已!為何?因為去中化的陣地戰已經成功,國魂將墜、文化近亡,多數人每天想的都只是如何競逐小確幸,哪裡還有道德勇氣、政治智慧,可以與這股邪惡的勢力相抗衡呢?面對如此孱弱的公民,綠營當然肆無忌憚!

 

去中化的後果:去人性化

有很多無知的綠營支持者,總以為只要臺灣獨立後,就可以變成美麗島、喜樂島。這些盲從者如果有思考能力的話,必會驚慌地發現,透過這一連串去中化鬥爭的臺灣,即便人民解放軍沒有武力犯臺,這小島也將會墮入人間煉獄。因為「去中化」最終將會變成「去人性化」!

人是理性的動物。學習、思考與文化積累的最終目的,就是要讓人可以駕馭自己的情感、欲望、衝動,將人性中高貴善良的美好特質發揮出來,甚至推展到極致。臺灣文化的主體,不管是道德倫常、人情義理、民俗節慶,本來就是中國傳統文化,不過是因應地區特殊性而加以衍生變化。今日臺獨為了政治目的,不惜摧毀中國傳統文化,這群握有權力的政客,不只得先將自己禽獸化,更是將全臺民眾動物化。

為政者本該視民如傷,對民眾之苦感同身受,現在反而為了政治算計,說謊貪污,違法亂紀,甚至不惜犧牲民眾利益與未來,只為了擷取個人的政治利益。水災當前,官員反應遲鈍,甚至出外旅遊;寧願讓店家無生意可做、運動選手無法參與國際賽事、金門人用水不便,也不願放棄反中、仇中的政策;寧願犧牲校園民主與臺大師生權益,也要阻止管中閔擔任校長,「卡管」卡了將近一年才在選後勉強放行;寧願犧牲中選會公正客觀的地位,也要刁難不利於政府(但有利於民生)的公投。

所謂「臺灣之光」、「臺灣英雄」,不過是媒體一時炒作而來的庸俗成就。而那些所謂「正港」的本土文化、台客文化,往往也只是拿著西方華麗的學術名詞,掩飾背後的空洞、粗糙與低俗。在綠營高舉所謂的「臺灣價值」、「綠色價值」的旗幟下,我們看到的不是臺灣人的樂觀進取、發憤圖強……美好的人格,而是貪婪詐騙、違法亂紀、巧言善辯、欺善怕惡、損人利己的一副亂世景象。

去中化的後果,遠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嚴重,它不止切斷了兩岸的各種連結,也切斷了臺灣社會與人性的連結。某位綠營政客曾經有口無心的說,政治不應該超越人性。綠營去中化的種種作為,的確不是超越人性,而是泯滅、去除人性,其遺禍既深且遠,其罪惡重大難恕矣!

桃園神社(桃園忠烈祠)為日據時期所建,號稱為日本境外保存最為完整的日本神社。在臺灣光復後被改為忠烈祠,更將日據時期抗日先烈入祀其中。在臺灣媚日大潮下,代表日本殖民統治精神的遺址遺跡在臺灣正被積極維護、修復,此僅為其中一例。

桃園神社(桃園忠烈祠)為日據時期所建,號稱為日本境外保存最為完整的日本神社。在臺灣光復後被改為忠烈祠,更將日據時期抗日先烈入祀其中。在臺灣媚日大潮下,代表日本殖民統治精神的遺址遺跡在臺灣正被積極維護、修復,此僅為其中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