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8日
|
辛丑年三月初七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政局遠望 > 正文

世衛大會事件顯示的真相與警惕

作者 | 林金源 石佳音 林金源 : 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遠望》雜誌社社長。石佳音 :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第70屆世界衛生大會(WHA)5月22日在日內瓦開幕,臺灣被拒於門外,無法比照去年以觀察員身分與會,引起全島的譁然與同仇敵愾。更令人不忍卒睹的劇碼是:衛福部長陳時中不請自來,以堂堂部長之尊,不顧綠營終日叫嚷的「對等、尊嚴」原則,帶領所謂世衛行動團,在聯合國的門外打游擊、出洋相。

臺灣方面今年的鬧劇雖已落幕,但明年仍會捲土重來,繼續上演撞牆外交的悲情劇,不管藍綠都沒人會出面阻止。但是,如果我們正確解讀世衛大會事件,則可使兩岸同胞更加警醒,既讓臺灣人民看清民進黨的真面目,也讓大陸認識臺灣的真相。

 

臺灣從未「退出」聯合國

我們首先必須釐清一個真相:臺灣從未「退出」過聯合國。「臺灣重返聯合國及其下屬組織」的主張,不是愚昧,就是別有用心。

聯合國成立於1945年10月24日。中國不但是創始會員國,並以當時的國號「中華民國」被載入《聯合國憲章》,成為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當時的中國包含臺海兩岸,派往參會的第一屆聯合國代表團裡,還有一個共產黨代表董必武。

1949年國府敗逃臺灣,但直到1971年,在聯合國裡代表全中國的仍是中華民國政府。在此期間,大陸並沒有「退出」或「離開」聯合國,只是被中華民國政府代表罷了。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通過「2758號決議案」,決定改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全中國(仍然包含兩岸)。當時「退出」聯合國的只是中華民國政府的代表團,不是臺灣。所以,臺灣做為中國的一部分,自始就在聯合國內(大陸亦然)。只是代表中國的,在1971年以前是中華民國政府,1971年以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2758號決議只處理「哪個政府代表中國」的問題,並不涉及中國主權範圍,何來臺灣退出聯合國一說?

聯合國下設以主權國家為成員的組織,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是其一。從WHO在1948年創立直到1971年的23年間,中華民國政府代表全中國(非僅臺灣)參與該組織。WHO下設世界衛生大會(WHA),成員國可邀請其他政治實體或組織,以觀察員身分與會。但早年由於「漢賊不兩立」,中華民國從未邀請北京參加,更別說主動通報醫療訊息給對岸。在此階段,我們從未聽過大陸哪一個省,不請自來想擠入WHO,也沒聽過北京控訴中華民國剝奪大陸9億人的健康人權。

 

臺灣曾拿「一中原則」打壓大陸

陸委會主委張小月5月18日指控大陸「完全否認中華民國存在,自1949年來打壓從未間斷,讓臺灣民眾不滿情緒累積」,並表示「絕對不會接受一中原則」。這位藍營出身的外交官,竟然昧著良心說出如此背離事實的謊言。事實是:臺灣從1949年至1971年期間,完全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存在,臺灣拿著「一中原則」打壓大陸從未間斷。反之,臺灣自己從1997年以後,放棄了當年用來打壓大陸的「一中原則」,開始試圖繞開「中國」,另以各種自外於中國的名義,申請加入WHO或參與WHA,但皆因違反「2758號決議案」的「一中」精神,當然無法成功。

臺灣社會都說防疫無國界、健康是普世人權。但何以1971年以前的臺灣,從未重視大陸同胞在醫療衛生方面的權利與需求?反倒是大陸,早在2003年,就曾針對臺灣參加WHO的問題,提議在中國代表團內留出臺灣代表名額。2005年5月連戰、宋楚瑜訪大陸時,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主動表示在未來兩岸談判中,可優先討論臺灣以適當身分(即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參加WHO相關活動的議題。2005年5月14日,大陸與WHO還就此問題簽署「諒解備忘錄」(MOU),對臺灣在聯合國的「一中」架構下參與WHO的方式做出了安排。對於此一備忘錄的簽訂,當時大陸常駐日內瓦聯合國代表團代表沙祖康說:「兩岸應自行解決衛生健康問題。目前是存在政治問題,但疾病不會等,因此,中國與WHO先簽訂MOU,作為兩岸達成協定前的特別安排。」但在臺灣媒體的選擇性報導下,臺灣民眾對沙祖康的唯一印象,是他以不耐煩的態度對臺媒講「誰理你呀」的畫面。

