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
辛丑年三月初七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政局遠望 > 正文

民進黨「親中愛臺」的幕後

作者 | 張麟徵 採訪 | 史東 張麟徵 :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 史東 : 「八方論壇」的創始人、執行製片人及主持人。
【編按】

臺大政治系榮譽教授張麟徵2017年6月12日接受網路媒體《八方論壇》節目主持人史東的訪問。本文節錄自該訪談。

史東:臺南市長賴清德的「親中愛臺」說,引來總統府發言人的附和。接著柯文哲「友中」,鄭文燦「和中」,林佳龍「知中」,陳菊也說和平交流最重要。柯P又說,北京不該為百分之0.5的芥蒂,放棄百分之99.5的善意。柯建銘則說修改臺獨黨綱是務實的做法。您對這些綠營言論有何看法?

張麟徵:不管他們如何親中、和中、知中、友中,後面都是「愛臺」。四個字的組合,就代表「一中一臺」。民進黨從來就不反對一個中國,因為中國是中國,臺灣是臺灣,他們講一個中國很自然。但一般民眾會問,以前民進黨罵國民黨「傾中」賣臺,現在你「親中、友中、和中、知中」為什麼卻變成「愛臺」?莫非身分決定語言的真正意義?原來臺灣事實已經獨立了,獨立的臺灣幹嘛去跟中國對立呢?所以綠營可以跟中國相親相愛、和平相處,但他背後的臺獨立場,其實沒變。

 

「親中愛臺」等同「一中一臺」

綠營這些動作背後的主因,就是他們的施政很差,「前瞻計畫」、「一例一休」、「年金改革」,都有問題,也違背民意,所以蔡英文的支持度不斷下降。臺灣經濟蕭條的主因是蔡英文的兩岸政策。現在兩岸間官方與半官方都斷絕往來,只有民間有往來,北京直接對臺灣民間讓利,這不是民進黨政府所樂見的。從陸客不來、大陸對臺的採購契作斷絕,再加上外交上的挫折。我想,百姓對這個交白卷的政府一定很失望。

綠營意識到所有內政、外交與兩岸的癥結點,都因為跟大陸的關係沒緩和下來,因此他們現在開始用語言來包裝。但大陸也不是那麼遲鈍,看不出來包裝的真正內涵。

剛才提到臺獨黨綱的問題,民進黨有三份文件是相互矛盾的,「臺獨黨綱」說要獨立;「臺灣前途決議文」說我們已獨立了,名字就叫「中華民國」,接受中華民國體制;後來的「正常國家決議文」說現在雖然獨立了,但我們不是正常國家,我們要制憲,希望把它正常化。三個文件只去掉「臺獨黨綱」是不夠的,還要去掉「正常國家決議文」,如此大動干戈,民進黨也不敢。因為蔡的支持度很低,她如再動這些文件,連基本盤都崩了。所以,就只能用言詞來包裝兩岸政策。

史:民進黨「換湯不換藥」,是否表示它面臨困境,至少必須做些表面上的改變?

張:從蔡英文去年520的就職演說,她的立場就是那樣。大陸一直在等她沒完成的答卷,但大陸的等待是落空了。因為落空,所以大陸開始採取動作,看你會不會變。如您所講,她的政策只是「換湯」,但如果她主張臺獨的立場不改(「不換藥」)的話,兩岸關係就沒有好轉的可能。

 

大陸內外政策受國際重視

臺灣常有人說習近平的領導有問題,他的反腐動作太大,有反彈;很多政策太強勢,有人不滿;習不敢坐新的空軍一號專機,因為怕暗殺等等。臺灣就是期待大陸有負面的變化,才能獲得喘氣的轉機。但是,我覺得十九大之後,習的位子就會很穩了,而且他的內外政策都引起國際矚目。譬如現在日本、新加坡都表示要參加「一帶一路」,美國也覺得那是一個好機會。雖然「一帶一路」仍存在滿大的風險,特別是陸路的一帶,因為經過很多地區都不安寧,但因為它是一個很高格局的框架,是為了國際社會整體的發展推出去的,所以一帶一路和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都吸引很多國家參與。正當川普把美國帶向一個不可知而且是衰微的一條路,習近平卻能接棒推進全球化,用自由貿易、興建基礎設施,來表達中國人對國際社會的關懷與期待。他的行動當然贏得各國的敬佩。

在這種情形下,各國對中國內部的問題就不會介入。即便是美國,現在也把臺灣牌擱一邊。不管是英川(再)通話、對臺軍售這些蔡英文催的事情,大概都沒有實現的可能。

 

臺獨妄圖誘使北京對臺鬆手

民進黨這些包裝,顯示出他們認知到不能不面對中國大陸。至於如何解套,是要有一個過程。民進黨的第一手策略,是要解除民眾的驚慌:我是親中愛臺,但因為臺灣就是臺灣,中國就是中國,你們也不必煩惱,我沒有放棄獨立的主張。他們先要從這些步驟去取得基本盤的支持。但另外一面,他們也在唬弄中國大陸,看北京會不會因為綠營的這些話而放鬆對臺灣的制約。

