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
辛丑年三月初七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遠望 > 正文

美國族群衝突戳破「普世價值」真相

作者 | 石佳音 石佳音 :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編按】

本文轉載自華夏經緯網,2020年6月8日

在美國總統川普掀起的中美對決中,港獨、臺獨作為美國支解中國的馬前卒,為了「美國第一」,勇往直前。2020年5月20日,在蔡英文就職第二任的同一天,川普向國會提出《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認為過去20年來的對華政策是失敗的,決定改採更具「競爭性」的方針,宣稱:「我們不再迎合北京的要求,營造適當的對話『氣氛』或『條件』。…當平靜的外交手段被證明是徒勞無益的時候,美國將加大對中國政府的公眾壓力,並在必要的時候採取行動,施加相稱的代價來保護美國的利益。」兩週後(6月4日),來自8個西方國家(澳洲、加拿大、德國、日本、挪威、瑞典、英國、美國)國會及歐洲議會總計18名政客議員便發起成立「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在這個跨國反華組織的成立聲明中,他們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應當(能夠)肆意踐踏普世價值和人權」(no nation should be able to freely jeopardise global values and human rights)。

這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再度以虛偽的「普世價值和人權」玩弄「雙重標準」的騙術。這些西方政客(其中包括兩位美國參議員)一方面完全忽視美國長期「肆意踐踏普世價值和人權」而歧視非裔、亞裔及西語系美國人,且現任總統川普還被美國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團體(包括三K黨)全力支持;他們也對川普再三揚言要動用軍隊鎮壓美國內部抗議示威的恐嚇言論置若罔聞。另一方面,這些西方政客則把「普世價值和人權」扭曲為政治工具,一面倒的支持香港暴亂、批評中國為維護香港安定而推動的「港版國安法」。


美國的天大謊言:「人人生而平等」

事實上,美國是人類史上最沒有資格奢談「普世價值和人權」的國家。因為這個國家就是建立在一個關於「普世價值和人權」的天大謊言上。

1776年7月4日,代表北美洲13個英屬殖民地的「第二次大陸會議」通過由托馬斯.傑弗遜起草的《美國獨立宣言》,宣布13州脫離英國而獨立。這個宣言提出了幾個號稱「不言而喻」的「真理」,首先就是「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這句話直截了當、扣人心弦,簡直難以想像如此聖潔的「普世價值」還能有例外。但是,它卻正是一個天大謊言。

首先,宣言起草人傑弗遜家裡就蓄有黑奴,而且他並不打算解放這些被當成牲口的奴隸。12年後,在1789年制訂的美國憲法中,為了計算各州眾議員名額,明訂黑奴人口按「五分之三」計算。顯然,在美國建國者心中,黑人不在「人」的定義之中,因此不適用「生而平等」這個「普世價值」。

1863年1月1日,被譽為「偉大解放者」的美國總統林肯發布了《解放奴隸宣言》。但那是在1861年4月美國「南北戰爭」爆發的一年多以後,林肯為了配合「武力統一」搞獨立的南方各州,才宣布的配合措施。因此,仍在美國聯邦掌控下的各州依然可以畜奴。換言之,同樣是黑奴,美國白人統治者要不要將其納入「解放」對象,要看這樣做是否有助於這個白人國家的「武力統一」。

內戰結束後,美國白人統治者也覺得這種打折扣的「解放」說不過去,終於在1865年1月31日由國會提出憲法第十三修正案,並於同年12月6日生效。該增修條文廢除了全美各地的奴隸制。但是,黑人只不過不再是法律上的「財產」(奴隸),不代表就是與白人「生而平等」的「人」。於是黑人在南方各州繼續受到所謂「隔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的歧視待遇。並且,為了安撫南方各州接受「武統」的結果,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1896年還裁決這種歧視性的「隔離但平等」合憲!

二戰期間,美國黑人參戰有功。二戰過後,黑人不願再忍受美國體制性的歧視,掀起了黑人民權運動。1954年起,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判決種族隔離違憲,使民權運動遍地開花,直至1968年進一步與「反越戰運動」結合。其高峰是在1963年8月28日,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發表著名演講《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a Dream)。他首先指出:「一百年前,一位偉大的美國人簽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一百年後的今天,在種族隔離的鐐銬和種族歧視的枷鎖下,黑人的生活備受壓榨」,於是,他大聲疾呼:「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站立起來,真正實現其信條的真諦:『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此演講促使美國國會在翌年通過《1964年民權法》(Civil Rights Act of 1964),將所有種族隔離和歧視政策定為非法。然而,金恩本人卻長期處於聯邦調查局監控,並於1968年4月4日遇刺,兇手動機至今成謎。而美國黑人迄今也只爭取到形式上的法律地位平等,實際生活上則仍與其他有色人種一起,繼續承受美國社會根深柢固的白人優越主義所歧視。「人人生而平等」還是夢想,《獨立宣言》仍是謊言。

