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3日
|
辛丑年五月初四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抗戰與光復 > 正文

蔡英文不讓你知道的二二八

作者 | 辛文菊
辛文菊:退休公務員

蔡英文的就職典禮上,掛出大幅版畫──「恐怖的檢查」。象徵著恐怖的來臨。

「恐怖的檢查」這幅畫人人皆知,它是說二二八時,軍隊戒嚴,軍人在軍車上向人民開槍。但很多人都忘了,這畫的作者是四川人,與這軍車上的軍人,21師,是同一省籍。他是共產黨,後來被槍斃了。他叫黃榮燦。

蔡英文沒提這一段,不但不感激黃榮燦畫出這畫,也沒感激共產黨帶領了臺灣人民反對國民黨,她反而在就職演講中,仍然轉彎抹角的在罵共產黨,反對該黨堅持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

為什麼有這些矛盾?為什麼有這個奇爛無比的紙風車的就職表演?其實根節點就是一個,一直是這個,反對中國,反對中華民國,要臺灣大政奉還,回歸日本。當年的二二八是如此,現在的五二也是如此。


被獨派美化的陳澄波

在這恐怖的檢查下,是一段很爛的表演,把那畫中的情節戲劇化,說是軍隊槍殺了陳澄波,一個畫家,跑去跟政府談判,就被斃了,真是太不公道,國民黨太可惡了……。但它不談的是,這些在二二八被殺的人,大多數是國民黨的,遠遠大於共產黨,若以黨籍表面來看,二二八完全是國民黨領導發動的事件,蔡英文卻從來不提這關鍵史實,反而在大罵國民黨,大列該黨之罪,要磨刀霍霍清算之。

大家也從不問這個畫家,陳澄波,沒事你不在家畫畫,跑去與政府談判什麼?你們一批人去找哪個政府談判?在哪裡?談什麼?什麼時候去的?為什麼你們叫「和平使」,去談和平?原先怎麼會不和平,而被國防部長白崇禧槍斃了呢?而這白崇禧怎麼又成了二二八的大菩薩,救了臺灣人無數,而被大大推崇呢?

怎麼又有無數臺灣人,去救了很多外省人,把他們藏起來,以免被倭寇皇民暴徒殺害?這些殺外省人的壞人,該不該槍斃呢?如果不該,為何多年後政府還發錢「獎賞」他們當年殺人,還在五二醜劇中表揚他們,那麼那些保護外省的臺灣好人,他們要怎麼定位?

口口聲聲倡議族群和諧的民進黨,怎麼都不提這些救人義舉,這些最有代表性的「臺灣之光」?是不是民進黨就是壞人,就是當年的倭寇皇民暴徒之後?故要隱善揚惡,曲史造謊呢?

陳澄波到底幹了什麼事,要被白崇禧處以極刑?問題就在「嘉義」,這裡是打殺外省人最慘烈的地方,慘到連醫治被打傷外省人的嘉義醫生,都會被暴徒抓去殺害,由此可見當時是多恐怖。說陳澄波去跟政府談判,就無緣無故遇害,那「政府」該是嘉義市政府,不是軍事單位吧?那陳澄波去的是哪裡呢?是嘉義機場。他與一些嘉義的市議員,去機場幹什麼?不就是叫軍隊繳械投降,不就是叫躲在機場的市長孫志俊束手就擒嗎?陳澄波是因此才會被槍決示眾,這才是嘉義二二八故事的主段,而這是蔡英文的就職大典能談的嗎?如果不演出「果」,而演出「因」,陳澄波等被槍斃的「因」,這能通過民進黨「恐怖的檢查」而獲准演出嗎?這段被刪去的「因」,如下。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民國36年3月2日下午,二二八暴動蔓延到嘉義,暴民開始煽動群眾,毆打外省公務員,市長宿舍被搗毀,外省市長孫志俊見勢不妙,跳牆至憲兵隊躲藏。民眾燒了部分市長家具,又前往警局接收武器,外省警察聞風而逃。