由此可見:臺灣並非沒有機會參加WHO或出席WHA,只是因張小月說的「絕對不會接受一中原則」,導致臺灣當局不願在聯合國的「一中」框架下參與WHO或WHA。換言之,臺獨為了爭取獨立的國際空間,決心對抗聯合國的「一中」原則,寧可犧牲臺灣人民的需求,也不願接受大陸的善意安排。所以,臺灣民眾在醫療衛生方面的權利並未遭受大陸的打壓,而是被臺獨因政治利益而犧牲了。

 

綠營綁架民眾健康 勒索臺獨空間

針對臺灣參與WHA一事,蔡英文一方面親自在Twitter上十餘次以英、日文推文,還透過外交系統,尋求國際社會的援助。另一方面蔡又擺出高傲姿態,威脅北京必須妥善處理,否則會引起臺灣民怨。蔡英文明知只要回到《中華民國憲法》、聯合國「2758號決議案」及「一中」原則,立即可參與WHO和WHA。但她寧可捨近求遠,緣木求魚,訴諸國際。實際上那些以外交辭令支持臺灣的國家,多是口惠實不至,甚至別有用心,意圖助長兩岸鬩牆而謀己利。請問蔡英文所關心的,到底是國人健康,還是臺獨的國際空間?衛福部長去日內瓦「抗議」的目的究竟是橫材入灶,還是藉機在島內炒作民粹情緒,拉抬民進黨聲勢?

從綠營不斷訴諸國際、把問題複雜化的作法看來,他們指責北京「以政治干預健康」是假,真相是臺獨綁架臺灣民眾的健康作為肉票,向北京及聯合國勒索國際空間,進而愚弄不知已成肉票的受害民眾,和它一起反中。

綠營打的如意算盤是:如果堅拒「一中」原則還僥倖獲得WHA入場券,就證明北京只是紙老虎,會因畏懼臺灣民意而轉彎;如果(果然)進不了WHA,蔡政府也可藉此炒作仇中悲情,臺獨大業仍可加分。總而言之,臺獨都贏。

國際社會有其遊戲規則。聯合國「2758號決議案」、WHO有關會員國及觀察員的規定、北京和WHO簽訂的MOU,都是規則的一環。綠營堅持否認兩岸交流的政治基礎(一中原則),對內愚弄人民,對外不守國際規則,在國際場合撒野胡鬧。最後犧牲的,還是臺灣民眾的尊嚴與健康。

在描述納粹末日的《帝國毀滅》電影中,當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貝爾被告知納粹民兵因缺乏訓練及裝備而徒然上戰場送死時,戈貝爾漠然回答:「我不同情他們。再說一遍:我不同情他們。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命運。…我們沒有強迫德國人民,是他們授權給我們,現在他們要為此付出代價。」基於同樣的心態,蔡英文等民進黨人也不會同情為他們的臺獨大業犧牲的選民。

臺灣人民必須及早醒悟,開始反思:他們究竟願意為自己的選擇付出多大代價?

 

藍綠同屬一丘之貉

相對於在兩岸及國際上胡作非為的綠營,藍營非但不願挺身抗拒,他們的興風作浪與其對手只有50步與100步之遙。

藍營雖然一再攻擊綠營的不接受「九二共識」,但攻擊的出發點並不是他們對「一中」原則更有誠意,而是以此怪罪綠營害臺灣得不到實質好處。藍營的戰略是:敷衍北京最在意的「九二共識」,趁機獲取經貿實利與WHA入門票,至於統一之事則可以「條件未成熟」為理由,無限拖延。贊成藍營思維的民眾,其實比真正贊成綠營者還多。這種獨臺思維的典型代表,除了前述由藍轉綠的張小月之外,還有歷任藍營外交要職的沈呂巡。

沈說:國際對北韓的制裁,尚且網開人道與醫事交流兩面。臺灣若不能參加WHA,其所受待遇豈不是連北韓還不如?他明知今年臺灣無法參與WHA的真正原因,但他不但不譴責蔡政府拒絕「九二共識」,反而為其出謀劃策。他說:「WHA既非大陸轄下的單位,又非聯合國安理會有否決權之設,我們向中國大陸爭取此邀請函,等於無視WHO的存在,立場上並非妥適,而且也意為或默認大陸對我國際參與有干涉或准駁之權,不啻自我矮化」。沈的「高見」是聯合他所估算的、會支持臺灣的65國,「向WHO幹事長施壓,至少能讓她左右為難。」

沈呂巡說:「國際上對我的不公,本已自2009年我首度參加WHA時開始轉型,當時共有美、日、星、韓、加及歐盟等重要國家發表聲明表示歡迎及(或)完全支持。」蔡英文尚且只在島內炒作「轉型正義」,沈代表更發揚光大,要去「尋求國際的轉型正義」。最弔詭的是:正因馬政府(至少表面上)接受「九二共識」,北京才邀請臺灣參與2009年的WHA,此事竟被沈認定為「國際轉型正義元年」!北京釋出善意,仍被臺灣曲解,所為何來?