「人人生而不平等」的美國

2020年5月25日,非裔黑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市因涉嫌使用假鈔被捕,白人警官跪壓他的脖子近9分鐘,使他窒息而死。事件點燃了積蓄已久的族群矛盾,到5月底為止全美至少140個城市發生抗議示威,許多地方出現打砸搶,至少21州已出動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維持秩序。

英國BBC盤點這次全美遍地烽火的背景,再度凸顯美國《獨立宣言》中「人人生而平等」是個謊言:

一、近年來有許多非裔美國人(較知名的有Philando Castile、Terence Crutcher、Michael Brown、Alton Sterling、Eric Garner)在美國被執法人員殺害,但相關人員並未獲判任何刑事罪刑,甚至未被起訴。2019年,非裔美國人占全美人口不到14%,但在警察造成的1,004起致命槍擊事件中占了23%以上。反之,占總人口60.4%的白人只占警察槍下亡魂的36.8%。

二、雖然美國白人濫用毒品的發生率與黑人相當,但黑人因此而被捕的機率比白人要高得多。2018年,每10萬名黑人中就有約750人被以濫用藥物的罪名拘捕,但每10萬名白人中約只有350人同此遭遇,不到一半。此外,儘管黑人與白人使用大麻的程度相當,黑人因擁有大麻而被捕的可能性竟高達白人的3.7倍。

三、2018年,黑人占美國監獄人口近三分之一。這表示:美國每10萬名黑人有1千多名被關在獄中,而每10萬名白人中大約只有200名被囚。黑人在監的數量相當於白人的5倍,並且幾乎是西班牙裔美國人的兩倍。反之,占美國總人口超過60%的白人僅占監獄人口的30%。

四、美國社會中的種族分化也表現在住房、醫療和就業。2016年,白人家庭的平均淨資產是黑人家庭的近10倍;沒有醫療保險的黑人比白人的兩倍還多;黑人更有可能從事服務業,並居住在人口稠密地區,加上醫療資源配置不均,黑人的新冠病毒罹患率與死亡率偏高──超過34%的住院患者是黑人(美國確診重症才准收治住院),且截至5月20日,因病死亡案例中23%為黑人。病毒大流行期間,黑人的失業率也比白人高。佛洛伊德就因新冠病毒導致的封城而失去了保安的工作。但是,華盛頓智庫政策研究學會(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報告指出,今年3月美國2,200萬人失業的同時,國內億萬富翁的財富卻還增長了10%,可見以白人為主的「上流社會」並未受到疫情影響。

五、在佛洛伊德被殺害的明尼阿波利斯和聖保羅市,43萬人口中不到20%是黑人。在病毒大流行導致裁員之前,有10%的黑人居民失業,而白人只有4%。2016年,居住在該雙子市的黑人有32%低於貧困線,而白人只有6.5%。那裡的社區高度隔離,黑人的房屋擁有率在全美最低。

以上這些由BBC報導的資料顯示:美國至今仍是一個「人人生而不平等」的國家。佛洛伊德生而為黑人,使他先天處在被歧視的不利地位,生活難、就業難、就醫也難。佛洛伊德經死後屍檢,發現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但病毒還沒來得及讓他發病,他就死於警察暴行。

一定有人會說:美國已經可以選出黑人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了,可見黑人地位已有大幅提升。但是,奧巴馬除因生父是來自肯亞的黑人而遺傳到他的膚色外,其成長經驗、教育背景、職業收入,甚至談吐、口音、肢體動作,都已與「上流社會」的白人無分軒輊。他早年最感困擾的是:除了自己,身邊所有的人──外公、外婆、媽媽、同學、朋友、鄰居,沒有一個是黑人。我們可以說:他能當選總統,不是因為他有黑人血緣,而是因為他太像白人。此所以在奧巴馬當政期間,美國黑白貧富差距繼續拉大。根據美國媒體 Newsmax 報導,從2009年1月奧巴馬上任至2013年6月,黑人家庭年收入中位數下降了10.9%,西語系家庭降低4.5%,而白人則降低3.6%。整體而言,黑人的相對處境更為惡劣。

總之,即使奧巴馬或許在表面上改善了黑人形象,但就在他兩任期滿後,美國人把受三K黨高度肯定的川普選成了總統!而這位大資本家出身的白人總統,以其冷血和雙標徹底證明:《獨立宣言》問世244年後,「人人生而平等」仍然是個天大的謊言。


