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
辛丑年三月初七
連載首篇 | 上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首里城浴火重生

琉球有識之士如是說

作者 | 編輯部 編輯部 : 《遠望》雜誌
【編按】

2019年10月31日,位於琉球冲繩那霸市的世界文化遺產——首里城突發無名大火,遭到嚴重焚毀。首里城曾經是琉球王國的都城所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一度完全毀壞,戰後重建復原。火災發生後,冲繩縣政府向日本政府尋求援助,日本提出了「以國家為主體」的重建方針。結合這一現狀,圍繞首里城重建的意義及未來方向,兩位琉球學者分別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其中,比武根照夫琉球大學名譽教授提出:琉球人必須深思熟慮,懷抱著「不再重蹈復歸運動覆轍」的決心,投身到重建「民眾之城」的偉大事業中去;親川志奈子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共同代表更指出:我們應當追求的,不是在國家的框架之中完成復原,而是與全世界的琉球人齊心協力,以我們琉球人為主體推進復原工作,重建琉球人身分認同的象徵——首里城。

重建「民眾之城」的事業

國家必須對戰爭懷有贖罪意識原載於2019年11月9日《琉球新報》。

比武根照夫

圍繞首里城重建一事,最根本的主題是「重建事業應當以國家為主體,還是以冲繩縣(琉球)為主體」。前任縣知事翁長雄志在職期間,日本政府一連五個月沒有與其會見,如今卻在第一時間提出「給予冲繩縣全面支持」。從這一點來看,眼下冲繩縣民應當結合當地實際情況,開始思考如何應對這種「國家主導」的形式。過去態度冷淡的國家,為何突然如此積極?對此一味讚美是否妥當?這值得我們寄予深切關心。

關於國家對重建事業的支持,首先應當明確的是:對於以首里城被燒毀為代表的文化遺產毀壞等事件,國家究竟負有何種責任?責任範圍何在?其次,也應當以這次重建為重要契機,對首里城的管理、運營方式等方面進行研究和探討。

同時,我們不能忘記,國家對冲繩負有戰爭責任,「如何承擔責任」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在戰爭期間,日本曾經將首里城做為軍事要塞,並且將司令部設置在這裡。由於這場輕率魯莽的戰爭,琉球王國大量寶貴的財富、被視為精神支柱的文化遺產都慘遭破壞。因此,日本參加重建事業之際,必須對此懷有贖罪意識。

如果僅憑冲繩縣的財政力量,不足以完成重建事業,「國家與縣合作共建」也不失為一種方案。關鍵在於,在此過程中,冲繩縣要明確向日本表達縣一方的主體性,提出縣一方的文化政策,充分展現冲繩的精神與態度。

對於文化遺產的毀壞,冲繩應當深切體會其中的痛楚。事件發生後,原本在韓國訪問的玉城知事立即折返,並且向國家提出支援重建的請求。玉城知事的行動本身,毫無疑問是基於他的信念,其真誠不容置疑。

但是,對於知事第一時間「向日本求助、依賴於日本政府」的態度,我們又應當如何看待呢?在我看來,冲繩首先應舉全縣之力,圍繞未來的重建方案進行討論與思考。冲繩可以將關於首里城的哲學視角納入思考,集合全體縣民的智慧,以冲繩為主體制定重建方案。在此基礎上,再考慮向日本尋求援助。

在邊野古問題上,國家與冲繩當前正處於對立狀態。在這種政治狀況下,「首里城重建」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現在冲繩應當做的,就是以民眾的想像力和縣民自身的力量為基礎,呼籲縣民參與到重建事業中來。這些日子以來,我們獲得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援。為了回報來自全世界的善意,唯一的方法就是讓縣民參與重建。

我們應當如何推進首里城重建呢?可以明確的是,我們決不能讓政治力學左右首里城的文化空間。不必太過焦急,我們必須深思熟慮,懷抱著「不再重蹈復歸運動覆轍」的決心,投身到重建「民眾之城」的偉大事業中去。

 

關於「日本內部的冲繩」的擔憂

請以縣民為主體推進復原原載於2019年11月10日《琉球新報》。

親川志奈子

「首里城重建」是否會被當作一種政治籌碼?如今,這一問題令人感到十分憂心。火災發生後,冲繩縣知事玉城丹尼立即趕赴東京,向日本政府請求援助。但是,關於首里城重建的方式,傾聽縣民聲音的過程也是必不可少的。

今後,不僅是自民黨議員,共產黨和社會黨等其他政黨,或許也會加入請求日本支援重建的行列。但是,我們必須留意:在此過程中,琉球是否會被日本民族主義吞沒?日本政府應當正在考量,在冲繩復歸日本50週年之際,要如何修復日本與冲繩之間的對立和鴻溝。令人擔憂的是,日本可能會藉助復原首里城的機會,將冲繩納入「日本內部的冲繩」這一框架。

目前火災發生的原因尚不明確,而日本政府已經迅速作出承諾,聲稱將對冲繩給予「全面支援」。但是,這也可能造成冲繩與日本本土之間的割裂。眼下冲繩正在反抗日本政府的決策,日本自然希望藉機施恩;但在千葉縣、福島縣等其他受災地區,還有許多受災民眾無家可歸。對於國家「全力支援冲繩」的宣言,如果冲繩一方無所顧忌地表達喜悅,或許會招致其他地區居民的批判,比如「將資金用於重建首里城,而不是用於援助受災民眾,實在太不合理了」。也就是說,有可能產生地區割裂、對弱者棄之不顧等新的問題。

首里城並不僅僅是一座單純的建築物。對我們來說,重建首里城的過程,也是一次重新學習歷史,理解建造者和歷代復原者內心想法的機會。做為歷史的舞台,包括奄美大島和宮古、八重山群島在內的琉球各地應當圍繞「首里城具有何種意義」展開討論,在此基礎上重建真正的首里城。

另一方面,日本對琉球實施兼併之際,也曾經利用首里城對琉球人進行同化,將其做為琉球兼併的象徵。在冲繩戰役期間,由於日軍將司令部設置在首里城,首里城一度遭到嚴重毀壞。如今,首里城已經不再是國家的工具,應當在琉球人手中,憑藉琉球人自己的力量加以復原。因為重建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或許會讓人不自覺地想要依賴國家支援,但只有對建材、技術、人才、費用逐一加以考量,在此基礎上推進重建工程,才是琉球自身的力量所在。

在全世界的琉球人網絡中,也展開了關於「重建我們的城堡」的討論。我們應當追求的,不是在國家的框架之中完成復原,而是與全世界的琉球人齊心協力,以我們琉球人為主體推進復原工作,重建琉球人身分認同的象徵——首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