沈代表的豪言壯語還有甚於此者。先前有人擔心若收到WHA邀請函,會如去年一樣提及聯大「2758號決議案」,讓臺灣尷尬。沈代表對此毫不擔心,他說:「我們更可以打蛇隨棍上,聲言2758號原無一語及於臺灣,現依據該案既然可容我們參加WHA,則同理我們也想據以參加其他聯合國專門機構,包括lLO、WMO、ICAO、WIPO等。」他接著說:「固然因拒絕九二共識,最後仍是無法參加(WHA),但奮戰的過程仍應讓人覺得我不可輕侮,而且國際公開挺我力道頗大,大陸想一手遮天也甚不易,以後再做類似打壓,或將三思。」

首先,2758號決議如前述只處理「哪個政府代表中國」,並不涉及中國主權範圍,當然沒必要提及臺灣。沈代表是資深外交官,焉能不識此理,他卻想反過來破壞2758號決議的效力,其「專業邏輯」令人吃驚。其次,去年WHA給臺灣的邀請函雖然附註2758號決議以重申聯合國「一中」框架,但邀請臺灣與會本身就是大陸對同屬一中的臺灣同胞表達善意──此種善意從未見於1971年以前在聯合國裡代表全中國的臺灣。現在沈代表卻打算逮到機會就利用大陸的善意,打入聯合國其他機構,進一步破壞一中原則。除了把對岸當敵國因而不須誠信以對之外,不知道沈代表還能如何解釋自己的不道德主張?沈呂巡被視為藍營頂尖的外交人才,像他和張小月這樣的藍營,究竟跟綠營還有多少區別?

 

世衛事件帶給北京的警惕

最近國民黨主席改選,堅持獨臺路線的吳敦義高票當選。在可預見的未來,臺灣藍、綠處理兩岸關係以及國際事務的思維,必定仍在「各表」、「不統」、「兩國論」中打轉,無法開大門走大路。唯一能夠改變臺灣內耗、空轉困局的力量,來自外部。因此,大陸必須對臺灣局勢具有準確認知,拿出務實有效的對臺政策,否則藍綠政客將繼續以人民為芻狗。從此次WHA事件,我們可歸納出如下結論:

第一,臺灣不是正常的社會,島內政客及政黨毫無以民為本的責任感。部分大陸對臺學者如倪永杰先生認為:臺獨給民眾帶來種種生活、福祉上的損害,終究會逼使為政者改弦更張,因為政治領袖總得務實面對民生的種種問題。不幸的是,此說只對正常社會成立。臺灣的政治人物,下焉者只在意爭權奪利、騙取選票,對黎民百姓的福祉漠不關心;上焉者堅信臺獨、獨臺是正確的價值理念,拒統、爭取國際空間比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更為重要。此次WHA事件就是這種氛圍下的必然產物。

第二,綠營有恃無恐,不會改弦更張。從去年5.20就職演說至今,蔡英文不但不願繳回北京認定「未完成的答卷」,甚至反將北京一軍,也要中共「答卷」,暗指大陸對兩岸關係不睦也負有責任。去年WHA之行,臺灣代表團是在最後一刻才拿到附帶2758號決議案的邀請函,倉促上路。一年來兩岸關係只見惡化,可以想見今年獲得邀請函的機率更低,但蔡英文姿態卻比去年更高。臺獨顯然有恃無恐,即便蔡的民調支持度下滑,但那主要是針對民生議題,全島皆綠的思維,仍是蔡英文反中的後盾。

第三,藍營不堪寄望,他們對統一製造的障礙不比綠營小。除了前述張小月、沈呂巡的典型獨臺言論之外,新當選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明白指出統一是「為難2300萬人」,又說臺灣是「統人沒能力,被統不願意」。把統一窄化、曲解成「被統、統人」零和賽局的吳主席,他口中的「九二共識」也是「各表」遠大於「一中」。「吳習會」是否舉行,已經引起關注。我們要指出:吳若當政,陸委會主委或外交部長必然還是張小月、沈呂巡之流。這樣綠油油的藍營,北京還要緊閉雙眼繼續餵它吃胡蘿蔔嗎?本期《遠望》刊載金一南在2004年的一場演講內容,詳述濫給胡蘿蔔的後果,其論點與本文相呼應,盼能帶給關心兩岸關係走向者警惕與參考。

看看現在為了「參與WHA未遂」而對中國大陸同仇敵慨的臺灣選民,就知道下一任總統不管是蔡英文、吳敦義還是賴清德,他們的大陸政策本質上並無差別,臺灣的反中氛圍也不會在他們的任內減緩。

除非,真有「地動山搖」,而且是有感地震。