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
辛丑年三月初七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統一與中國 > 正文

讓美國人告訴你「美臺友好」的醜陋真相

編譯 | 劉惠雲 石佳音 簡妤蓁 劉惠雲 : 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美國波士頓大學電腦碩士,任職軟體工程師二十餘年。
石佳音 :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簡妤蓁 :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碩士研究生
【編按】

(如須轉載,請先徵求《遠望》同意,於文首註明出處,並不得隨意更動內容。)

蔡英文在今(2020)年1月14日,也就是她高票勝選後的第三天,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訪問。她自信滿滿地宣稱:雖然「無法排除(兩岸間)戰爭的可能性」,但「必須做好準備」,而中國「侵略臺灣或試圖侵略臺灣將付出很大的代價」。可是,當她被問到「是否有信心,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美國會前來協助」時,卻只說:「我們……將持續和他們(編按:指美國)一起努力,讓區域可以維持和平與穩定。」

事實上,明眼人都知臺灣只是美國牽制中國大陸的一枚棋子。如果保有棋子的代價太高,或是犧牲棋子可換取的利益極大,「棋子」就會變成「棄子」。

跟蔡英文的「自信」相反,越來越多的美國智庫、專家、將領,以及他們所參與的兵棋沙盤推演,在在顯示中美之間若是打一場有限戰爭,美國勝算很小,尤其在中國占有地緣優勢的東亞,更是如此。

就在「做好(戰爭)準備」的蔡英文第二任期開始之前,5月9日英國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刊出〈中美互信處於1979年以來的最低點—此事的實質意義為何?〉(There is less trust between Washington and Beijing than at any point since 1979—What does that mean in practice?)一文,文中引述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國際事務及國防高級研究員奧赫曼內克(David Ochmanek)參與兵棋沙盤推演的見聞以及他的憂慮。為幫助讀者瞭解文意,我們按上下文以〔〕增補字詞。另,文中小標題、編按皆為編譯者所加。

該文指出,在進行兵棋沙盤推演時,奧赫曼內克最擔心的是中國進攻臺灣,而美國則含蓄地保證了臺灣的安全。蘭德公司模擬的情境之一,是紅隊(中國)針對臺灣軍隊以及美軍在太平洋(包含冲繩與關島)的軍隊、基地和指揮控制節點(command-and-control nodes)發動「聯合火力打擊」。藍隊(美國)許多飛機尚未起飛就會被摧毀在地面,機場跑道也被破壞。中國會切斷美軍的通訊連結,一來掌控資訊優勢地位,二來這是被稱做「系統毀滅戰」全方位戰略的一環。接下來中國軍隊會水陸並進攻擊臺灣島。美軍潛水艇會發射魚雷擊毀某一部分中國的入侵,但駛近戰場的航母和護衛艦會被中國的反艦飛彈擊垮。奧赫曼內克說:「以往我們總是假設美國會強力且在早期就介入〔臺海戰局〕,但現在我已經沒有成功的信心。」

不過,奧赫曼內克不是到今年才對美國介入臺海「沒有成功的信心」。


中國在局部戰爭中占有優勢

去年7月25日美國《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特約撰稿人吉西南(Kathy Gilsinan)也寫了一篇〈中美之戰何以美國會輸〉(How the U.S. Could Lose a War With China)為求精簡,該文原有註解一概從略。原文請見下列網址: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9/07/china-us-war/594793/,吉西南說:

如果美中爆發戰爭,這兩個世界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的衝突將極為可怕。而且美國很可能會輸。

現任和前任的國防部官員和軍事分析家們都很關心這個議題,其中一位在今(2019)年稍早告訴《防務快訊》(Breaking Defense,美國軍事新聞網站)說:在美國對抗俄國和中國的兵棋沙盤推演裡,美國會被打到「屁滾尿流」(“gets its ass handed to it”)。