民進黨的願景就是臺灣獨立,跟中國大陸成為兄弟之邦。但這個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當你徹底洗了群眾的腦,說愛臺灣就是要臺灣獨立,然後有一天想要反轉,要群眾面對現實。這個彎怎麼轉,是民進黨的困境。比起蔡英文,其實陳水扁膽子比較大,而且他不是死硬派臺獨,所以他執政時,曾讓臺獨跌破眼鏡。他說,臺灣獨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蔡英文不會講這種話,因為她是臺獨的堅持者。所以蔡如果想轉彎,格外困難。他們如想改變,肯定是要經過一段過程。

史:蔡英文幾乎沒有一件事做得對,可以想見他們內部承受非常大的壓力。另外世界局勢也開始轉向,是不是這些外在的客觀因素,使他們不得不採取換湯不換藥的暫時性策略?

張:我完全支持您的想法。外在環境的發展,對臺獨主張非常不利。而她的施政不得民心,內部對她的反彈也很大。蔡政府看到了危機,所以採取換湯不換藥的兩岸政策上的說詞,想減輕大陸對臺的壓力。可是「親中愛臺」說出來沒幾天,巴拿馬就斷交了。

以臺灣目前的經濟情況來講,她為什麼推八千八百億的「前瞻計畫」,讓我們非常不解。蔡英文強力要求立院黨籍立委在今年九月以前要通過此計畫,我猜民進黨大概感覺四年之後難以執政,所以八千八百億必須趕快進行,其中可能有一半會進了民進黨個人的荷包,這會讓老百姓更加不滿。

其他譬如年金改革、對國民黨的黨產清算、核電問題、一例一休、同志婚姻、廢除死刑、三級政府官員任用政務官等諸多問題,蔡英文都沒處理好。我覺得蔡政府其實是很忐忑,能否連任是個問題。

史:回頭再看一路拿香跟拜的國民黨,即使民進黨舊酒新瓶、換湯不換藥,但是人家姿態已經做出來了,國民黨好像有點進退失據?

張:民進黨往中間靠,把話語權搶去時,國民黨其實應該深自反省。這次國民黨的選舉,吳敦義獲勝,顯示獨臺路線是主流,洪秀柱的統一路線是非主流。當吳敦義回覆習近平的賀函時,還提他所謂的原汁原味九二共識:大家承認一中原則,各自以口頭表述它的內涵。但是大陸現在談九二共識的核心價值,就是兩岸同屬一中。吳還說他跟隨馬英九腳步,主張一中各表,但大陸已經不會接受了。因為大陸已經覺得被馬英九玩弄了八年。馬當時就是以「接受一中原則,各自表述」來跟大陸打交道,大陸對他讓利很多,甚至在2012年的選舉裡還支持馬,因為馬至少還願接受一中原則。但是大陸對一中各表裡的「各表」二字,從來不提。

 

北京不會讓吳敦義繼續「各表」

大陸對馬寬宏大量,那是因為馬開創了新的兩岸交流的時代。但是八年後,大陸發現他們被耍弄了。馬英九的立場從他競選總統到卸任,當中有太多的倒退。2007年馬說他是中國人,兩岸應簽訂和平協議。2008年當選後,很少提他是中國人。2012年之後,幾乎不提了。2011年競選連任時馬說,未來十年,兩岸和平協議的簽訂要認真考慮,無從迴避。可是當選後卻說,任內不談兩岸和平協議。

兩岸交往八年後,臺獨的道路越走越穩健。所以,大陸未來不可能再接受吳敦義講的一中各表。北京對民進黨說的很清楚,九二共識的核心涵義,就是兩岸同屬一中。你不接受這個密碼,兩岸關係就無從打開。如果北京對蔡英文如此要求,他會讓吳敦義繼續一中各表,表成兩中或是一中一臺嗎?不可能。

吳的兩岸政策必須自創品牌,做到蔡所不能做的,必須主張簽訂兩岸和平協議,必須主張兩岸同屬一中,走向統一。但他不願意,這讓很多國民黨支持者很失望。

雖然洪秀柱在競選裡只拿了兩成選票,比上次當選時還少。但這是黨內的局勢,不表示國民黨以外的藍營支持者會支持吳。吳在2020年有沒有機會,仍是很大的問題。國民黨要重起,必須要有新人,他要有行動力、有理念、有手段。譬如法國的馬克宏,一個沒沒無聞的新人,39歲的青年居然當選。

國民黨如果沒有「馬克宏」,將很難東山再起,這也讓蔡英文有恃無恐。當然,蔡在黨內有挑戰,她對賴清德是很忌諱的。她希望賴去做總統府秘書長,可就近看管,但賴寧可留在臺南成一方之霸。黨內賴清德、陳菊等人對蔡的挑戰,使蔡戰戰兢兢。

史:這次民進黨重要人物發出的親中、和中、友中、知中論調,這是從上到下的指令所造成的言論,還是從下往上的一個訴求?