據二二八處理委員會醫療部長黃文說:「外省人當時都集中起來,有一些在武德殿,有一些在中山堂。當時市參議會議長鍾家成,要保護那些外省人,但流氓一直想對付外省人,故常向鍾氏騷擾。有一次我看到鍾先生被流氓圍住,持武士刀要砍他,我向他們大喊:『你們砍砍看!』」當時掛著紅十字臂章,戰時是中立人員。他們被黃部長厲聲一喊,才作罷。每言及此,黃文醫師皆泣不成聲。

當時有一名臺灣銀行的外省經理被暴民追打受傷,倉皇逃入王文其醫師的中央醫院內,經過簡單的傷口處理後,這人說:「時局危險,嘉義街上非常亂,流氓到處耀武揚威,我要趕快離開,免得拖累你。」

「你現在渾身是傷,還是留下來吧,免得被人追殺!」王文其抱著既矛盾又恐懼的心情,想多挽留他。深明大義的外省銀行經理,堅持告別。

果然未幾,暴民已衝到診所,朝醫院開槍,大聲叫囂:「快點把人交出來,你真正不知死活,膽敢保護外省豬。」暴民怒氣沖沖踢開醫院大門,把王文其抓走,關在中山堂等待處死,幸好到晚上王醫師逃出,到北港岳丈家躲藏兩個多月,風波平息才返回嘉義。

二二八事件中,嘉義地區暴亂最嚴重,由於阿里山林場關係,這裡「友仔」(編按:流氓俗稱)很多,二戰期間還有「奉仕」的傳統,所有當過日本兵的,都要出來參加攻打政府的戰鬥,很多市民,商人、婦女和老師也支援皇軍,竟有三千人之眾。原住民鄒族也用從各派出所搶來的槍枝及平常打獵用的獵槍山刀,攻下紅毛埤軍械庫。並進而圍堵嘉義水上機場。2日,暴民攻擊市府,市長孫志俊帶些外省人退至水上機場。5日,警備司令部空運糧食救援機場。由於暴民屬烏合之眾,每天只攻打機場兩、三小時,中午晚上還回去吃飯,而機場守兵靠堅固防禦工事抵抗,故暴民一直攻不下。現今,機場外的水溝、北回歸線經過處及南北縱貫公路的地層下還埋有當時死亡者。日本兵陳正雄說,實際戰鬥接觸嘉義飛機場攻防最烈,約死亡80到120名,傷者50餘名,但有臺獨歷史學者就堅持說死了300多人。

在臺南水交社長大的劉紹南說:「民國35年中,我父親駐守嘉義機場,到36年2月底,發生暴民搶奪日本留下軍械庫,包圍了機場占領了制高點,架上了機槍向機場內掃射,死了一個憲兵,一個機工長,機場警備隊才開始反擊。當時只有十幾名官士兵,因為戰鬥一起,臺籍士兵雇員怕被牽連都請假離職,只剩下外省官兵拼死硬扛,一直撐到援兵到達。當天我二姐要臨盆,因戰鬥已起,無法接生,只得用飛機送往臺南機場出生,我母親和二姐在極端困難的狀況下度過,差點母女雙亡。休息半個月後,我爸在嘉義,我媽獨自帶四歲大姐和未滿月的二姐回南京,再乘船到安慶轉回桐城老家避難。」

在碧潭空軍公墓,有個墓碑寫著:「許天保,空軍第29地勤中隊上士機械士,籍貫安徽歙縣,41歲。民國36年3月1日,保衛營地陣亡」。另據空軍忠烈錄記載:他「在臺灣二二八事變,抗拒暴徒,被槍擊,殉職。」

身歷其事的何邱蕙說:「許天保先生是34年隨空軍29地勤中隊來臺,接收嘉義機場。帶妻、子,子約十幾歲,許太太是四川人,…,許先生在機場被歹徒槍殺,全隊人都知道沒人敢告訴她。同一天陣亡的還有位陸軍排長被重機槍掃死的,正中黨徽入腦而亡,我先生正在他旁邊,並排作戰,一塊水泥打中我先生,眼一閉聽見排長哼了一聲就倒下地了。