長期監督美國在亞洲軍事部署的上將戴維森(Philip Davidson)上週在「亞斯本國安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中演說。他稱中國是「美國長期戰略和國際秩序基本規則的最大威脅」。他描述中國近來軍力快速增長,不管是空、海、陸、太空,以及網路層面,雖然目前數量上還不及美國,但是未來5年之內(按:指2024年之前)有可能比美國還強大。

不過,單從軍艦、飛彈、戰鬥機和軍隊的數量上並無法看出全貌。中國已經在地緣上占了優勢。

歐巴馬政府失敗的「重返亞洲」政策沒能阻擋中國軍事和經濟力量在亞洲的壯大,中國造島、推展關鍵基礎建設、投資加強軍力。同時,川普總統還抱怨開銷太大,他質疑美國是否應該協防亞太地區的盟國,例如日本。(但戴維森上將在亞斯本論壇上說:「美國在這世界上,沒有其他比日本更為重要的同盟國」。)

問題在於:會導致美中真正開戰的因素是什麼?如果中國占領美國的民主夥伴和軍售買家臺灣呢?美國真得會冒挑起世界第三次大戰的風險嗎?如果中國對被美國認定屬於日本的「尖閣群島」(按:即釣魚島)伸張主權呢?中國如此行動會觸犯美國協防盟國的承諾嗎?

上述兩種可能情況(按:中國大陸以武力統一臺灣或奪回釣魚島)都不必然促使美國總統發動戰爭,尤其是川普。但它們卻是蘭德公司在研究「美國能否防止中國以武力取得領土」的眾多虛擬情境之二。目前看不出來美國能夠阻止中國上述行動。

值得注意的是,美中發生戰爭的最可能情境是在亞洲──在此,只要美國保不住日本宣稱擁有主權的島嶼(按:指釣魚島)或臺灣,中國就贏了,而不是中共占領華府才算贏。美國為了達成目的,除了網絡攻擊之外,也會從海上及空中攻擊中國軍隊。但問題是,至少在過去20年裡,包括藉由觀察1990年代美國在波斯灣戰爭中的作為,中國正是在準備應付這種型態的衝突(按:指局部有限戰爭),並且中國在國防上的投資已經足以強力地遏止美國的進逼。

吉西南接著說,中國有飛彈可以炸沉軍艦,擊落飛機。理論上,中國飛彈還可以飛到美國在日本和關島的基地,攻擊美國的飛機和跑道。蘭德公司出版的研究報告《美中軍事記分卡》(U.S.‑China Military Scorecard)Heginbotham, Eric, et. al. The U.S.-CHINA Military Scorecard: Forces, Geography, and the Evolving Balance of Power, 1996-2017. RAND Corporation, 2015.指出:「很多觀察中國的研究員認為,開戰伊始,就會有飛彈攻擊〔美軍〕空軍基地」,而根據蘭德公司的分析,「哪怕只是使這樣一個基地癱瘓幾天,就足以在衝突中扭轉勝負。」

蘭德公司於2015年出版的《中美軍事記分表》中,一共分析了13個中美兩國軍事交鋒的模擬情境。該研究報告指出,中美若在臺海開戰,美國將在取得空中優勢上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難以確保美軍能在一場短期戰爭或長期戰爭的最初幾週內取得制空權,而這將影響美軍在海上、陸上的作戰表現。

蘭德公司於2015年出版的《中美軍事記分表》中,一共分析了13個中美兩國軍事交鋒的模擬情境。該研究報告指出,中美若在臺海開戰,美國將在取得空中優勢上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難以確保美軍能在一場短期戰爭或長期戰爭的最初幾週內取得制空權,而這將影響美軍在海上、陸上的作戰表現。


美國介入臺海「沒有成功的信心」

本文作者吉西南也引用了前述今年5月英國《經濟學人》才採訪過的蘭德公司的國際及國防事務高級研究員奧赫曼內克的話,寫道:「如果中國的目標是拿下臺灣,原則上他們在幾天到數週的有限時間內就可完成,根本不必在軍事上全面擊敗美國來達到這個近期目標。」