張:應該是由下往上,因為地方較能感受到兩岸關係破裂之後所承受的壓力。臺南很多農漁作物賣不掉,賴清德就有壓力。鄭文燦希望桃機是他的一項建設,能引來更多觀光客,給他添業績。林佳龍耕耘臺中十年以上,也希望兩岸關係改善,臺中能跟大陸有飛機對飛。地方嗅覺較敏銳,知道改善兩岸關係才能改善經濟。蔡英文好像傷風了,聞不出味道。

蔡的南向政策,大概會無疾而終。因為所有南向政策的國家,都跟中國大陸有很不錯的關係。像越南現在也標榜一中政策,印尼參加一帶一路。蔡英文若不改變兩岸政策,臺灣會被邊緣化。如果經濟不好,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國民黨會扳回幾個縣市。但真正的決戰是2020。

 

臺灣自我消耗 統一無須動武

民進黨應該自我反省,不要再去宣揚日本文化了,應回歸中華文化。去祖先牌位那兒看看,你其實是中國人,你這樣否定中國,一廂情願的抱日本人大腿,是錯誤的。民進黨如不能深層反省到這裡,他就很難接受兩岸同屬一中。如果繼續「窮臺」、「困臺」,臺灣就自我消費掉了。到最後,大陸可能就不需要用非和平手段來解決問題。

史:網上流傳一種理論說,北京想讓臺灣經濟一直下滑到日子難過的地步,就自然會要求和中國統一了。這與「窮臺」、「困臺」的狀況相似,也好像越來越近了。

張:這個走向是真的越來越近。

史:有人形容蔡英文說,「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這話很傳神。

張:她其實是醒的,但她就是要那樣做,這比較麻煩。民進黨裡其實是有理性的力量和聲音,可是這些就像國民黨裡頭洪秀柱的路線,得不到國民黨多數黨員的支持,因為他們已被李登輝洗腦,被馬英九同化了。民進黨裡有一批人,像郭正亮、洪奇昌,已經看到民進黨的困境和臺灣的危機。但他們提出的藥方,現在的執政者很難接受。

也有局外人提一些說法,譬如黃光國教授提「一中兩憲」。問題是民進黨接受不了「一中」,所以沒有人理睬他。黨內和黨外都有人覺得民進黨應該換個態度處理兩岸關係,但這牽涉到他們的基本立場,所以很難遊說他們。

史:兩岸關係走到這個地步,有句話說「不到黃河心不死」,或是反過來說,「到了黃河心才死」,這個勢頭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張:他們可能有做最壞的打算,他們不斷洗百姓的腦,不斷自我安慰。巴拿馬斷交後,剩下20個邦交國。但他們告訴支持者說,這都是中共的打壓。他們又說,邦交國多少都沒關係,臺灣事實上就是獨立了,你們不必為此沮喪。他們可能見到棺材都不會掉淚,因為已做了最壞的打算,包括一旦有事,他們的飛機要飛哪裡去。

史:我相信他們的退路都已安排好了,現在就是抓緊剩餘時間,儘量搜刮。

張:沒錯,民進黨裡有很多雙重國籍的人。政權更替的時候,只要是美國支持的政府被推翻了,美國都會給他們居留、庇護。慘的是老百姓。

現在臺灣慢慢有一種聲音出來,我坐計程車時,司機們就會講,臺灣越來越亂,國、民兩黨都一樣,都沒把臺灣搞好,就讓老共來試試看吧,說不定會比較好一點。而且臺灣街頭真是五花八門,前不久有「臺灣民政府」成員穿著軍裝,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參與遊行,警察還來維持秩序。儼然我們就是被日本統治,他們並沒被取締。臺北周末的西門町,你會看到一片五星旗,歡迎共產黨來接收臺灣。臺灣已經變成一個毫無禁忌的地方,你可以說很自由,但也很錯亂。

史:希望百姓受的罪越小越好。

張:希望臺灣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原來大陸主張兩岸同屬一中、實行兩種制度,即一國兩制。一國兩制在澳門實施得不錯,但香港的情形很差,給大陸添不少麻煩。早期北京答應在臺灣的一國兩制是:不派軍隊進入臺灣,臺灣稅收不必上繳、軍隊可保留只是槍口必須對外,擁有法院終審權。

 

「一國兩制」不會永遠等待臺灣

臺灣人如果今天還想:沒關係,我們撐到最後一刻,了不起就是一國兩制。我覺得這種想法太天真了。因為香港的愛國教育受阻、民主化問題、佔中事件、雨傘花事件,大陸已經受夠教訓了。等到臺灣被統一的時候,就不可能獲得大陸原先承諾的條件。到那時,大陸會派人來治理臺灣,會把教科書翻轉過來。北京會派軍隊來,因為他們擔心臺灣軍隊砲口對準大陸。終審權可能也會有問題。總之,未來的條件一定比原先所提的差很多。臺灣不能只是心存僥倖,必須面對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