另位軍需官就拉我先生爬下樓。我先生告訴我說:『我死不了,你放心吧。』我聽了莫名其妙。他走了,就聽見槍聲停了,人聲大了。我到窗前往外看,我先生帶了二十多位士兵,槍上刺刀,往外大叫衝啊!外面馬路兩邊稻田很多歹徒丟槍,重機槍丟進水溝,都逃跑了。撿了不少的手槍回來。從這次大戰之後,都小戰了。飛機送乾糧和水來,都不敢停機,下貨人即上,起飛還被射擊。」

何邱蕙女兒何芷洲說:「我當時六歲,住機場外眷村。那天事終生難忘。我們家在最後一排,菜販賣菜從前面賣,最後到我家都是些殘菜,我媽就全買下來,因此與菜販熟。那天晚他趕來家裡,大叫殺人了,你們趕快同我來。就叫我媽、弟妹躲在推車裡,上蓋帆布出逃。我偷開帆布外望,都是拿武士刀的惡徒擋街搜人,好可怕。我們就躲在菜販家一晚。第二天我爸從機場開吉普車出來,把全家救到機場內。我爸是機場的隊長,魏聚日家我們很熟,劉紹南小我兩歲。當時真可怕。你知他們殺人用什麼?用鋸子鋸脖子。事後好多人都逃回大陸,打死的就白死了。」


本省暴民濫殺 軍隊被迫平亂

二二八事變的經過再清楚不過,沒有本省暴民的濫殺外省無辜,就沒有後續軍隊的平亂。也由於嘉義暴民最激烈,所以,3月23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到達嘉義巡視後,該地就處死了20多人。白崇禧並報請蔣介石嘉獎高雄、基隆、馬公三要塞,說彭孟緝等司令「鎮壓最為得力」,並特別嘉許「嘉義空軍地勤第29中隊隊長魏聚日,督率數十名士兵,與暴徒三千餘人激戰數日,終能確保機場」。

好了,這就是蔡英文就職典禮漏演的真相。整個表演規畫混亂、史觀狹隘,雖然二二八亂扯,主辦活動的「紙風車」屢屢出錯,頻頻道歉,但也講出了真正臺獨的整個意識型態與其要轉型的目的,他們就是由紙風車劇團表演「臺灣之光」,演繹臺灣400年來的歷史,重現葡萄牙人登陸、清兵入關、日治時期、國民政府來臺等,竟然沒有古寧頭大捷與823砲戰、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十大建設…等臺灣經濟起飛的歷史!有的,反而是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及之後的黑名單、美麗島事件…等一些仇恨的事!


偏頗扭曲的就職典禮表演

之間有白布黑字如在辦理喪事般的表演,而演出的八家將是陰神,是驅邪時出現的,目的是以陰身威赫,竟出現在就職典禮。兩位主持人交叉華語及英語,彷彿是美國的殖民地,完全喪失自己的主體性。另外,當提及原住民族之際,主持人使用「他們」,毫不掩飾「他者化」,原住民族還是被當作欣賞、消費的對象。

司儀表示:「由於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與荷蘭人陸續來到臺灣,西方世界的宗教信仰也因此流傳到臺灣,改變了許多原住民們粗曠而草莽的習俗。」表演中,更出現清兵揮舞旗子,原住民演員落荒而逃的場景。這段發言與表演,引發原住民的不滿。但是,民進黨就不敢說她的「主」國日本對臺灣人的評論,那可比說「草莽」更壞,那就是:臺灣人「貪財、怕死、愛做官」,不要把其當人,要以當生物原則對待。講這話的日本民政長官、殺了兩萬多人的後藤新平,沒有在蔡英文的表演中表現,雖然他們坐在觀禮臺上,來了兩百多人。

整個表演充分彰顯了民進黨人和「紙風車」主持者內心的黑暗面。他們潛意識裡,先住民是蒙昧未開的,漢族文明也是落伍不堪的,只有西方和日本的「文明」才是讓臺灣啟蒙的救世主。

冷眼旁觀民進黨的洋奴沙文主義,能不擔憂他們搞的轉型正義,不也會處處充斥著這種以美日西方為主流意識的洋奴沙文主義嗎?哀哉臺民!

「紙風車」就是最虛無沒用的東西,既不能發電,也不能吹風,就是空心,這倒與蔡英文相似,故一吹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