奧赫曼內克參與了蘭德的兵棋沙盤推演,結果是美國輸了。他說:「中國不只會攻擊我們在該地區的空軍基地,他們也會攻擊海上的航空母艦和太空中的傳感器,還會攻擊我們主要經由太空的通訊系統。他們會摧毀我們指揮系統裡的數據庫。他們將會在各個方面竭盡所能地壓制我們。」不過,他們雖然會嘗試各種手段,但值得注意的是許多這類手段並未測試過;不像美國,中國並沒有多少在實戰中使用這些武器的經驗。(按:中美兩國是誰窮兵黷武,其理至明。)但自從20年前柯林頓總統派遣航母逼近臺灣海峽去遏止中國大陸對臺灣的威脅後,中國軍力的成長展現了極大的改變。當時中國曾對臺灣發射飛彈,但他們那時的飛彈威力並不強,也射不準。前任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幕僚主任布羅斯(Chris Brose)在亞斯本論壇上的一個單獨會談中也說:「柯林頓總統派遣航母過去時,中國找都找不到它的位置。這25年來他們不但弄清楚了如何發現這種作戰系統(按:指美國的航母戰鬥群),而且還能用大量的精準武器來壓倒此系統。」

如果臺海又可能真得發生衝突,而美國再派航母前來,布羅斯明言:「這樣說吧,我不會想登上這艘航母。」


美國不願捲入陸戰

目前,美國是以精密校準的反制措施來向中國表達不滿,但這不至於激起北京的攻擊性回應。美國進一步派遣海軍艦艇穿越〔臺灣〕海峽,而且在南中國海進行其「航行自由」的軍事演習。法國和英國也進行類似軍演。在軍事範疇外,美國也和中國競爭或對抗,譬如對從中國進口的貨物懲罰性地提高關稅來促成貿易協定,禁止中國的電信業者「華為」在美國經營。華府對於中國的人權、民主問題,譬如「拘禁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壓制香港示威民眾」等,倒是沒有太積極作為。

美國對中國的能力瞭解甚多,但看清中國的意圖是另一回事。前中情局代理局長、現在任教於霍普金斯大學的麥克勞弗林(John McLaughlin)說,中國官方宣稱成為全球性強權是他們的目標,但此話的真意並不清楚。他們是要像許多國家一樣,環繞其邊境打造一個防禦性的緩衝區呢?還是有其他更具惡意的意圖?

麥克勞弗林曾告訴本文作者吉西南:「放眼世界,你可以大致看出一些國家對美國明顯懷有敵意,比如北韓和伊朗。但是中國還很難說。」

大約十年以前,當時的國防部長蓋兹(Robert Gates)曾警告過「頂級戰爭」(“high end” war)的危險性。他說任何想送陸軍士兵去亞洲(或中東、非洲)打仗的國防部長,腦袋都有問題。現在這樣一場衝突的代價又更高了,所以軍事指揮官更不願意捲入這種昂貴的國外糾紛中。

對於想要爭奪取代川普〔的資格〕的民主黨人,很多參與2020年〔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候選人都把中國定位成主要的國安威脅,凸顯出這個議題在華府已是兩黨共識。不過,從這個觀點衍生出的政策大部分都還在研議當中。

最後,吉西南寫道:還有一項不確定性。兵棋沙盤推演是一回事,真槍實彈又是另一回事。無形的因素(如軍人的訓練)可以影響戰爭結果。麥克勞弗林指出:「中國並沒有打過很多戰爭,所以某種程度上他們在兵棋沙盤推演之外的實戰表現還是個未知數。但願我們不會到必須去判定其答案的地步。」


美國名為保臺 實為棄臺

蔡英文上台以後,在2017年將臺灣過去多年的「防衛固守」戰略加上「重層嚇阻」4字,做為臺獨主政下「以武拒統」的新戰略原則。根據國防部2017年出版的《四年期國防總檢討》,所謂「重層嚇阻」,是要「以創新、不對稱作戰思維,發揮聯合戰力,使敵陷入多重困境,嚇阻其不致輕啟戰端。倘敵仍執意進犯,則依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之用兵理念,對敵實施重層攔截及聯合火力打擊,逐次削弱敵作戰能力,瓦解其攻勢,以阻敵登島進犯。」