川普火上加油

這次因黑人佛洛伊德死亡而引起的全國性動亂,背後根本原因是長期存在的「人人生而不平等」。但迥異於川普對香港暴亂的積極支持和對中國政府平亂的嚴厲反對,他對這次自1968年金恩遇刺(於4~7月在全美110多個城市引發騷亂)以來最嚴重的動亂,卻始終無視於民眾普遍不滿的緣由,堅持強硬鎮壓的立場。他不但要求各州州長要「更強硬」、動用國民警衛隊,而且威脅「如果一個城市或州拒絶採取必要的行動,……那我就將派出美軍,替他們迅速解決這個問題。」美國媒體指稱,川普在一場視訊會議中說:「你們必須要逮捕人,你們要追蹤人,你們要將他們關進監獄10年,那你就永遠不會再看到這種事情。」他還在推特上聲稱:「哪裡開始搶掠,那裡就會開始開槍」(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

5月31日,白宮附近的聖公會聖約翰教堂(St. John's Episcopal Church)遭人縱火。翌日川普先在白宮玫瑰園發表講話,譴責暴動是「國內恐怖行徑」並威脅派遣軍隊介入。與此同時,警方以催淚彈、閃光彈、橡膠子彈強力驅散在白宮對街拉法葉公園(Lafayette Park)的和平示威群眾,只是為了川普在講話後要徒步走到聖約翰教堂,然後獨自站在攝影機前,拿著黑色聖經對著媒體說:「我們有一個偉大的國家,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正在強勢回歸。」華府教區主教布德(Mariann Budde)對川普此一突訪教堂「擺拍」的行為感到憤怒,明說沒有同意總統訪問該教堂,並指川普去教堂卻不作禱告,是在否認有色人種的痛苦,他要「與這位總統的煽動性語言保持距離」。

顯然,川普完全不想改善美國數百年來根深柢固的種族歧視,也不想正視美國當前日趨嚴重的疫情,甚至不想舒緩人們因為佛洛伊德冤死而引起的憤怒。6月5日,當他在一場記者會上引用最新的就業報告時,竟然將報告中的就業統計與政府強力維持秩序連帶在一起,認為這才是「平等」,還說如果佛洛伊德在天之靈看到此事,也會覺得「這是一個關於『平等』的極其偉大的日子」("This is a great, great day in terms of equality.")。他仍然不忘在講話中提及「中國瘟疫」(China plague),但是又拒絕回答記者任何問題,拂袖而去。事實上,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拜登(Joseph R. Biden Jr.)指出:川普引用的統計數字並不適用於黑人,後者的失業率剛從16.7%升到16.8%,川普卻能拿冤死的非裔佛洛伊德來誇耀自己的政績!對此,拜登(Joseph R. Biden Jr.)直稱其言「卑鄙」(despicable)。

川普對於國內的民怨毫不在意,不斷火上加油,似乎一心想要動用美國1807年通過的《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所賦予的總統權力,不經國會批准和州長同意,直接調動現役部隊「鎮壓任何州的任何暴動、國內暴力、非法聚集或串謀」。美國上次動用此法是在1992年洛杉磯暴亂,當時老布希總統是應加州州長請求而調兵平亂,這次川普則是威脅要自行派兵。此人的冷血是西方國家所罕見,其任性作風只會使美國社會更加分裂。而假使川普真的動用軍隊平亂,美國要真正歸於平靜,恐怕就更難了。


川普抓狂 臺灣遭殃

在美國享受不到「生而平等」待遇的不僅僅是黑人,還有原住民印地安人、包括華人在內的亞裔,以及西語系美國人。在川普掀起的白人至上主義風潮中,在美國的臺灣人即使自認不是中國人,也不可能不被波及。現在川普無心也無力解決美國國內的問題,就想要將國內問題「外部化」,在中美關係上大做文章,不斷挑事、甩鍋。於是,不但出現「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這種國際反華聯合陣線,港獨、臺獨更在美國政客的忽悠之下,紛紛忘其所以,以為好運當頭、鴻鵠將至。但是,一個不把自己國內少數族裔的死活當回事的政客,怎麼可能為遠在太平洋彼岸的黃種人獻上真心?從美國對臺軍售總是抬高價格,即可看出它的目的不在強化臺灣防務,而只是想在鼓勵臺獨與大陸對撞(為「美國第一」而犧牲)的同時,還可飽賺一筆。對於這樣一個數百年踐行「人人生而不平等」的霸權帝國,港獨、臺獨卻甘願為虎作倀,不僅不智,而且完全違反道德。

現在川普面臨選舉壓力,國內騷亂又一時難平。如果他的選情不利,不無可能還會鋌而走險,在中美關係上挑起更大的事端。臺獨若繼續唱和下去,犧牲的只會是臺灣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