然而,對臺灣始終「念念不忘」的日本內閣在7月14日通過2020年版《防衛白皮書》,明確指出:兩岸軍事平衡已朝對中國大陸有利的方向傾斜,且差距年年擴大中。這就意味著:臺灣軍方僅靠「不對稱作戰思維」,無法扭轉兩岸「不對稱軍事差距」持續擴大。因此,蔡英文對兩岸戰爭是否「做好準備」,其實全要看「外援」是否可靠。而這個「外援」,不是指不敢跟中國獨力作戰的日本,只可能是BBC在1月14日問她的「是否有信心,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美國會前來協助?」

2020年1月14日,蔡英文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被問及:「您是否有信心,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美國會前來協助?」蔡英文的回答則是:「我們要做的是繼續和他們一起努力。」(畫面截取自:Youtube,BBC News中文,臺灣總統蔡英文接受BBC專訪:我們已是獨立國家,2020年1月21日,12'11”。)

2020年1月14日,蔡英文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被問及:「您是否有信心,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美國會前來協助?」蔡英文的回答則是:「我們要做的是繼續和他們一起努力。」(畫面截取自:Youtube,BBC News中文,臺灣總統蔡英文接受BBC專訪:我們已是獨立國家,2020年1月21日,12'11”。)


就在日本內閣通過新版《防衛白皮書》的同一天,臺灣正在進行針對「中共武統」的「漢光36號」演習。當臺灣國防部長嚴德發在視導操演時,對於空軍特別提醒其「保存戰力」的重要性,明確指示「為戰機找到適當、能遮障的位置,是未來思考的重點之一」。但是,如果空軍要以「保存戰力」做為「思考的重點」,那麼顯然臺灣已經放棄了以「迎戰」爭取「空優」,而是要以「避戰」等候「外援」。可是如果在戰爭中失去空優,那麼「陷入多重困境」的只會是臺灣,而所謂「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的豪言壯語都只是作文比賽的「佳句欣賞」,騙騙無知腦殘的人造「天然獨」或許有效,但是絕對無法用來「削弱敵作戰能力,瓦解其攻勢,以阻敵登島進犯」。

那麼,關鍵問題還是:即使臺灣盡可能「保存戰力」,能否撐到美國救星出現?或者,美國到底會不會扮演臺獨救星的角色?

姑且不論若美國再派航母介入臺海爭端,布羅斯敢不敢「登上這艘航母」,至少現任美國總統(即三軍總司令)川普不會派軍隊前來援助臺獨。

前述《大西洋》雜誌作者吉西南說:不論中國大陸以武力統一臺灣或奪回釣魚島,「都不必然促使美國總統發動戰爭,尤其是川普」。這不是信口胡謅。2017年9月,颶風瑪莉亞(Hurricane Maria)重創美國屬地波多黎各,造成將近3,000人死亡及大範圍停電,損失將近千億美元。杜克(Elaine Duke)女士當時擔任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她在今年7月接受《紐約時報》專訪4時透露:風災之後「川普總統最初的想法更像是生意人」,他對波多黎各受災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我們可以賣掉這座島嗎?或者是出脫那筆資產?」我們試想:如果在川普心裡,連美國統治超過一個世紀的屬地波多黎各也不過是一筆「資產」,一旦無利可圖或虧本時就想賣掉出脫,他怎麼有可能為了保衛臺獨而冒賠本之險?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在其《白宮回憶錄》中說:川普常比喻中國是張大辦公桌,而臺灣則小如筆尖。孰輕孰重,還用問嗎?

但是,為什麼從川普上台以來,美國行政部門屢次批准對臺軍售,還公開支持臺灣參與WHA,美國國會則頻繁出臺各種「挺臺」法律,川普更在兩岸關係日趨緊張之際公開派其衛生部長訪臺?根據「美國第一」的大原則,「美臺關係」的實質絕對不可能是美國在臺協會(AIT)從今年1月蔡英文勝選後開始吹噓的「真朋友,真進展」──如果連波多黎各都被川普視如敝屣,臺灣怎有可能是「真朋友」?

真相既醜陋又現實,那就是據李敖所言:「臺灣人給美國人當看門狗,還得自己花錢買狗糧。」首先,美國對臺灣從來不賣最高端軍備,而且所開價錢一定比賣給它的真正同盟國貴很多。這就是臺灣媒體屢屢詬病的「凱子軍購」──高價「狗糧」。從1979年美國通過的《臺灣關係法》,及今年8月底才全部解密的1982年時任AIT處長李潔明(James R. Lilley)向蔣經國秘密提出的「六項保證」原文,主要就是美國片面「保證」繼續「賣狗糧」,但是從不承諾要為保臺而出兵。至於近幾年那層出不窮的各項「挺臺」法律,也沒有一條嚴格規定美國政府有「法定義務」以軍力保護臺獨抗拒統一,但是每一條都在鼓動臺獨反中仇中、挑釁大陸。可見美國一方面急於賺盡最後一筆「狗糧」錢,另一方面在中美對決激化之中,判定「養狗千日,用在一時」,現在正是鼓動中國周邊的所有走狗群起撕咬中國的最後時機。那一部部「挺臺」法律,以及假意支持臺灣參與WHA的空言(結果它自己退出了WHO),不過是馴狗師對走狗下達的「攻擊」口令。「走狗」的最終價值(除了自費買狗糧),就是為主人犧牲狗命。反之,有誰聽過狗主人會為護其走狗而犧牲自己的?1989年「六四」之後,天安門廣場學運「總指揮」柴玲逃到國外,問當時已當上美國駐華大使的李潔明為何不插手干預,李直接告訴她:「我們不在乎」。那麼,臺灣人憑什麼相信同一個李潔明(以及他背後代表的同一個美國)的「六項保證」就是真心的?

所以,美國現在對臺灣所做的一切,名為保臺,實為棄臺──用「筆尖」狠戳一下「辦公桌」,筆毀桌傷,美國則拿著「狗糧錢」在一旁喊加油。而蔡英文及民進黨所做的一切,就是行險僥倖,希望「狗仗人勢」,逼大陸退讓。

北京面對香港「反修例」之亂,從去年6月底暴亂分子攻下立法會之後,隱忍近一年,主要考慮之一就是投鼠忌器,不願刺激臺獨。但是今年1月蔡英文照樣高票勝選,5月蔡英文第二任就職講話又證實了她不可能「回心轉意」。兩天後,大陸就公開宣布制訂《港區國安法》。同理,臺灣當局與社會多年來持續走向臺獨,大陸卻總會「善意解讀」、迴避攤牌,很大程度上也是不願給美國提供反中口實。但如果中美關係惡化到大陸在臺灣問題上也不再投鼠忌器,甚至判斷夜長夢多、事不宜遲,那時,臺灣就只會從「美國的棋子」變成「美國的棄子」。

不管蔡英文說她「做好準備」是指何而言,每一個支持臺獨的臺灣人民遲早都要面對「美臺友好」的醜陋真相,想清楚:你是否準備好為狗主人犧牲?

2020年5月20日,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推特上恭賀蔡英文連任成功,並表示「美國必須強力地、保持原則地、不分黨派地繼續支持臺灣」。可見,無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候選人當選,美國都將繼續視中國為主要的威脅,並不斷利用臺灣問題侵擾中國。(畫面截取自Twitter@Joe Biden,5月20日。)

2020年5月20日,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推特上恭賀蔡英文連任成功,並表示「美國必須強力地、保持原則地、不分黨派地繼續支持臺灣」。可見,無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候選人當選,美國都將繼續視中國為主要的威脅,並不斷利用臺灣問題侵擾中國。(畫面截取自Twitter@Joe Biden,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